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悟正念与人心的区别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八日】本文仅从一件亲身经历的事情,来体悟正念与人心的区别。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二零零二年的新年前几天,我去年货街想买些年货。年货街有一间大厅,放着宣传邪恶谎言的展板,还有一台大电视在播放着诽谤师父、诽谤大法的电视片,轮番的放,按宣传展板讲要放十五天,让每一个参加年货展销的单位和个人去看。

当时我想,不能让邪恶诽谤师父、诽谤大法,要想办法制止它。不能让它在这里毒害那么多众生。我想要么在墙上写点“法轮大法好”等之类的字。可是没带可写字的东西。我想,找个砖头之类的在墙上写,可是找不到,我转来转去也找不到可写字的东西。我就找了一个正对着电视机的空椅子坐下,就对电视机发正念:“不准诽谤师父,不准诽谤大法,停止!停止!不准再放,马上停止!”

我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心里发着正念,持续大约四十分钟左右。这时走过来一个保安,啪,把电视机关了,所有的人都走了。我也往外走,走到出口处,看见一张写字桌上有练习簿和一支笔,我拿起一看,上面有很多常人的签名。我想,这不就有现成写字的东西了吗。于是我就在上面写起字来。写下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天安门自焚案是假的”“电视台在骗人”…等等。把本子写的无法再签字了才停止。我也不合上练习簿,而是把笔夹在中间,让我写的字别人一眼就看见。我就这样大大方方的写完,又大大方方的走出门来,没有想太多。

可一出门,眼前一下子看到七八十个警察,手提电棍。我一下子紧张起来,思想杂念起来了:哎呀!我怎么那么大意呢?怎么会在警察眼皮底下写那么多字,被查出笔迹怎么办?平时有同修讲,不能留下笔迹,或者改变字体,要戴手套……等等。这时就觉的自己怎么那么粗心大意,怪不得有同修不愿意和我一起出去做事,说我做事不考虑后果,正念不强。

而且还想:哎呀!原来我真是粗心大意,为什么事先不看看有没有警察,为什么不想想后果会怎样,对自己有没有伤害,为什么正念如此不强呢?同修说的对,以后要三思而后行。想着想着,心慌起来了,脚也抖起来,越抖越厉害。脚软的走不动路了。

这时我有点警觉了:不对呀!这是人心!是怕心出来了。我马上发正念清除自己的人心、怕心和人的观念。一边慢慢走,一边发正念。之所以慢慢走而不跑,是因为脚太软提不起来。就这样足足用了一个小时左右,心才不跳了,脚也不软了。

回家后我一直想,为什么脚会那么软?心跳些什么?为什么发正念铲除自己的人心,脚才不软,心才不跳。一直想这些问题,晚上想的睡不着觉,也没太悟明白。算了,干脆明天再去看一看,到了现场结果差点笑出声来。大厅里空空的,电视机不在了,邪恶的诽谤内容停止播放了。工作人员在忙别的事情,没有在播放和宣传邪恶的诽谤内容了。如果是照宣传展板上的时间,要放十五天的。结果通过发正念第二天就草草收场了。

我坐车回家,心里很高兴,也悟明白了:原来我一开始的做法是对的!正念的威力实在是太大了!想起师父的话:“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当时我真的没想自己,也没想后果。一心一意发正念铲除邪恶。真正到了忘我的地步,这才是无私无我的正觉正念。这才是真正的威力无比的强大正念啊!而看见警察后想到的那些所谓的正念,其实不是正念,恰恰是人心。

这件事经过了那么长时间,现在才写出来,一是住得偏远了些,二是无法与同修和明慧网联系,三是觉得自己得法晚,层次有限,不敢提笔。后来看到“你交作业了吗?”这篇文章,觉得很惭愧。不交作业算个好学生吗?明慧周刊是我们每个大法弟子交流体会的园地,应该大家都来投稿、交流、圆容才对!

层次有限,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