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证实法的心得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四日】这次在香港的法会上,我见到了被关押三年的同修,他边说边流眼泪,他很感谢全球同修的营救。现在我们回到台湾了,想起了这一切,泪水还是夺眶而出。

这是我们一家四口第一次到香港证实法,从香港回来之后,发现孩子变的不一样了,儿子平常是很少学法的,但在香港回程等飞机时,已经开始抓紧时间学法了,回到家后他也总是捧着《转法轮》,有时一直学法学到困了就趴在桌上;女儿说过年时要用压岁钱再来香港,她之前是比较喜欢看常人的小说的,现在也能把这样的时间放在学法上。有同修说,我从香港回来后变年轻了,我想这就是修炼大法的成果。

香港的第二天活动是声援一千五百万勇士退党的游行,我和两个孩子都参与了腰鼓队,说到腰鼓,我真的要感谢新竹腰鼓队的负责人,她抓紧我勤练腰鼓,使我不至于因为一直没走出来而最后失去了这万古机缘。腰鼓就如师父在《腰鼓队》中说:


腰鼓阵
法中神
法鼓声声都是真善忍
三界除恶救世人
雄姿正念震天门
烂鬼哪遁

在我练腰鼓时,阵阵法鼓敲开了我的智慧,让我了解到大法的修炼形式与内涵,而今我手中的法鼓,也敲着众生的心。游行道路的两旁,观众相当的多,目光都朝向我们的游行队伍,各个都拿着相机拍照,有竖起大拇指的,也有鼓掌的,没有人有怨言,没有人不耐烦。

新唐人的旗鼓队、唐鼓队及西洋鼓队也都到齐了,多么盛大的圣会啊!

在香港停留二天我们就要走了,我们走后,香港同修的人力又非常的吃紧,想到这儿,心中就难过不已,如果我的条件允许,我还真想长期留在香港呢!我想,过年时我要在香港待久一点。

同修就好象是我的亲人,同修承担过多我会相当不忍。就象带我们去香港的同修,她一个人为了我们整个团忙上忙下,而没有一句怨言,脸上没有一丝难色,我真的很感动。然而,我却差点错怪她。

我们到香港时就已经是晚上九点半多了,本以为这样差不多十点就可以安顿好,那知当我们躺下时就已凌晨二点了。我们在机场等了好久,有时我心里会像常人一样冒出不好的念头,还好,最后我有守住心性。然而,我看我太太脸上有点难色,我赶快安慰她:“同修间的矛盾,就是我们修的机会,这就是大法的修炼形式,你修不修呢?”她马上又面对了一个问题“真正修炼”,“真正修炼”这一直是我们家互相鼓励的灵丹妙药。后来,我们知道是要接我们的车子坏了,还好,在这节骨眼上,我们没有错怪同修。

回程在机场时,这位带团的同修还要为还继续留在香港讲真相的同修操心,还得打电话处理事情,安慰同修没事。想想,人这么多,事情真的很多,要处理当然就要时间了。而这位同修,安排真的很完善,把谁去参加法会都安排的恰到好处,真的不容易。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