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浴佛光

记师父在长春传法的日子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一日】我在1963年看了《岳飞全传》一书,心中非常难受,常常吃饭时想到岳飞都止不住悲伤的心情,渐渐的就得了胃病。怎么治也治不好,面黄肌瘦,浑身无力。在气功高潮中,为求祛病,我学了五种气功也不好使。直到一九九三年十月,经人介绍我开始学炼法轮功,并在一九九四年四月底至五月初,我幸运的参加了长春第七期师父办的传功讲法班。我有幸坐在前几排的中央,离师父很近,师父慈悲祥和的面容我看的非常清楚。

当时师父讲法非常辛苦,因为报名学法的人很多,尽管办班场地(吉大鸣放宫)很大,也容纳不下,不得不分成白天一个班,晚上一个班,每天两次讲法,还要给几千人清理身体。尽管师父这样劳累,但始终神采奕奕,容光焕发,慈悲祥和,毫无倦意。

在师父的讲法场中,我感觉非常舒服,胃疼病不知不觉好了。我家离鸣放宫较远,回家骑车感觉很轻松,我真正感受到沐浴在师父慈悲祥和的场中的美妙和殊胜。

那次办班一共十天,前九天师父给大家讲法,一天一讲。每天讲完法后,由一个学员做炼功动作示范,师父讲功法功理。第十天师父让大家递条子提问题,师父耐心的给大家一一解答。记的我当时抱着求学问的执著心提了一个有关佛教知识中的问题,师父没有回答,但指出学法修炼不是研究学问,不能抱着求知识的态度来听法,要无求而自得。至今我回忆起来都觉得汗颜。

我是搞电子技术理论教学工作的,总想用常人中研究电子技术理论的方法去衡量超常的修炼中的一些问题,那哪能衡量的了。我这种把大法修炼当作常人理论学习和研究的根本执著,至今也不能说完全去掉了,今后还要继续努力修掉它。

那次班上为了让所有学员都能近距离看见师父,师父还从楼下走到楼上,所有过道都走了一遍。师父边走边向大家挥手,师父走到哪里那里的学员都自动起立,热烈鼓掌欢迎,心情无比激动。那真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

办班最后快结束时,师父应广大学员的要求,为我们打了一套大手印,非常好看。我们看了心情非常愉悦。师父最后向大家提出殷切希望:“希望大家回去抓紧时间实修。”(《转法轮》

当大家陆续走出礼堂时,我还舍不得离开,念念不舍的望着师父,只见师父在讲台靠门的一边向大家转动着两臂,我悟到那是大慈大悲的师父在向大家打着转大法轮的手印,加持学员们在修炼法轮大法中迅速提高,快速返本归真,乘法船高扬帆,直至圆满。

自从参加了师父的讲法传功学习班之后,我一直沐浴着佛光,身心不断发生着根本变化。开始阶段只注重炼功,每天早晨、晚上两次集体炼功。

记的一九九四年十月一日早晨,虽然是假日,我早早就醒了,我就去一个小学校院内参加集体炼功。最后炼完法轮桩法后,一睁开眼睛,一下子就看见了慈悲高大的师父正站在我们的身边,我们都惊喜万分,纷纷围了过去。大家你一言我一语,亲切的和师尊唠起嗑来。师父始终祥和的微笑着,耐心的解答大家的问题。朝阳霞光四射,师尊佛光普照,我们沐浴佛光,个个欣喜万分。最后我们簇拥着师父往大门外走,当时我就走在师尊身边,紧随着师父向前走,顿时感到师父好高大哟!一股热流通透全身。一直欢送师父出大门外上车后,我们还目送着师尊远离的轿车。

记的那天早晨有一位弟子请教师父说:我胖,腿短还粗,双盘有些困难怎么办?我们也觉的他双盘实在是太难。可是师父温和的跟他说:“最后还是要盘上的。”这弟子后来经过几个月的学法炼功,还真的盘上了。

十月一日那天早晨,师尊在到我们炼功点之前,还去了我们另外一个炼功点,并在那个炼功点附近给我们从新选了场地,新炼功场地中间平坦四周树木环绕。尤其前面(西面)七棵松树高大挺拔。虽然离马路稍近一些,但是我们炼功入静后就什么也听不见了。从那以后我们就一直在这个炼功场上集体炼功。而且来参加集体炼功的人员不断增加,从开始的十几个人增加到一百多人。那时候集体炼功真是风雨不误,从不间断,节假日甚至过年期间大家也都自动坚持集体炼功,人们非常踊跃。

因为不断有新学员加入集体炼功,所以我在早晨集体炼功时,经常是在炼功场的旁边单独教新学员学功。记得一九九四年的六、七月份时,我们正在炼功场集体炼功,在远处有一些人就看见我们这个炼功场上空被红光罩着,一片红。等我们炼完功后,她们就走过来问我们炼的什么功,我们告诉她们是法轮功。后来她们就和我们一起学法炼功,并且还去哈尔滨参加了在那里举办的传功讲法学习班。

我们每天早上集体炼功,晚上集体学法。开始是集体看师父讲法录像带和集体听师父讲法录音带。一九九五年初《转法轮》出版后,我们每天晚上集体通读《转法轮》,每天通读两讲。我是集体学法一个组的组长,我们组有二、三十人,屋里挤的满满的,每人读两个自然段,大家轮流读。通读完两讲后还切磋一会儿,通过集体学法我和大家都感觉到收获特别大,提高非常快。

我通过集体学法,内心认识到修炼要专一,就把家里乱七八糟的气功书和其它有关的书烧掉了。烧掉以后,我感到炼功时干扰明显减少。我们学法组里有严重糖尿病患者修炼法轮大法后,不但病好了,而且身体变的很强壮,家里装修房子重体力活也能干了。有得肺癌要动手术的,参加集体学法炼功两个多月后,到医院一检查,肺癌明显变小了,也不去做手术了,一直和我们一起学法炼功。有些学员所在的单位分房子,有的也不争,有的也不要。有的学员被汽车撞了,汽车被撞進一个坑,自己却未有大伤。通过集体学法,修心性和炼功,证实着大法,为此我们还多次开修炼心得交流会,互相学习互相促進共同提高。有一次交流会上照出的像片,背景本来是教室的黑板,可是像片上的背景却是非常美丽的风景。

《转法轮》出版不久,师父就要求家乡长春市的大法弟子在学法和背法上带个头,长春市的大法弟子都做的很好,我把师父发表的经文都背下来,把《转法轮》抄写了两遍,把《转法轮》的前两讲及第三讲中“我把学员都当作弟子带”都能一下子背下来。

佛光照我心,我的身心在发生着巨大变化。我有公费医疗,我修炼大法后各种疾病全无,身强体壮,当然不用吃药。开始时我就用自己的医疗证给我父母开药吃,通过学法悟到这不符合大法的要求,我就不再去开药了,而是自己掏钱到药店给父母买药吃,并且让父母也学法,沐浴佛光。从那以后父母闹病比以前少多了,八十多岁的两位老人去世前一次医院也没住过,非常平静的走了。

法轮功的奇特功效,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人修炼。正当一九九九年春天修炼法轮大法的人员迅猛增加之时,邪恶之首江泽民却对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无理发难,空前残酷迫害,修炼环境遭到严重破坏。

我是亲身证实,亲眼见证法轮大法是正法,是万古难逢的宇宙大法,我要加倍珍惜。我能得到这么好的法,真是太幸运了,当然这也是缘份。虽然我有很多地方做的与师父和大法的要求相差甚远,但我还要继续不断的向内找,向内修,不断放下各种常人之心,轻舟扬帆,快速紧随师尊的正法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