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师尊锦州传法教功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我是锦州籍大法弟子,今年快七十岁。回忆一九九四年四月五日,伟大慈悲的师尊来锦州讲法传功,办学习班。我有缘参加了这个班,这个日子,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我感谢师父传给我这宇宙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衷心的感谢师父!

修炼前,我是个多种疾病缠身的老年妇女,患有双肾萎缩、胆结石、胆囊炎、胃病、尿道炎、右手三个手指骨质增生、末梢神经炎……。尤其是双肾萎缩,害得我痛苦难忍,躺下翻不动身,坐下起不来,全身浮肿,腰痛、排尿困难,拖着这样的身体,不能工作,只好病退回家治病,由家人陪护到锦州附属医院求医救治。大夫细心用各种仪器检查,大夫一手拿各种检测报告单,一手拿笔,一筹莫展,最后什么药也没给开。胆结石特别疼,还不能用药,大夫说治胆结石和胆囊炎的药刺激肾,因为是双肾萎缩的表面都打褶了,萎缩的像鸡蛋黄大小,再刺激它人就不行了。当时,大夫给我讲解病理症状时举个例子说:“苞米叶子旱干了,叫它再绿了,有那办法吗?”我当时心里大震,沉痛的回到家里痛哭一场。绝望使我更加眷恋、感叹人生,看到谁都想哭。换肾又没钱,供四个孩子读书,没办法,只好回家养着。大夫还说:“别生气,想吃点什么,就吃点什么吧!”我深知大夫说话的份量和寓意,无药可治就是绝症。有病乱投医,没办法,我就到庙里拜佛,曾去尼姑庙认师,得施舍,送钱送礼品,舍物,又去庙里皈依。时间一天天过去,度日如年,但病情还是不见好转,却越来越重。

在走投无路时,我有幸聆听师尊来锦传功讲法。当我听第一堂课时,我就确认这才是我要找的师父,心情特别激动,发自内心的话:师父啊!我找得好苦啊!今有缘我有幸找到了寻求已久的师尊!上课时我聚精会神地听着,字字句句都打入脑子里,心情无比豁达,敞亮。凝视着师父讲课的每个手势。

第二天,师父讲完课,说休息五分钟,这时我就想去厕所,当我走到半路时,忽然想起来,我坐着怎么起来的呢?哎呀!我好了!走路腰也不疼了,到厕所解完手,没费劲就起来了,太神奇了,我高兴得几乎要喊出来,我好了!心里想,等到下午,师父来,我给师父磕头。太神奇了,师父治好了我的病,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感谢师父!

下午,还没等我去找师父,师父已经来到我身后,不由自主地回头一看,师父在我身后,师父笑了。当时我脑子一片空白,连叫一声师父都没想起来。至今还后悔!

当师父讲完法后,教第五套功法,教盘腿打坐,因我的腿肿得很粗,右腿盘不上来,左腿刚搬上来一点点,就痛得不行,就放下了。当时我就写了一个条子亲自递给师父,上面是这么写的:“师父,我的腿搬不上来,盘不上怎么办?”师父看完条子,笑着说:“今天晚上,大家都回家盘腿打坐,保证都能盘上。”我在回家的路上,一直想着师父的话,到家第一件事就是盘腿打坐,果真象师父说的那样,两腿都很轻松的盘上了,坐了二十多分钟,当时我就知道师父不是一般的人,是个活神仙。太神奇了,不可思议,使我终生难忘!

下午,又和师父在一起合影留念,照片至今我珍藏着,每想起和师父在一起的日子,心情都十分激动。

如今,我修炼十二年了,在修炼的路上走过了十二个春秋,历经了数不尽的风风雨雨,但我从来都没有过一丝一毫的动摇,对大法的坚定信念和对师尊崇敬感情。我要牢记师尊的话,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尊对我们的慈悲救度。

同修们,我写出来,颂师恩,让我们共勉,沐浴着浩荡的佛恩,勇猛精進吧!跟师父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