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绝食的理解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日】从《明慧周刊》上看到同修的两篇文章《说绝食》、《也来说绝食》。对绝食这件事我也有同感,只是迟迟没有说。一是象同修所说的,感到同修已经付出那么多,不忍再说什么。二是感觉自己的法理没有悟透。但时间紧迫,同修在难中,我就谈一谈我个人的认识,如有不对之处,诚恳的请同修批评指正,首先合十表示谢意。

下面我就从两方面谈谈我对绝食的理解。首先谈“可以”,这里分三点。

一、绝食要有强大的正念

绝食不是不可以,而是带有一颗什么心,这是最关键的。

绝食的同修想: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就是要出去救度更多的众生。或者想:关押大法弟子是非法的,我就是不承认、不配合。这都是正念。强调一下,这一念应该是纯正的、金刚不动的,否则有一点点的纰漏,都会让邪恶钻空子。

试想一下,师父讲法为什么用“漏”字而不用其他的字?有针眼儿那么大也会漏。再想,师父讲法为什么说我们修炼的路很窄,偏一点都不行?这就是检验我们正念的成度。正念强大,师父和正法神就会帮你,邪恶不敢在师父面前说三道四。你在这个空间的表现形式——绝食就成功了,其实是你的浩然正气让邪恶胆寒、生畏。如果你有金刚不动、坚如磐石的正念,不用绝食这种形式照样使邪恶解体,因为邪恶看着都害怕,他还敢动你吗?但这种状态是修出来的,是法熔炼出来的,不是想当然的。我理解有的同修以绝食的形式闯出来了,大多数没有,可能是正念不足的原因。

二、在绝食的整个过程中,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动心

这一点根据我个人情况谈谈体会。我在二零零零年被关押过,也集体绝过食。我那时的感觉就是由去北京——北京狱中——地方监狱——回家,整个的思想过程基本是空的,不想什么,就是那么的自然而然。因当地超期关押,同修提出绝食,我第一念想的是师父“辟谷”一节里的讲法,但我没有提出来,只是看同修意见,当大多数人都同意时,我提出要有条件的做。首先找所长和他当面讲清,有些条件他解决不了就限定时间,到时间办不到我们再绝食。可同修说:“只要绝食他们就知道了。”(这就存在法理不清,没有做到向常人讲清真相)这时我想:他们是我的同修,我们是同门弟子,我要支持他们,和他们并肩站在一起,再说绝食没什么可怕的,每个人的身后都有师父的法身保护。

想清楚了以后,我参加了绝食。感觉很好,一直不饿、不渴,心里特别坦然,没有任何杂念,夜晚睡的也很香。在这期间发生了两件事:一、绝食开始后先把我从牢里叫出去谈话,我就单刀直入的说:“你们必须把我们无罪释放,我们只是向上面反映真实情况,因为你们当官的树叶掉了都怕砸脑袋,不肯为百姓说句公道话,所以我们只好自己去讲。”我又讲了一些通过修炼大法祛病健身的事例。他们没把我怎么样,又送回牢里。

出狱时才知道他们把我当成发起绝食的头儿,难怪他们只找了我一个人。但我面对他们时没有任何怕心,一切都很坦然,只是回到牢里时心里有一种痛快感。二、绝食第二天把我从九号牢转到二号牢,我的第一念就是“师父让我去执著心来了。”進门一眼就看到一位同修(她当常人时爱张扬、好显示,我很看不惯),后来这颗心也被我去掉了。

在绝食的日子里,我白天默写《洪吟》让同修背,晚上虽然挤的不舒服,但照样睡的很熟。当我把七十二首诗全部写完传给同修时,也就是绝食的第五天,我被无罪释放了。回来后听说绝食的同修有的被打了针,有的被迫吃饭了,绝食也就不了了之。

在我绝食的过程中,我当时没有更深的体会,感觉就象走路一样,正常的往前走。现在我悟到:1. 我当时想到师父讲的“辟谷”的法理,虽不赞成绝食,但先听同修的意见,随后想清楚再加入,这不仅是对同修的支持,也是对整体的圆容。2. 信师信法,信念坚定,相信师父的法身就在我的身边,绝食并不可怕。3. 面对邪恶直言相告,不但让他们明白了真相,而且解体了邪恶,表现在人的一面就是虽然把我当成“头儿”,但没敢动我。4. 调换牢房时我只想好的一面,善的一面,没有往坏处想,认为在哪儿都是修,都是去执著,都是帮助同修,我还是圆容了整体。5. 最关键的一点,这一切都是师父的加持和保护,只不过我看不见罢了。正因为我不动心,没有杂念,我就闯过来了,由此说明只有不动念邪恶才没处下手,绝食这一表现才可以成功。

三、信师信法闯难关,在学法上打上坚实的功底

这一点是至关重要的,是关键的关键。因为当你有杂念时可用法来清除,有漏时可用法来检查补救,没正念时可用法来开启你的正念。因为“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

以上几点是绝食获得成功的原因,可能还有其他的原因,我选以上主要的几点说一说。下面对绝食没成功我也谈三点认识:

一、 正念不足,法理不清,只为出去而出去。

作为大法弟子,当你身陷囹圄想要绝食的第一念是什么?第一愿望是什么?第一做法是什么?如果对绝食的目地、当时的环境、心态分析不透彻,那就会让邪恶钻空子,演化再演化……,绞的你头脑不清,无以应对。

第一愿望肯定是出去,怎么出去?这是关键!说我发正念,正念强大吗?心态真的稳吗?这可是有分寸的。邪恶专找漏,细微处都看的很清楚,它越不甘心解体,表现的越猖狂。

第一做法是绝食,因为人命关天,给它施压。你了解邪恶吗?它无孔不入,到处毒人、害人,不让它毒都不可能,因为这是它的本性决定的,它的本性就是置人于死地而后快。(师父也讲过这方面的法理)要充分的了解它、估计它,攻其要点,点其死穴,才可以解体邪恶。如果你的基点没有站在法上,站在救度众生上,没有冷静的分析当地的环境特点,没有做好准备(用法来提高自己,用法加强自己的正念)。如果正念不强,心态不稳,法理跟不上,只凭热情或冲动,甚至抱着施压的想法,成功的可能性不大。因为那是英雄的表现,不是大觉者的慈悲;那是人的状态,不是神的状态。

二、盲目效仿,以别人为榜样

因为有同修利用绝食而走出监狱(大部份都是出现病态),有人很是敬佩、称赞,认为坚定,放下了生死,把他们当作效仿的对像。我认为敬佩、称赞完全可以,我同样有赞扬之心,因为同修有许多可歌可泣的感人事迹。但不可盲目效仿,不可以把个人当作榜样。师父讲:“修炼没有榜样。”(《转法轮》)只有这部法,修炼的路不同。再说了,此一时彼一时,环境也不同,效仿的人只看到表面成功的一面,没有看到同修身体出现病态所带来的负面影响。法是圆容的,我们应该全面无漏的看问题,处处事事圆容大法。

三、从某种成度来说,绝食属于党文化,是邪党的流毒

绝食是为了达到某一目地,一方向另一方的抗议、施压。在这一点上,查其历史渊源,在众多的“文人志士”中很少有此举动。文天祥在元朝大都被关押四年,苏武在匈奴的北海牧羊十九年,从没听说过他们绝过食。唯有共产邪党在所谓的对敌斗争中采用和强调此方法,尤其小说《红岩》里的描写最为激烈。

几十年来邪党文化对广大的民众,尤其是青少年進行了广泛的洗脑。这种邪党文化的宣传影响到医学界,对人几天不吃饭、不喝水就会死亡,進行了大量的研究和推理判断,得出人超过一周不進食、不饮水就会导致死亡。所以邪恶就开始给绝食者打针、灌食……進行残酷折磨、野蛮摧残,对于炼功人几百天不進食也没死去的事情,它们根本无法理解,只是一味的按照邪党文化的歪理邪说变本加厉的迫害、再迫害……。

在党文化的影响下,我们一旦步入它们的思想圈,那不等于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了吗?邪恶虎视眈眈,到处找迫害的理由和机会,我们怎么能法理不清往它们的思想怪圈里钻呢?尤其现在仍被关押很长时间的同修,他们长期没有学法的机会,甚至根本得不到新经文,可想而知他们靠什么加强正念?又怎么能提高认识呢?

同修们啊!我真的痛惜你们哪!让我们的整体少一点儿损失,让师父少一些承受,多一些欣慰吧。同修们啊,助师正法需要你们,救度众生、讲清真相需要你们,你们要珍重、再珍重啊!

综上所述,我向全体同修提出一点建议:为了让狱中同修全部出狱,为了让在家的同修不再被抓,我们是否也象针对“曼哈顿”集体近距离发正念一样,(国外的同修不必到大陆)全球大法弟子高密度发正念,或者除了四个整点外另订时间,向“六一零”、公安局、法院、监狱、劳教所、看守所集中发正念,解体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机制,不让它们再运作。不当之处,再次恳请同修批评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