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去掉怕心走出来证实大法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五日】我是98年喜得大法的。

99年7.20邪恶打压法轮功,虽然当时不了解更多情况,但我知道电视说的完全是谎言,法轮功的实际情况决不是这样的,觉得电视的谎言可笑。那天晚上,也是大法弟子的姐姐回来了,姐姐是在亲戚家电视上看到这条消息的。我们自然说起了这件事。我对姐姐说:“咱俩今天对着师父发誓:决不背叛师父!”姐姐跟了一句:“决不背叛大法!”

随着邪恶在电视上及各种媒体的谎言铺天盖地而来,同修们不断的進京上访并遭打压。因为一来当时工作比较忙,对外面的情况不是很了解;二来悟性比较差,所以当姐姐要到北京去,问我想不想去时我还问她去干什么?姐姐也说不清楚去干什么。几天后姐姐又来了,告诉我她那里也有好多同修去北京了,但有一些被抓回来了,并讲了为什么上访。我听后心里很害怕,但还是硬着头皮说:“你要是去,也告诉我一声,我也去。”当时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心里顾虑很多。

后来形势越来越紧,很多同修走出去了,也有的还没等走就被抓了,由于怕心很重,我和姐姐都没有走出去。同修们不断的走出去,我心里很着急,却又有怕心,矛盾极了。

同修甲经常出去发放资料,姐姐带资料给我,但我不敢出去发,可心里怎么也平静不下来,我很想走出去,心里又真怕。记得第一次出去发资料,手都发抖。但我看到很多同修都冒着生与死的考验,利用各种形式在证实法。姐姐也经常回来给我讲同修们走出来证实法的情况,并且不断带来了大法真相资料。

有一次,姐姐又带回来一些资料。由于害怕,我便叫上小侄(不修炼)壮胆,晚上和他一起到邻村去发,但只发了几份,剩下来的我以工作忙为借口,第二天又叫小侄到邻村去送。那天天气不好,下着小雪,小侄平安回来了,说资料送出去了(那次较多),我松了口气。但是看看小侄,我的心里惭愧极了,暗暗发誓,再也不会有今天这样的事情出现了。还有一次,同修梅带回不少资料给了我一些。我看看资料心里很害怕,不想多要,又没好意思说。拿回家后又怕送不出去,就又给梅送回去一些。梅没说什么,只是默默的收下了。回来后我的心里不好受,自责自己不该这样自私只顾自己,不考虑别人。

同修甲出去后经常回来,有时回来居住几天;梅回来发放资料,基本上是半公开的。因为村里面没有人知道我是修大法的,所以每当看见大法真相材料时,自然就以为是同修甲送的,没有人怀疑我。后来姐姐也经常回来送资料。我大都等同修都回来的时候借机跟出去发放,拿到就想赶紧送出去,家里不敢存放资料,只要家里不存放资料,心里就踏实。那一段时间,村里人只要看见资料就说是某某某送的,闲言碎语说什么的都有。后来同修说想出去写大法真相标语,吓的我立刻阻拦,说“咱这里就咱两个人,你一写一下子就被人猜到了。”并告诉他要写也不能在本村里写,要远一点。

一天,我要去赶集,刚出村口就看到路西边的电线杆上贴满了红红绿绿的标语,从南到北大约有一千五百多米的大道两边全贴上了“法轮大法好”“佛法无边”“真、善、忍”。不知是惊还是喜,回来后我赶紧跑到同修家告诉她,并说;“你看人家就做到咱家门口了,咱还怕。”当然我主要是在说我自己。

同修们这一行动对我触动很大,从这一天起,我开始了直面讲真相。首先跟我要好的同事讲。一天中午趁午休时同事值班,跟同事讲了我修大法的情况,并谈了央视、电台及各种媒体的谎言。同事当场表示要学法轮功。并于第二天中午就开始学了。后来又有几个同事不断看资料也看了《转法轮》。但是由于我还有怕心,还是没敢公开讲。虽然多数同事明白了真相,但还是有不知道真实情况的。不久,我便内退了,事没做好,心中留下了遗憾。

一年后师父再次给我创造机会,因工作需要,单位要求我回去帮一段时间的忙。我痛快的答应了,忙帮完了我要做的事也达到了较好的效果。现在多数同事都已顺利的退出了邪党组织,还有的连家人和朋友也退了。

虽然敢讲真相了,但是怕心还是很大。一天晚上,我和同修到邻村去发放资料,迎面来了两个年轻人,怕人认出我来,一扭头转向旁边去了。那俩人大声笑着说:“法轮功!法轮功!”,没有恶意。我顾不得同修只想赶紧离开。和同修分开后正往前走,身后传来了“趋哒”“趋哒”的脚步声,好象就在两步远的地方,天又黑,我不敢回头,紧走几步向东绕下去了。后来和同修说起此事,她说可能是她,她也没看出是我。资料送完后也没约定在哪碰头,我只好一人往回走,由于害怕不敢顺着大道走,顺着村边的场房边走了过去,前边没路可走了,走到堤堰上,看到堤堰边上的篙草就伸手抓了过去,却一把抓在刺上,回家后,心里咚咚跳个不停,又坐下来挑刺。“嘭!嘭!”有人敲窗,原来是同修惦记着我,来看看我回没回来。想想当天自己的表现,真如师父说的,“生死非是说大话 能行不行见真相”(《心自明》),自己正念全没有了,完全是一副常人心。

我怎么去不掉怕心?我大量的看书学法。“目前大法弟子正处在正法时期,旧势力的表现构成了对大法弟子最根本最严厉的考验,行与不行,是对大法与每个大法弟子能否对自己负责的实践,能不能在破除邪恶中走出来证实大法成了生与死的见证,成了能否圆满正法弟子的验证,也成了人与神的区别。作为大法弟子来讲,维护法是理所当然的。那么历史的今天真的出现了邪恶迫害大法,针对迫害,大法弟子一定会出来证实法的。”(《路》)我要按照师父的话去做,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还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就是要做好师父要求我做的三件事。

这一天,我和同修去邻居家掰玉米。我们谈起了法轮功真相。邻居明白真相后对法轮大法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并表示想看书学法。同修给了她一本《转法轮》。全家人除了儿子不知道外都比较支持。这一天,她儿子去赶集,刚出家门,她就开始看书,没想到儿子又回来了,在院子里就看到了她慌慌张张藏书,她儿子被魔控制的魔性大发,又喊又叫,逼他母亲把书拿出来,把床上的被褥全翻在地上,电话线挣断了,电视也砸了……。

我在家里听到她儿子歇斯底里的叫着:拿出来!拿出来!你拿不拿出来?!接着又听到啪啪啪的声音,也不知道打的是什么,又听到是“是某某给你的么?好,我去找她。”我明白了,来到他家。看到他的儿子浑身像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同修坐在地上的铺盖上,使劲压着儿子不让儿子翻,吓的不敢吱声。“怎么了?”我一边问一边往里面走,“你叫俺妈看这样的书干什么?”她的儿子失去了理智,冲着我大声叫喊。邻居手里捧着《转法轮》对儿子说:“书是某某(指我)给我的,你敢撕吗?”“你拿来,你拿来,看我敢不敢撕!”我当时比较冷静,说“书是我的,你不让看,我把书带走。”我把书从她的母亲那里接了过来。回家后我坐在床上发正念,等他家没有声音了,我又回去了。他躺在床上脸色煞白,很难看,看到我斜了一眼把眼睛扭到了一边,一副怒火燃烧的样子。他母亲在流泪。

我过去坐在他的床上,向他讲了真相。讲着讲着他便坐了起来,气消了,问我“天安门自焚”是怎么回事?我告诉他天安门自焚是假案,是江泽民导演的一场戏。我又向他弘了一会法,并问他想不想看看书上是怎么说的?他笑了,说好,要看看。我回家把书拿了回来,打开“第七讲”有关杀生部份让他看,并念给他听。他明白了,不好意思,只是笑。这时同修问儿子,“你让不让我学了?”儿子笑着说要是好你就学吧。从此,同修家庭环境宽松了。此后,儿子还经常问他母亲:“你今天炼功了没有?”他自己有时也放大法音乐听,有时他母亲忍不住骂他,他会说:你骂我不对,老师是不让骂人的。“三退”一开始就愉快的退队了,当天上班后还打电话问他母亲给他退了没有,前些日子还主动去找别的同修要了一份《九评》光盘捎回来给他母亲看。

有些熟人对我说:法轮功好你就在家炼,不要出来讲;还有的人找到我家人,叫家里人劝我别出去,一旦抓住就坏了。看到不起作用又亲自到我家里来劝我,我借机把大法的美好讲给他们听,并告诉他们邪恶迫害法轮功的真相,放光盘给他们看。有的说要是不看说什么也不会相信的。还有的开始看大法的书,有人想修炼,但由于邪党的恐怖镇压有的不敢走進来学。

现在我家大部份人都退出了恶党的组织。有的经常帮着传送大法真相,讲真相,劝“三退”。大家都在用心做。

我把个人如何克服怕心的过程写出来,希望对至今还有怕心而不敢走出来的同修能有所帮助。由于水平太差,不足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