瘫痪的二姐能跑了!

回忆参加广州讲法班得见师父的幸福日子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九日】在广州参加师父的讲法班时,一天同修叫我一起去见师父,我们到师父所在的某招待所,因是早上七时左右,我们敲门進去,看见师父的女儿披着浴巾往洗手间跑,我们意识到来早了,正不好意思时,师父说:“没事,没事。”一会儿,广州、大连的五位同修、香港的一位女同修带着她的女儿也来了。一下子屋子里就坐满了。

香港的那位女同修,大概四、五十岁,穿着很考究,一進门就一直哭,止都止不住,师父就轻轻的拍她的肩膀,亲切的说:“不哭了,不哭了。”这时,师父又让随行的学员拿来很多好吃的水果让我们吃,当时我就幸福的坐在师父身边,悟性一点不好,一边给大家递水果,一边还直让那个随行的学员拿水果刀,一看大家都开始吃了,我才拿了一个小香梨就着皮吃起来,师父却不吃,笑眯眯的慈祥的看着大家吃。我当时感觉师父就象长辈看小辈一样,真是幸福极了!

去之前,我想了很多要问师父的话,但当就坐在师父身边时,却都想不起来应该问师父什么,只感觉就象二、三岁的孩子怕妈妈走了一样,紧紧抓住妈妈的衣服角不放,就想和师父在一起。

当讲法班快结束时,广州的负责人说想接师父到大连去办为期一、二天的报告班,因当时十二月,天气寒冷,我们也没带衣服,就没跟着去,现在想起来真是后悔。

当时同去广州听法的还有我的二姐,二姐从西安来,已瘫痪十年,手都成了麻花状,只能用轮椅推着,桃子四分之一都吃不完,心里又想吃,又不敢吃,就发气:“以前能吃时,你不给我吃。”等听课到第三天时,我们一左一右两人一起又提又扶的搀着二姐,很费劲的上台阶進礼堂准备听师父讲法,有同修守在门口,坚持有票的才能進去,二姐当时把票放在内衣兜里,一边着急的摸着,一边生气的说:“天天都来,都是熟人,还要啥子票嘛。”待票拿出来,在同修面前一晃,自己就直接冲上阶梯,一倒拐,又冲上阶梯,我惊喜的快步跟着又叫又喊:“姐姐能走路了,姐姐能走路了!”

旁人都奇怪的看着我,二姐一直奔到座位上坐下后,还在不停的埋怨着守门的同修,我却还在高兴的叫着。更神奇的是,在回西安时,因耽误了时间,坐飞机快迟了,到机场时,二姐本来由我俩人一起搀着,二姐一看时间不够了,就摔开我们,说:“我们分开跑。”我们三人就分开跑進机场。

和师父一起时,神奇的事很多,我也一时不知从哪儿说起,先说到这儿吧。因我文化不高,我口述,由同修代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