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真学法,过好“不让人说”的关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三日】今年八月当我再次学习了师父的洛杉矶市讲法后,对于“不让人说”的问题比以前更重视了。因此,我还特别提醒自己,注意啊,要经受得起考验啊!

有一天,事情突然发生了。我们还不满两岁的小外孙女在她妈妈(也就是我女儿)面前发脾气,无论如何都不让她妈妈坐她的漂亮的小沙发,半个小时过去了还哭闹不休,怎么讲道理都没用。我女儿也是犟脾气,她一边教训孩子,一边指责埋怨我:“没教育好,再不教育不行了!”还厉声训我:“你把《卡尔威特的教育》(世界著名的儿童教育书)再看一遍,象你那样教育是不行的!”我是具有几十年教育经验的老老师了,在本地教育界也是小有名气。虽然从事的不是幼教工作,但无论如何都不至于把责任完全推到我身上吧?

在这突如其来的矛盾面前,我开始很冷静,一句话也没说,表面看来并未“一说就炸”,但我心里却在找女儿的不是,心想:“你这是教育吗?!”“你这样能教育好孩子吗?”“你做下辈的对长辈也太不尊重了!”尤其让我感到委屈难受的是:为了替她分忧支持她的工作而帮她带这个孩子,我舍弃了退休后在民办学校有稳定收入的工作,如今却落了个吃力不讨好……越想心里越不平静。最后我还是用旧宇宙的理来衡量今天发生的一切,得出的结论也是她不对。这本来就是干扰我的邪恶所希望的,它就放大我的执著,让我越想越走不出“人”来,为这事好几天情绪不好。在极度苦恼中,我理智的一面告诉自己:就为这点事搞成这样?还是因为没学好法。

我读了一讲《转法轮》后,又再从新学习《洛杉矶市讲法》。师父很早就讲道:“作为一个炼功人首先应该做到的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得忍。否则,你算什么炼功人?”(《转法轮》)而我每次遇到矛盾时都没有真正去向内找,都没有在修心上下功夫。

这次我必须要真正向内找,找自己的原因。我的执著是什么?我的根本的执著在哪里?长期以来,我执著于希望得到好的评价;执著于周围的人都说我好,听到赞扬声;执著于得到别人的尊重,包括家人、孩子、同事、上级和学生对我的尊重。抱着这些执著不放,哪还能听得進意见?更何况批评指责呢?总以为自己什么都好,什么都对,谁还愿意向你提意见和建议?你又怎么修去名、利、情的执著以及由此派生出的各种执著呢?又怎能谈得上提高层次修圆满呢?

师父已为我们承受许多,付出许多,今天又严肃的向我们指出“不叫别人说”的问题,同时帮我们把形成的物质往下拿了,而师父要求我们“养成的习惯你们得改,必须改。千万要注意了啊,从现在开始,谁再不让人说,谁就是不精進;谁再不让人家说,谁就表现的不是修炼人的状态,最起码在这一点上。”

如果再不改对得起师父吗?我要求自己今后尽量做到:第一,在任何环境下,都要让人说,不怕人说,无论在社会上,在工作环境中,还是在家里,无论是否公开场合都能够做到;第二,任何人说都行,不可因人而异。因为我是大法弟子,应该用超常的理来衡量事物,用高标准要求自己。这样去认识后,我感到自己才从人的误区走了出来。

认识不足之处,望大家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