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人心才能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在师父的呵护下,到今天,我已在大法中走过了风风雨雨的十个春秋。我感恩师尊并让我有机会走入大法修炼,我也一定要按照师尊的要求履行大法弟子的义务与责任:救度众生。

我从小身体就不好,疾病不断,上学时常常因病请假,所以学习跟不上。直到参加工作,建立了家庭还是如此。修炼后,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让我的心灵得到了净化,身体有了巨大的改变。一九九九年以前,和其他同修一样,我在和平的环境中幸福的修炼。我家是个学法点,每天都有很多同修到我家学法,这也使我提高的很快,回想那段日子真是让人留恋。

邪恶开始迫害之后,我们小组的人为了向世人讲真相,大家决定成立资料点。刚开始资料点很少,而需要资料的人却非常多,我们每天不停的做资料,但怎样努力也还是供不应求。大家都很着急,就都不停的工作,学法慢慢的少了,个人修炼跟不上了,对法的理解也不深,相应的正念也就不是很足了,很多人心出来了。

正当我们做的轰轰烈烈时,我突然产生了怕心,心想:我们做的这么轰轰烈烈,邪恶是不能放过我们的。这实际上已经在求了。没多长时间,果然被邪恶钻了空子,邪恶就来了。十几个恶警把我家洗劫一空,丈夫、孩子被抓走(我有两个儿子),我也被劳教,家里只剩下了小儿子。恶警几次去学校抓我小儿子,却在师父的保护下一直没有得逞,但恶警仍经常到家里骚扰。我的小儿子孤身在外,有家不能回,有学不能上,感觉就象天塌了一样。现在想想都是自己念不正,让邪恶钻了空子。我深深的体悟到师父所说:“不管你们修多好,今天,你们只要有常人心在,那就是魔所能利用的东西,自己不注意随时都可以被利用。”(《在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所以只有去掉人心,才能更好的救度众生,用人心做事,是很危险的。

从教养院回到家后,我很重视学法,有了以前学法少的惨痛教训,我把时间都尽量的用好,早上买完菜回家做家务时就背《洪吟》,利用一切时间学法,利用晚上休息时间和丈夫到几十里外的农村发资料。这期间也吃了不少苦。如,冬天农村的路很滑,坑坑洼洼的;夏天路很泥泞,一不小心就掉在坑里。有一次夜深人静,一片漆黑,我们开着的车不小心就掉沟里,越陷越深,我就在车后面推,丈夫不断地往前开,好长时间也推不上来,还弄得满身是泥,脚也陷在泥里拔不出来。于是我们求师父帮助我们,不一会儿一辆拖拉机朝我们开了过来,帮我们把车拖了上来。大半夜的,路上连一个人都没有,突然来了一辆拖拉机,我们知道师父就在我们身边。

另一个冬天的深夜,我们在回家的路上发现前面有一辆面包车坏了,两个人在推着往前走,我们就急刹车,没想到后面急驶过来一辆轿车把我们的车撞了。撞得很严重,我们的车又把前面的面包车撞上了,推车的人被撞倒在地,撞我们的轿车翻到了大沟里。我们下来查看,车一点儿都没坏,漆都没掉。显然又是师父在保护我们。

还有一次我们正在发资料,就听见警车呼啸而来,声音越来越近,我们就急忙往大道上开,因为没有什么路可走,眼看警车就追上我们了,我的心里不稳,接着怕心上来了,一个劲儿的回头看,心想发现我们了能不能追上啊。丈夫有些着急,但是他同时大声对我说:“别回头,快发正念!”我就发出一念:我们做的是最正的事,邪恶不配考验我们,我们什么都不应该怕!再回头,警车不见了。这再次证明,在证实法的过程中,一定要放下人心;只要正念强,什么危险都不存在。

邪恶无孔不入。前一段时间丈夫工作很忙,又要做证实法的事,不知不觉忽视了学法,接着就又出了很多人心,干事心、欢喜心都上来了。他心里还想:师父说我们了不起,救了那么多众生。欢喜心一起,一天他突然胃痛,大口大口的吐血,便血,一点东西都不能吃,喝水都得吐出来,晚上折腾的更厉害,痛得在床上滚来滚去,搞得我也精疲力尽。我们做的是最神圣的事,怎么被迫害的这么严重呢?一定是我们自己的问题。我们向内找,但也是马马虎虎的,这样拖了好长时间。有一天丈夫认真的学法,学着学着他哭了,他说他终于找到了自己的问题。瞬间他的身体就好了,肚子也饿了要吃东西了。

人与神的差别差之千里,放下人就是神,就是一瞬间。神会有病吗?我们也找到了另一颗心,就是“显示”。丈夫有时好在众人面前显示,经常和别人说:“你们看我身体多好,炼功十年了没吃过一粒药。”好象上了保险了。师父曾经说:“你为什么不想一想,为什么干扰你?为什么能够干扰得了你?是不是自己有什么执著?放不下的?为什么就不看看自己呢?真正原因是在自己这儿,它才能钻了空子!你不是有师父管吗?”(《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

师父也告诉过我们,“修炼功法的本身并不难,提高层次的本身并没有什么难的,就是人的心放不下,他才说是难的。”(《转法轮》)任何一颗人心不去都是危险的,都是前進路上的障碍,正念正行不是说说就行的,那是靠学法,在法上不断提高的结果,那是神念。

我对儿子们的情很重,总是担心他们,夏天一个晚上,我们都睡下了,突然大儿子打电话说弟弟撞车了,没说清楚就放下电话了。我被吓得心跳加快腿发软,急忙赶到现场。到后才知道原来是儿子的车把别人的车给撞翻了,两辆车都撞得很严重,都变形了,可是双方几个人都没有伤着。儿子带着护身符,师父一直在保护着他。我的人心又一次暴露出来。

师父的《向世间转轮》经文发表后,我就想从家人开始退,但是我的人心又上来了,总怕小儿子接受不了,我还告诉丈夫先不要和儿子说。丈夫是个急性子,儿子刚下班回来就说了,儿子当时气得大闹起来,说什么不活了,说你们没这个儿子了,你们就不想想后果是什么呀?儿子象发疯似的又撞墙,又要离家出走,我就抱着儿子,怕他跑出去已经半夜了,儿子把我甩在地上,就往出跑,我就往回拦,丈夫在另一个房间发正念。直到下半夜,折腾的都没有力气了,大家才停了下来。这时丈夫才过来和儿子耐心的讲,很祥和的心态,讲退党的利害关系。儿子开始思考,后来儿子也退了。儿子说,其实我不反对退党,就是担心共产党一旦知道了,这个恶魔什么坏事都干的出来的。

回过头来看看,其实当时是我对儿子有很重的人的情,没有把他当作一个普通的众生的去对待,去讲,这也是当初他那样不理智的发作的一个原因吧。

现在很多同修的家人都是出于担心而不敢退党,其实同修们可以很耐心的把他们当作众生中的一员来讲真相,只要去掉人的顾虑心,相信一定会让家人理解的。接下来就向我们的亲朋好友,还有一些不认识的人见面讲真相,讲三退。其实只要学好法,放下人心,用正念来证实法,一切都会做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