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过关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九日】我于一九九七年十月份有缘得法。在得法之前,我曾患过十二指肠溃疡,曾二次出血入院治疗。在得法前几个月,我又得了前列腺肥大症,看了几次专科,医生说要动手术治疗,就在这时,我在探访亲戚时,亲戚借给我一本从大陆带回来的《转法轮》。我一看到此书,如获至宝!我被李洪志老师的精深法理深深打动,当看过《转法轮》一半左右,就感觉奇迹出现了!我知道这是李老师的法身在给我清理身体,老师在管我了!

后来我就赶快回大陆找到炼功点,学会五套功法,又托功友给我请了老师当时的所有大法书以及老师的大法像,二幅“真、善、忍”、“法轮常转”法轮图形,带回香港后用漂亮的框镶好挂在房间里。挂好后就在李老师的像前合十:弟子要永远跟随师父修炼。从那时开始,每天学法炼功,身体得到净化,什么病痛都消失了,从此走上修炼的道路。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大魔头江泽民下令取缔及迫害法轮功。尤其在中国大陆的同胞更受到蒙蔽,受毒害最深。

在迫害的头几年中,我和其他同修一起经常走到街上,派发揭露邪恶、讲清真相的单张。为了让大陆的同胞都能了解迫害真相,有时利用回大陆的机会也会带些真相材料给大陆同修翻印再派发。(因为开始时大陆同修资料点还未跟上,真相材料较难弄到。)有一次,我约同家乡亲戚(常人)一起回大陆,我们两人都带有一件大行李包,我的行李包中放有一些真相材料,身上还带有《转法轮》及炼功带。在文锦渡过海关时,那是一个开放式的行李检查输送带,每件行李都必须过检,当我的行李一進入检查带时,就看见有两个女海关人员洋洋得意,同时用手指着我的行李包,说明她们已看到我的行李包有“料”,若查出来可能会给她们带来奖赏!这时,我的心态很平静,在这十秒钟时间里什么也没有想,当没有一回事。结果奇迹出现了,当我拿回行李时,海关人员并没有叫我,我马上拖着行李赶快走。谢谢师父使大法弟子化险为夷!但是紧随我行李后面的亲戚可就惨啰!海关人员几乎翻遍了她的行李,什么也没发现。海关人员这回失望了,明明看到行李包有东西的,怎么会不见了?他们可能一辈子也想不通的。

如果我当时心态不稳,看见海关人员一指我的包里有东西,心想这下可能会出事或有麻烦了,要是动了这种念头,旧势力就会钻你这空子,真的会出事了。

另外,在二零零二年华人新年前,乡下亲友来电告知要我回去主持修建祖先祠堂十周年庆祝活动,我当时就正念一出,心想一定要利用这次聚会给村中族人讲真相。当时就带了一盘揭露天安门自焚伪案真相的VCD《伪火》回乡,在拜祖那天清早,就同人借了一部二十九寸电视机及VCD机放在祠堂的饭桌上,先放一盘十年前建祠堂时热闹场面录像,等放完这盘录像后,我就放上自焚伪案的真相VCD,并大声叫所有乡亲父老都到电视机前面来看看北京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自焚影片,现在用慢动作给大家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当时有八十多人围看。当画片放出来后,看到刘春玲在全身着火走动中,突然旁边有一穿大衣的公安挥打暗器,把刘春玲打翻倒地,……看到王進东散盘打坐,大腿间还夹着二大支装汽油的雪碧瓶完整无损,头发也没烧着,……还看到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广场被公安拳打脚踢,有的被迫害死的残酷照片,看的大家真是目瞪口呆,都知道了中央电视台在说谎和造假。放完后,全村族人一起聚会吃大餐,其中有一从城里来的比较要好的朋友轻声对我说:“你这么够胆量,在全国打压法轮功时期敢放这个自焚带子给大家看。”我当时就理直气壮正念很强的说:“怕什么,我这是在讲清真相,救度世人,免的村中族人受中共所蒙蔽而遭淘汰!”在这个正念正行没有怕心的能量场作用下,没有一个族人去告发,我也就平安无事,起到了讲清真相救度世人的作用。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九日,大纪元时报发表了《九评共产党》系列社论,我和同修一起积极的参与派发《九评》与大纪元报。在这之前,香港大纪元报每逢礼拜六派发一次,我们炼功点逢礼拜六早六点半就有二位同修负责派发,其他同修就在公园里炼功学法。有一次,由于送报纸的司机送早了一点,而同修又迟到了一点,结果全部大纪元报纸(约七百份)给人偷去了。同修回来告诉了大家,我当时就发正念,等炼功、学法后一定要找回被人偷去的大纪元时报。当时是早上约十点钟,我一路走一路发正念,一定要找回来,不能丢失,就在放报纸附近所有巷头巷尾每个角落认真搜索。结果,没有多久,就在一个小巷很掩蔽的地方发现了被偷走的报纸。我马上打电话通知几位同修过来,大家一起到地铁站天桥派发。

所以,我悟到凡是做什么事情一定要正念正行,不给旧势力和邪恶坏人钻空子,一切都会很顺利的,这是正念的威力。

二零零五年一月份开始,大纪元时报改为日报,每星期一至五派发。我所在的荃湾点通常有六、七位同修派发,由于有六位同修都在六十五岁以上且是女的,只有我是男的,所以负担较重。首先要把九百份报纸运上地铁站给老年同修派发,然后自己又回来再拿八百份份报纸。第一站先推到戴麟趾健康院候诊室派发,再到第二站仁济医院候诊室派发,最后才到大窝口派发,行程约二十分钟,到达尾站时已经汗流浃背,全身都湿透了。虽然辛苦,但又觉的这付出很值得,因为能够使很多受中共蒙蔽的人清醒过来。有的读者讲,看了你们的大纪元才知道大陆中共贪污严重。有的说天天看大纪元,头脑才清醒。有的说大纪元报比任何报纸都好看,没有色情成份,有国内外真实新闻,有医疗保健、饮食健康版,又有中国五千年文化及历史人物故事、娱乐新闻等。很多人都每天追着看,有时报纸出迟半小时,有的人就说我来过三次了,就等着看,一天不看心里就不自在。有一次要办征签活动,要把签名送给美国总统,呼吁总统敦促中国政府不要迫害法轮功及制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灭绝人性行为,很多市民都支持签名。这说明很多市民看了我们的大纪元报纸后,头脑都清醒了,站到我们这边来了。所以我们做的一切事情再辛苦也是值得的。因为在讲清真相中救度了很多世人,让他们将来不至于被淘汰掉。

最后,我讲一下怎样用正念正行过好病业状态干扰这一关。

今年四月份有一个礼拜六晚上,在家吃完饭后,就觉的头很昏眩,马上躺在床上休息。等到八时五十五分香港同修发正念时间到了,我就靠在床头开始发正念,过五分钟后单手立掌时发觉自己右手右脚都不会动了,手怎样也抬不起来,脑子却是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起来。我也不管它,再经过五分钟莲花掌时发觉手可以慢慢抬起来了,脑子也可以发正念了。发完正念好象又没有事了,可以再学法,一直到发完十二点正念才睡觉。

第二天早上原本要出公园去炼功,由于天下小雨,就在家中炼功。到八时半炼完五套功法后,自己到厨房煮面,快煮好时,又觉的脑子开始昏眩。当时右手拿碗时觉的碗有千斤重,怎么也拿不起来,只好用左手拿,再用右手拿剪刀准备剪调味包时,怎样都剪不开。这时,感觉右边半个面全麻痹了,嘴也开始往左边歪,赶快用左手熄掉煤气,因右手右脚都动不了,就只能一冲一冲的走出厨房。这时在厅里的老婆看见了,吓了一跳,赶快叫醒还在房里睡觉的女儿出来看看爸爸。她们想叫救护车送我到医院急症室检查,都被我拒绝了。我说没事的,等会儿就会好,慢慢的又好转了,赶快進房间发正念,一个钟头就发一次。同时又打电话给同修帮忙发正念,铲除旧势力的这种干扰和迫害。

这时我重读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五日老师在洛杉矶市的讲法:“一个神仙怎么能叫常人看病呢?常人怎么能看了神的病呢?这是法理。可是往往表现出来你真的是没有那么强的正念、把握不好的时候,那你就去好了。心里不稳本身就没达到标准,拉长时间也不会发生变化。为面子坚持更是执著加执著。这时只有两种选择,或是去医院放弃过关,或是把心一放到底象个堂堂的大法弟子,无怨无执、去留由师父安排,能做到这一点就是神。”(《洛杉矶市讲法》)

老师讲的法大大的鼓舞了我,使我能平静下来,不理它,正念正行,一切交给师父安排。第二天星期一,我照以前一样出去派大纪元报纸。我对一位同修讲起这两天发生的脑血栓病魔干扰,同修说我的嘴还有点歪,但我什么都不管,只要还没有倒下,就继续每天推着八百份份报纸向市民派发,结果什么事都没有,都没有再发生过,堂堂正正走过来了。这是正念正行的威力。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二零零六年香港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