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坚定着大法的信仰


【明慧网2006年5月12日】得法前我的身体非常不好,眼睛有白内障,几乎不能自理生活,家务活都干不了。我妹妹身上有附体,也会给别人惹上附体。我经常让我妹妹给我看,结果也把冒充菩萨附体招来了。

自从附体到我家后,我家大人、孩子都神情恍惚。我自己离家不远就找不到家门了。孩子掉在家门口的水坑里差点没命。没过多久,小儿子晚上睡觉半夜出门,跑到别人家院子里,怎么出去的,连孩子自己都不知道。我家大门晚上都得锁着。两个孩子常常打在一起,孩子的脸看上去就象魔一样,身上还有替班。我经常给他俩烧纸,求菩萨保佑我的两个孩子平安。

自从我有幸得到大法后,灾难就远离我家了。得法第四天,师父就给我清理了眼内的白内障。我没有上过学,不识字,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认识,如今师父的所有宝书、经文我都能看下来,身体也好了起来,能干家务,家庭也很和睦。

我妹妹来我家,还没進门,我就对她说:“咱们师父来救咱们来了,你信你就進门,不信就走。咱们都让附体害惨了。”妹妹说信,我就让她進了门,妹妹回家把家里的坏东西(附体)都扔了,从此走上了修炼的路。我家里多人得法。

2001年八月初十,师父的经文《路》来到了,我给同修打电话,让她来拿,警察当时正在她家,警察上电信局查到了我家的电话,上门问我是不是大法弟子、是不是联系一起去北京?我不配合,警察在我家搜找大法书,我的十多本大法书、经文和师父的法像都被恶警拿走了。我也被非法抓走。

我被关到看守所里。到了看守所我也没有怕,因为那一阵子我学法很多,一天学五、六讲,连续学了十遍《转法轮》。我很坚定,正念足,有师父的加持保护,恶警拿我没办法。市公安局把县公安局管我的小组的三个人训了一顿,说为什么不劳教我,县警察说不够条件怎么能劳教,结果市公安局的人和县公安局的人反了目。它们对我没办法,我在看守所里呆了一个月就回家了。我的丈夫说我的脸上红光光的,连邻居都觉得奇怪。

我儿子在家看着我,不让我再炼功了。我对他说:“你不让我炼,我不能活了。我原来的身体什么样,你不是知道吗?”就这样,我坚定我的信仰。

我知道法轮大法是救度众生的,在这几年里师父为了弟子付出了很多。我每天看《转法轮》三、四讲,有“九评”和真相材料我就去发,只要能救度众生的事我就去做,家里的环境也得到了改善,丈夫和孩子都支持我炼功学法了。

只要有亲朋好友来我家,我都要给他们讲我修炼大法的真实感受,也给他们九评和真相材料,再让他们告诉自己的亲朋好友:法轮大法是正法,中共的一言堂是谎言,全世界七十多个国家和台湾、香港都让炼,中共为了它的统治迷惑众生,谎言说尽坏事做绝。善恶终有报,大法的威力是无穷的,让我们坚定的走好每一步,救度一切能救的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