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师父叫做的,谁都不配干扰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我于一九九五年喜得大法。通过修炼,身心得到净化,无病一身轻。下面说一下自己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的风风雨雨中走过的这段修炼路,与同修共勉,在修炼的路上更加精進。

一、做真相资料不是工作、是修炼

刚开始没有真相资料,我们就自己写一些小标语张贴,以后逐渐学会了网印。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网印资料工作转到其他地区,我们开始了其他资料的制作。因有一位上网的同修被非法劳教,我女儿担负起这项工作,学会了上网下载、排版、打印、制作等,我们建立了小型资料点,只有三、四个人,特别是资料点的一对老年夫妇同修都六十多岁,在做真相资料时很注意修口、在安全方面比较重视,和换楼住的同修、和她邻近的同修,都不知道她家是个资料点;有的同修直接到她家取资料,也不知道就是在她家制作的。她做事认真,要求严格,能按照师父要求的去做好三件事,保证学法时间,几年下来从没出事,她也经常提醒我们要多学法,不要光知道在外面做事。

由于自己学法没有跟上,干事心又强,被邪恶钻了空子,于二零零二年六月份的一天下午,我和女儿在家中被邪党人员绑架,并非法抄了家。资料点因此停顿,其他资料点也受到了影响(当时都是女儿下载好以后,他们做),给当地证实大法造成一定的损失。在洗脑班我坚持背法、发正念,并给他们讲真相,绝食四天,就放我回了家。女儿被非法劳教。在劳教所里,女儿不配合它们,浑身被打得紫黑,一连几天不让睡觉,关了四十天,在师父的呵护下,女儿保外就医,由家人接回。

回家不久,我们的资料点又开始运作。这时老年同修提出在她家只能干半天,其它时间我们就到别的地方去做。由于自己的干事心、欢喜心、特别在情的带动下,有些事情又不好意思推托,因为后来请大法书的比较多,整天忙得不可开交(当时全是手工制作),有时做到很晚才回家,特别是家人和亲朋好友对我女儿更是不理解,说她一个20多岁的大姑娘整天跟着我往外跑,不务“正业”。为此我们和同修合伙开了个卫生纸专卖店。

开始同修来买纸时顺便交流、互相促進。随着时日的推進,接触同修越来越多,有时也带来资料互相传递,后来竟发展成一个资料传递站。一些同修也不注意安全了,有时还把一些不认识的同修也领来了,甚至资料公开,我曾多次提醒也没起作用。在这种对法、对同修不负责的情况下,在二零零三年六月十二日被人举报,店被抄了,抄走了部份资料和资料用具,一同修被绑架,并被抄了家,抢走现金1万元。当时我和女儿正在同修家,本没有此难,但由于自己对家人的情太重,使自己思想麻木,不听劝告,结果回到家中被恶人强行绑架,并抄了家。

二、放下人心,邪恶自败

在邪恶的强制洗脑班里,十几个人对我一起念诬蔑师父、诬蔑大法的东西,并使用暴力毒打我们,十多天不让睡觉,一打瞌睡就毒打。在这种情况下,求安逸之心、强烈的情的带动,使我神志不清,向邪恶妥协,给自己的修炼路上留下了污点,给整体、给大法造成不好的影响。因此我难以承受良心的谴责,整天流泪,失魂落魄,打不起精神,虽生犹死,难过极了。一天,一个同修的丈夫(也修炼)来看她,交流中也把我点醒,我们不能在此消极承受,应该“否定它们,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我们是大法弟子,无论在什么地方都要证实大法,都能证实大法。因此我就开始揭露邪恶的罪行、讲真相,不管「六一零」的人还是政府人员,还是同修家属,只要来人就给他讲,一时间在洗脑班里议论纷纷,真是震慑了邪恶。洗脑班头目为了掩盖其罪行,封锁消息,所以假意向我道歉,要求以后不准再提此事。这样使我们整体看到了揭露邪恶的重要。

为了早日回到证实法、救度众生中来,我开始查找自己的不足和执著,并开始绝食。在绝食中,它们以各种方式来动摇我,有人拿水果给我;有人趴在我的床上装出痛苦的样子,说他父母在60年代活活饿死在破庙里;甚至叫家人来劝说,这些都动不了我的心。还有一老年同修趁没人的时候,赶快给我倒了一杯水,说现在没有人看见,快喝点水。看到这些我很难过,师父说骗谁都是假的,骗自己才是真的,我们做什么并不是为了表面好看。后来十几个恶人摁着我给我灌食也灌不進去。

就在这天我迷迷糊糊躺在床上,看到师父在我面前,坐在莲花上,打着小手印,为我承受,身体被弄得黑乎乎的。看到这情景,我难过得哭了。师父我对不起您,因为我做得不好,让您为我承受。虽然我看不懂师父打手印讲的是什么,但我知道师父在鼓励我。“摔了跟头的爬起来继续走,师父不放弃你,你也不能够失去信心,机会还有,反正我要度成你,你还没有信心吗?”(《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可能师父看到当时我有轻生的念头,心里老觉着对不起师父)。

第二天,也就是绝食第七天,他们找来医生要给我插管灌食,我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不准以这种形式再来迫害我,并清除医生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医生马上说“她以前有胃病不能插管”。他们又叫他给我打吊瓶,我一直对着他发正念,他接着说“没用,她主要是缺饭”,说着就出去了。这时正好二哥(不修炼)来看我,一看到我这情景,马上要求放人,并警告洗脑班头目,你看你们把我妹妹弄成这样,以后她若有个三长两短,我决不放过你,你现在赶快把她放了。在二哥的强烈要求下,洗脑班头目亲自开车把我送到医院。从此我脱离魔窟,回到正法洪流中来。

三、正念正行劝三退

在这几年的讲真相、救度众生中,遇到过各种各样的人:有信的、有不信的;有支持的、也有反对的,甚至还有骂你的。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都要正确去对待。我不看对方是什么样的人,抱什么样的态度,就看我的心是不是善的,是不是真正为了救他(她)们。特别是师父要我们“广传九评”讲三退,我感到责任的重大,也感到事情的严肃,必须认真对待,所以在做的时候比较顺利,有时也碰到一些小麻烦、小的考验,比如有两次在集市上发《九评》和真相资料,碰上便衣警察,在师父的呵护下轻易化解。

还有一次,在马路上看到一个骑三轮车的在路边停着,我就上前寄给他一本《九评》,他接过后还向我要,我说你看一本就行了,这时他凶相毕露,窜到我跟前有抢了两本,嘴里一个劲的说着,我看你是想戴铐子。我就严厉的对他说“我看你还象个好人才给你的”。他一边抢书,一边给我戴铐子。这时我想起师父要我们发正念,我就赶紧念师父的正法口诀。刚念完,那人一下就跳到三轮车那边去,再也不吱声了。虽然过了这一关,但是我找到了自己的不足,没有按照师父讲的法去做好,我没有给他讲清真相,没有尽到救度众生的责任。

通过几次的教训,使我确确实实认识到学法的重要,真正体会到师父为什么要我们多学法、学好法的真正意义。还有就是要重视发正念,也是极其重要的,在后来的修炼过程中,特别是推《九评》、劝三退的过程中,我就抱有这一念:只要师父叫做的,谁都不配干扰。这样正念起来,做起事情来就比较顺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