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信师信法就一定能走过来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一.缘到得法

一九九八年,我生小孩。从小就体弱多病的我从怀小孩起就开始吃保胎药,哪知事情并不随人心愿,小孩生后一周便死了。在月子里的我无事可做,顺手拿起一本书看(因为我妈是炼法轮功的,当时我不喜欢气功,有点反对,家里人也不谈起),也不知那天是谁放的,我就一口气把小本《精進要旨》看完了。

妈炼功回来,我就告诉她:“我要炼。”丈夫平时就在看书,害怕我反对,也没炼,他听说我要炼非常高兴。当天妈就把五套功法全部教我们。

两天后,我们回单位上班,那天我身体出现大流血,就在休克的那一瞬间,以为要死了,脑子却在想:师父肯定要管我。其实我只看了一遍《精進要旨》,但我深知师父一定会管我。当苏醒过后,接着又开始大吐,一朋友進来看到,就对丈夫说:还不赶快送医院,说着就帮忙去了。谁知我起来,收拾收拾也出去了,朋友看到我,硬是吓一大跳。事后丈夫对我说:有点奇怪你休克没倒下,好象有人扶着。我想一定是师父在扶着。

二.信师信法 反迫害

1.拒绝写“保证”

九九年邪恶的疯狂迫害,单位找我丈夫说要写“保证”、否则不准上班,我告诉丈夫不要写,过两天他就忘了。也许就这一念,从此也没人来找我们,就象真的忘了这件事。

2.到偏僻的地方救众生

一次在传单上看到有几位同修在某县因发资料被抓,于是在发正念时,对师父说:“师父,弟子想去那个县帮助那里的同修铲除邪恶。”也对丈夫说如果我们去那里就会增加两份力量。事情就这样奇怪,几天后单位通知调一部份人去那个县上班,其中就有我们。

到那个县,我们被分配到一个偏僻的乡村,当时我还在想,大法弟子应该是有福份的,怎么会分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呢?现在我才知道无论多偏僻的地方都应该有大法弟子去救度那里的众生,慈悲的师父不会丢下他们。

丈夫后来心性不好,做真相资料只有我一个人,乡村的条件不好,有时没有车子,我便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弟子要去做真相资料,请给弟子一部车。”没多久车子就来了,而且开车的他还给我说,好象专门来接你一样,今天车子一直修不好,不然你还想赶车?心里对师父的感激那真是无以言表。

3.路人:“我给你照电筒,你来写”

有一年的大年十五,我又准备去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师父清白”的标语,那天晚上的月亮非常明亮,因为要走几公里的路,我不知为什么一边走、一边哭,自己对自己说:我是救度众生的,有许多护法神跟着我。刚开始写标语,不知从哪里冒出一个人来,大声问我:干什么的?当时有点紧张,不知如何回答。他又继续追问,我告诉他是炼法轮功的,要写标语说我们是冤枉的,又告诉他一些真相。他一听放松下来了说:“我不关心政治,来,我给你照电筒,你来写。”标语写完后,又给了他一份资料,让他回去仔细看。

4.信师、信法 否定迫害

后来只知道做事,学法不那么精進,邪恶钻了空子,我被告到单位,单位派出所将我强行带走,我对师父说:“我只讲真相,讲完就回家”。对于他们写的笔录不签字,更不写“保证”,只是讲真相。就这样几天下来对他们讲了天安门的自焚伪案,师父只是教我们做了一个好人没有错。当我反问他们:“我信仰真、善、忍错了吗?”他们无言以答。最后只好将我带到领导那里必须表态说“炼”和“不炼”。当我大声说:“炼”时,顿觉这声音响彻整个宇宙,几天来压在头顶上让我喘不过气的那团物质没有了。所长对我说你不写“保证”那就写一个“法轮大法好”的证明。于是我拿来一张纸写上:“法轮大法是正法,是从未有过的真法,大法普度一切众生,救度一切世人,是万古以来从未有过的真理,我愿坚持真理,信仰真、善、忍,做一个修炼的人。”所长一看也无话可说。我对师父说:“弟子真相讲完了,要回家去。”下午所长便告诉我明天派人送你回去,最后他问:“你不害怕开除工作吗?”我对他说从未想过。

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只要我们心中装着救度众生、我们是助师的法徒,只要信师、信法,就一定能走过来。因为是第一次写修炼心得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