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师傅一家人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五日】大约在一九九八年,我单位的张云天师傅也得法了。(我跟他一说大法好,他就相信了,得法好象特容易)那时我家是一个小学法点儿,每周一次的学法是我们几个大法弟子最幸福的时候。

九九年邪恶迫害大法后,张师傅含泪跑到峨眉山学别的法门了,一去就是几个月,回来后就再也不与我们联系了,我心理非常难过但没有办法说服他。

张师傅自从离开大法后,扔掉了的药罐子又从新抱起来了,而且家里接二连三的出事 ,大儿子暴病身亡,向来身体很棒的女儿体检出了胃癌(大约是零四年)。

几次看到张师傅,透过他的目光我感应到了他痛苦的心境。我们進行了非常认真的切磋,张师傅终于回来了并真正的溶入了 “三件事”!

张师傅的女儿华姐,几次化疗下来,一头乌发不见了,带着个大白帽子在大院儿里晃来晃去的,我看在眼里疼在心上。为什么让我看见呢?“万古事,为法来”,我想华姐一定是为得法才“得病”的。

我开始试着引导华姐得法。由于她治病心切,很快听完了师父济南讲法,也因为华姐缘份大,不久奇迹便出现了,癌痛很快消失了,完全象正常人一样了。华姐的事触动了一向供所谓“狐仙”的丈夫宝刚,他也因此而修大法了,并且修的比较用心。

可是常人就是常人,华姐心安理得的过起了常人日子,同修说的话一点不听了,而且还说“我只相信科学”。

一次与邻居发生口角,回来后华姐吐血了,这下就一病不起了,癌痛痛的睡不着觉,吃什么药都顶不住了。医生说没别的办法了,准备后事吧。

直面死亡,华姐再一次动了修炼之心。并与丈夫宝钢说,“这一次如果好了我就回老家,把大法带给乡亲们,我什么也不怕,我都是死人了”。华姐又一次奇迹般的活过来了,华姐正准备回老家洪法去呢。

现在张师傅的老伴、外孙子都开始修大法了。五口人又可是一个学法小组呢。

张师傅、华姐以及您的家人,现在,我们已经是同修了,让我们共同参透大法,认清我们今后生命的真正意义。同时让我们牢牢记住师尊的话“大法是严肃的”,牢牢的记住 “心一不正,马上就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