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电话讲真相的历程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三日】一九九六年五月份,我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的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自己也感觉在修炼这条路上逐步走向成熟。

我当时居住的地方,受两个区的派出所管辖,在二零零零年春天、秋天,我们寄讲真相信件(估计有几百封),大约在这年的十月份,当时的公安局在该地区進行着疯狂的搜捕,非法迫害法轮大法学员,搜查不到所谓的证据,就开始非法搜查所有修炼大法弟子的家。他们在其中一同修家找到了一篇经文,便把该同修非法抓走,由于该同修被非法审问过程中坚持不住,说出了所有参与邮寄真相信件的同修(估计当时牵连到十位大法弟子),牵连的大法弟子有被非法劳教的,放回家的每人都罚三千元。从此两个区的居委会、片警、派出所、公安局等的不法人员经常非法(不管黑天或白天)去我的住处骚扰,在这期间我有时能正念正行,有时也不止一次的违心签过字(后来上明慧网发表声明作废),直到二零零一年八月终于从那个环境中走出来,但在讲真相方面除了对自己的亲人和朋友讲,在其它讲真相方面还没有什么突破。

二零零三年非典发生时,一次和一位当地的同修切磋,同修提醒我,可以用打电话讲真相来证实法。从此我便走上了打电话讲真相的路。当时考虑城里同修多,都在以各种方式在本地证实着法,救度着众生,所以我就往市所辖的旗、乡、村打电话讲真相证实法。这一年打讲真相电话从四月份开始一直打到这一年的九月份。

还记得第一次打电话讲真相的情形,晚上出去打讲真相电话是从一条街的这端打一个,再跑到这条街的那端打一个,也不知道那晚跑了多少趟,才打完几个真相电话,打电话时只要一接通对方,我便说:“请您记住法轮大法好”不等对方放电话,我先挂了电话。就这样每天上午、下午出去两次专门打电话,当时虽说讲的内容少,但每天讲完回来内心也很欣慰,我终于敢讲真相了,因为我当时想,接电话的人还会告诉别人,假如我今天打了十个电话,可能会传给二十个人,甚至更多人。有时师父也在梦中点化我,有一次梦中看到自己站在讲台上往黑板上写字,教室前面的墙上也是字,那字象雕刻的那样强劲有力,教室是个大的阶梯教室,教室里座无虚席,都在听我讲课,还看见师父在身边站着。

二零零四年春,我又拿起电话讲真相,这一年从四月份开始一直打到这一年年末,当时的做法是:每天出去前把该市包括的各旗的电话,每个旗抄上两个,这样就拿上二十个电话号码出去,每打完一个撕掉一个(可见当时还有很重的怕心)。随着电话打的数目越来越多,怕心逐渐在修炼中去掉,电话中讲真相内容也多了。电话接通后我往往都说:“您好!告诉您请您记住法轮大法好,一定会给您带去平安的,这是千真万确的,电视演的关于法轮功的事都是假的,……”。就这样我曾几乎跑遍该市所有街上的磁卡电话亭,在一个电话亭打上几个电话,再骑上车子,跑下一个电话亭接着打。有的时候是背着师父的诗《怕啥》走出去打电话,啥事也没有。可能电话打多了,有一次梦中,看到自己在天上飞,地上站着好多人,我在空中边飞边向地上的人告诉:请记住:法轮大法好。

二零零五年海外大纪元发表了声明,我深知大陆民众不但得明白大法非法受迫害的真相,还必须得抹去兽记(退党、团、队)才能得救,我就犯难了。在大陆用街上的磁卡电话也说不了太长时间,一度停了下来,一直到二零零五年十月份,我又拿起电话,现在我又生活在大陆的另一个市了,我便买个该市的电话本,往这个市包括的各旗、乡打电话,一开始打电话我便讲到天灭中共的事,一连几个电话对方都挂断,有的还骂,我便还是象以前那样讲再多加点内容,告诉对方:“我是给您送平安的,告诉对方常念法轮大法好,镇邪除魔百病消,您可试一试,当您身体不舒服时,您可以诚心默念,前提必须心诚,您自己会体验到奇迹的,希望您能把这个福音告诉您所有的亲人和朋友,一定会把平安带给他们的,……”。

二零零六年五月份,我又拿起电话讲真相,一直到这一年的九月份,电话内容终于有了新的突破了,我不但要讲上原来电话中讲的内容再加上“……告诉对方还有一个最大的天机,自从中共建政以来,通过历次整人运动,害死了中国八千万人,现在是天(神)灭中共的时候,所有入过党、团、队组织的人,必须声明退出才能保平安,只要起个笔名或小名声明退出都有效,不管将来有什么灾难,神会保佑您平安。顺便告诉对方三退免费电话,有能上网的,便告诉对方怎样获得破网软件……”。

几年下来,打了多少真相电话,自己也记不清,但有一点,我深深体会到打电话讲真相的效用也很大,可以缩短时间和空间的距离,拿起电话,只要接通就可以讲真相,同时因为我们是以在大法修炼中修出的慈悲的、祥和的心态在和对方直接交流,明显感觉到对方观念的转变过程,有的打电话互相交流时就同意三退,从而得救了;有时也会碰到对方很恶的,只要他不挂电话,我便平和的把真相告诉对方:我是给您送平安的,真的是为您好……对方态度明显改变,能听你把真相内容讲完;也有的接通后刚听一句话就挂断了。每次出去打电话前,我都发正念清除干扰,同时请师父帮忙,让有缘人接到真相电话。

记不清什么时候,经同修提示电话号码编码有规律,只要知道首位四位电话号码就可以按数字递加法一直排下去(电话号码编码方法已投稿到明慧,发表在十月十二日关于用电话向大陆民众讲真相的建议),这样每次出去打电话时,只要拿一张卡就可以,不用抄电话号码了,怕心也在打电话讲真相中渐渐修去了。因此希望能有条件打电话讲真相的,都拿起电话来,它的方便之处,不论距离有多远,不论地方有多偏僻,只要有电话,就能把福音传过去。我们大陆同修分布在全国各地,有条件的同修都往居住地附近的旗、乡、村打电话是很方便的(因为彼此语言相同,对方能听懂),这样可以使真相波及的范围更大、更广,还可减轻海外同修往大陆打电话讲真相的压力。打电话讲真相和面对面讲真相很相近,只要开了头,就可以打下去。

有时因为懒惰打真相电话停几天时,有一天中午,我和丈夫发正念,他天目清楚看到:我带着他在大街上走,街上的人好多好多,街上的人穿什么样的服装都有,有的穿古装,每遇到一个人,我都告诉他记住法轮大法好,有的人向我抱拳、有的人向我点头、有的人向我单手立掌……表示感谢,也有不信的人,那样的人的脸一半是人脸,一半脸是黑的,再继续跟他解释时,那人便把人脸那面转向我,走过去之后,接受真相的人都走过去了,不接受的人一股烟就没了。我也深知是师父用他天目看到的真实景象鼓励我打电话讲真相要有毅力。

二零零六年十月初,丈夫也在我的带动下开始修炼了,我们便建起了家庭小资料点,也配合着发真相资料证实法,救度着众生,丈夫在最初每发出去的真相资料,他都回去看看,发现他发出去的真相资料都让有缘人拿回去了,而且效果也很好,有时他下车间,听到人们议论共产党的邪恶,还有一次他碰见七、八个人在看一份真相资料(就是丈夫发出去的真相资料),看完后,大家都骂共产恶党。

修炼路一路走来,我深深体悟到:不论以什么方式讲真相助师正法,都需要正念正行,去掉怕心,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才能走好这条修炼路。每当从明慧周刊上看到几年来同修们证实法修炼的非凡的经历,我很惭愧,从中受益非浅,自从去年九月份开始,我绝大多数每天能发十次正念,《转法轮》这本宝书已经背完一遍,第二遍背到第六讲了,几年以来炼功有时很有毅力,有时懒惰,但这种炼功状况我现在已改变,每天都坚持炼动功和静功,我会时刻鞭策自己,走好今后的修炼路。

最后附一条建议,我把真相资料内容,只要涉及到恶党迫害法轮功的内容,都加上了“非法”二个字,因我的真相资料有时用的是明慧讲真相信件的内容,比如原文是:……当今处于魔难中的大法弟子冒着被抓捕、被关押、被打骂、被迫害致残甚至致死的危险,利用各种方式一次次不厌其烦的向世人慈悲劝善……

改为“……当今处于魔难中的大法弟子冒着被非法抓捕、被非法关押、被非法打骂、被非法迫害致残甚至致死的危险,利用各种方式一次次不厌其烦的向世人慈悲劝善……”

有时谈到恶党恶行时比如:……纵观中共的历史,从土改、三反、五反、镇反、肃反、反右、文化大革命、六四屠城直至迫害法轮功,每一场声势浩大的政治运动都是以将中华民族陷入无比深重的灾难和危机之中为代价的……

改为“……纵观中共的历史,从土改、三反、五反、镇反、肃反、反右、文化大革命、六四屠城直至非法迫害法轮功,每一场声势浩大的政治运动都是以将中华民族陷入无比深重的灾难和危机之中为代价的……”

其中从明慧网上选取的一份讲真相信件作为真相资料的内容,有二十五处多都在适当位置加上了“非法”二个字,我想我们大法弟子不但从一言一行上否定恶党的非法迫害,还要从我们的真相资料文字表面内容也反映出,这是恶党对大法修炼者的非法迫害,这样也能从正面带给世人这样的认识。认识不对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