以我的经历鼓励被病魔干扰的同修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四日】我是于九八年乳腺癌手术出院不到一周,经邻居介绍喜得大法的,刚看书时,心里非常激动,一遍遍的痛哭流泪,心想别哭,可无论如何也止不住,合上书还哭,坐屋外看还是哭,大约持续一周的时间才过去,我知道那是明白的一面在哭,那是千万年的等待啊!

刚得法时,人的念头很多,都说法轮功能治病,是真是假呀,手术花了六、七千元,孩子才六、七岁,丈夫老实厚道又没钱,真要死了,人财两空,找谁算帐呀,如果打化疗,说不定还能活几年。可学法中知道,修炼人没有病,哪疼是消业,晚上睡不着觉,哪一疼赶快摸摸是不是又长(癌症)了,是不是扩散了,看书时,眼睛盯着字,嘴在念,可脑子在想着病——癌症。

因为是两次切除,重合刀口处没有愈合,所以三两天去诊所换一次药,尽管天天在看书,知道不舒服是在消业,可有病的心驱使我一次次迈向诊所,尽管知道打点滴消炎不符合大法的要求,可治病的心追着我一次次艰难的走進诊所,一次次的换药,一次次痛苦的徘徊,怎么办?暗下决心,下次一定不去了,每当路过洪法炼功点时,很想加入同修炼功行列,可我做不到,我不情愿的走着,看着同修,我羞愧的低下头,我不敢正视同修,可又放不下病的执著,痛苦的魔难中,心里对师父诉说:师父啊,如果是伤风感冒都能放下,可我是癌症,一扩散就得死啊。现在觉得幼稚可笑。可当时真象一座巨大的山,横在我面前,挡住我修炼的路,用人心根本无法逾越,虽然病的执著没去,但我一直学法,得法一周左右到学法点集体学法。有一天晚上做个梦,清楚的看见我家屋地中有一个架子,架子中有三排金黄色的圆东西象风扇一样正反向快速旋转,醒来后猜想是法轮吧?憋了几天后,学完法回家路上,跟同行的人谈起。才确信是法轮无疑,也相信是法轮在清理我的空间场,学法点上,学员谈体会中也意识到病的执著该放下了,决定不去换药了,挺了不到一个月,纱布四周溢出了黄色粘糊糊的液体,并有药味,心想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呢,可刀口不愈合呀,潜意识还想打化疗,虽不那么强烈,可还有治病的心,就这样又去了诊所,医生边换药边说:“我当了二十几年的外科医生,没见过这样的患者,(刀口)这点皮一周就能长上,六、七个月了,不大,也不小,从没见过。”我心里说:“我学法轮功了,可能是师父给我消炎吧!”

那段日子,晚上似睡非睡的两三个小时,其余的时间都是和痛苦的思想斗争,是继续学法轮功,还是去医院化疗,舍不下学法轮功,可又放不下病,尽管买菜钱都所剩无几,可化疗的钱一分没动,爱人一直劝我去医院,可就不愿动身。随着学法的深入,心情好时下决心天天去炼功,人心上来时,害怕炼功抻时把刀口抻大,抱轮时手术一侧的胳膊抬不起来时,象千斤巨石一样向下压,胳膊下移到与肩同齐甚至前胸部位,抬起一点都非常的难,尽管如此,我也不放下,能抬多高抬多高,那时很羡慕抱轮抱的很圆的同修,心想什么时候能象他们一样抱的那么圆呢?

一次在学法点看师父大连讲法录像,当师父讲到病业时,我忽然想起得法初期做的一个梦,梦中我在家大门口前,抬头看见西边的天际上空,一团黑黑的象小锅一样大的东西凶猛的滚动着奔我而来,吓的我跑到屋里,拽过被子头朝里蒙上身体,同时,看见东墙壁是潮湿黑色的,象鹌鹑一样大的黑色灵体从墙上、被子上落下,没动静了,我掀下被子走到大门口处,看见整个地面都是形如苍蝇、蜻蜓一样的黑色灵体象锯沫子覆盖了整个地面,有的翅膀还在动。心想拿扫帚扫成堆扔垃圾堆去。这时梦醒了,可我终生难忘。当时,整个身心剧烈的震撼着,我好想跑到外面,向天地间发出心底喜悦的呐喊:“我是一个健康的人了,我再也没有病了,我的病根被师父拿掉了!”每每提及此,都禁不住泪水流满面,师父啊,为弟子不知您操了多少心,不知您为弟子付出了多少,承受了多少,弟子永远也无法回报啊。

秋去冬来,在大法的沐浴下,在慈悲师父点化下,终于在十一月份一天晚饭后,我毅然的揭下蒙在刀口处的纱布,贴上脱脂棉。也不怕感染了,也不怕扩散了,就炼法轮功了,什么生啊死的,爱咋的咋的,爱人凑过来劝我道:“明天去医院,问一问教授怎样能把皮长上,好打化疗。”我干脆的说:“不去,哪也不去”。心意已决,任何人都动摇不了了,历经八个多月的心里磨难,终于走过来了,不到一周,刀口神奇的自然愈合了。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从那以后,每天学法、炼功一次不落,衣服也敢使搓衣板洗了,炼功也放心去抻了,木材也敢用斧子劈了,尽管邻居提醒我别累着、震着,可我坦然的告诉他们,我是健康的人,没有病了,我在学法轮功了。邻居用砖铺巷道,我和邻居一样拣砖,一起推砖,拿镐刨坚实的地面,邻居劝我让给邻居的男人干,我告诉邻居病好了。没有一丝的勉强,没有一丝的做作,一切都是自然的流露,我踏踏实实的活下来,炼功时胳膊处有四、五个法轮从上到下同时在调整,躺在炕上小腹处法轮快速的旋转,走路一身轻,象有人推一样,吃饭香、睡觉也香,不到一个月,脸色红润了,身体也胖了,精神起来了,和原来简直判若两人,所有知情的人,都赞叹大法的神奇,而我更深知,是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是慈悲的师父给了我新生,师父讲的都是真的,不是骗人啊!

这一幕虽过去八年之多,可那剜心透骨的痛苦魔炼却历历在目。今日写出此文,意在鼓励长期处于病魔中的同修,无论身体怎样的痛苦,对于修炼的人来说,它都不是病,当然不必去吃药,不理会它,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彻底放下执著于病的心,信师信法,大法的神奇定会展现,没有一丝有病的心,旧势力就无法钻空子,它的安排就不起作用,希望同修精神起来,振作起来,走师父安排的路,做好三件事,珍惜这最后的机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