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徐州贾汪“六一零”和大泉派出所对我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五日】我是98年元月得法的,看完师父讲法录像后一身轻松,感觉太好了。我丈夫血尿瘦的只剩几十斤,很多大医院都没治好,修炼没几个月就好了,身体健康,家庭和睦,感到大法的美好。

7.20大法遭到恶党集团迫害,我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好的功法不让炼。2000年10月3日我和同修一起进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回来之后,夏桥派出所所长于四指使片警刘全将我和丈夫骗去派出所要挟恐吓,体罚。

2000年12月14日片警刘全带人将我绑架,关在新工区打黑队的铁笼子里,第二天送到茶棚精神病院洗脑班。同时被绑架的还有王景华,王慧,高霞云,高传银,单德海,孟庆泉,王萍,耿怀青,鹿丙伦等大法弟子。恶警们让我们看、听攻击大法的音像制品,片警刘燕骂师父和大法。我丈夫也被关进鹿庄洗脑班,由于我不配合邪恶,两月后又被强行送丁楼劳教所拘留一月,拘留期间张凤全带人要挟恐吓我说,如不转化就劳教、判刑。

2001年9月14日我和李凤英,鹿丙伦,王景华又被绑架到新工区打黑队。大泉派出所耿所长,戴爱国带人抄了我们家,还打我们、电我们,让我们坐老虎凳。9月20日将我们拘留,在此期间夏桥派出所李长军带人审问并恐吓要逮捕判刑。10月4日片警刘全将我绑架至贾汪看守所,潘所长说:你进来就别想出去。他还指使刘燕恐吓我要逮捕判刑,33天后送我到鹿庄洗脑班。半月后我正念离开了洗脑班。

2003年8月6日,贾汪“六一零”头子高桂华指使片警杨东,将我绑架至淄博王村女子监狱洗脑班,轮番给我洗脑,强迫看攻击大法的录象,威胁说如不转化就判刑。33天后我被释放,其间我坚持信仰,不向恶人妥协。

2004年8月14日,大泉派出所所长郝安新指使片警杨东,将我绑架至贾汪“六一零”在煤干校办的洗脑班。当晚,贾汪“六一零”头子赵汝建、王检、魏洪惠让我抄邪悟的东西,还讽刺挖苦。我不配合邪恶,他们就要挟恐吓,不让睡觉,我绝食抵制迫害,他们轮番在我面前污蔑大法。白某、邵某恐吓我不让孩子上学、让孩子觉得没脸见人。夏文革、杨东恐吓我要送劳教,还录像录口供要判刑。十几人围攻我,要灌食,我决不配合邪恶。他们就将我关进单间,吃喝拉撒都不许出屋。在这期间他们强迫我丈夫交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