剖析自己的变异思维 归正一思一念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今天,我突破重重干扰,把自己近一年多来的修炼体会写出来,意在彻底曝光隐藏在思想深处的根本执著,同时也希望能给与我有相似经历的其他同修一个警戒和启悟。

自去年十月份以来,因公司的调整,业务暂告一段落,但基本工资照发。这就意味着我可以名正言顺的从繁忙的生意场中解脱出来,全身心的投入到修炼中来,有足够的时间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我心里明白:这是师父对我这个平时不够精進的弟子的慈悲安排,好让我把自己往日耽搁的时间补起来。想想自己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既没有工作上的任何压力,又没有生活上的担忧和家庭的干扰,这真是很多同修想都想不到的好环境,于是准备好好把握机会,把“学法修炼、发正念、讲真相”三件事摆在首位,告诫自己不能松懈,不能求安逸。

但事与愿违,接踵而来的竟是超乎我能忍受的强大思想业的干扰和迫害,让我一刻不得安宁,把我正常的思维打碎、分离、模糊。一整天(无论睡觉还是醒来)不好的思想、杂念象自来水一样不断涌现,好象这辈子所有的思想沉淀都被搅翻了一样,什么乱七八糟的、陈糠烂谷的、相关的不相关的事,都在脑子里翻江倒海,还不由分说的自动的涌出一番番感慨和见解,有时伴随着一幅幅画面。表面上显的很平静,脑子里面奔腾不息。一天到晚头昏、头沉、胀痛,象戴很厚的大帽子。拼命的学法背法,把它当作不是自己的,排也排不掉,压也压不住,一年来每天坚持发正念十次左右,效果不显,时轻时重。一天中思想好不容易拉回来,几秒钟不知不觉的又陷進去了,拉过来,扯过去,每时每刻都在这种想象的“非我”思维与真实的“我”的思想中挣扎着,大脑根本不听使唤,整天昏昏沉沉的,甚至感到身体四肢都较僵硬、不灵活。

时间一长,整天内心焦虑不安,惶惶不可终日,全然没有了先前的身心轻快、泰然自若的感觉,更没有了当初刚得法时身心美妙的体味。为此心里极度苦恼、无奈,甚至丧失信心,觉的自己学法背法炼功也不松懈,做资料讲真相也努力做着,发正念更是没得说了,怎么越修越差?离道越走越远?也不断向内找自己,总挖不出根源,反而为去这一执著而执著。

今天早上,一边起床梳洗,一边脑子里又如往日一样不由自主的盘旋着一个接一个的念头,突然我清醒的“看着”刚才出来的念头想:这明明不是我自己要想的,我也不想要它,为什么就止不住呢?我为什么要让它想呢?难道不这样想我就会死吗?顿时,心底掠过一阵颤抖!——我似乎醒悟,原来是我长期以来的变异思维方式导致了邪恶因素的控制,是寄生在这一思一念后面的强烈的名、利、情等各种执著心被它左右并不断补充能量,是自己不愿意彻底去掉的执著心在恐惧、在害怕离去!所以我这边怎么排呀、泄呀,也去不掉,其根本的原因是背后的那个东西在起作用。

表面上自己学法修炼很精進,其实内心一直固守着人的东西不放,实质上是想利用学大法给自己带来的身心健康,来更好的享受常人的安逸生活。虽然自己把名、利、情看的淡了,这也只是跟常人比,跟自己的过去比,但这决不是修炼人的标准,这跟大法弟子圆满的标准差的远呢。我也知道作为一个修炼人,现实中直接追求名、利、情是不对的,只好把这些隐藏在自己的思维的想象中:享受它,保护它,不肯舍弃。久而久之,便成了习惯,如今,它魔变成了我修炼道路中的一座大山,顽如花岗岩,并操控了我的大脑。我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注意到它,平时只是一味的否定它,排除它,其实只是内心回避它,惧怕它,不敢正视它,带着求心去学法、发正念以求思想清静。所以无论发正念学法,都不能从根本去掉,因为你从本质上还是不想真正的去掉它,你还想要它。

仔细剖析一下我的思维方式和习惯,我发现旧势力很早就在我的思想中安排了它要的一思一念和变异的思维习惯。

我从小是一个外表文静平淡,不善于在众人面前张扬自己的人,但内心却极其丰富复杂,喜欢想象、联想,由此及彼,一秒钟内能有几十个念头出来,能够同时做着一件事,脑子想着另一个连八竿子都打不上边的事,思想是飘移不定的。看起小说来,边看边想,能把故事中人和事加以构思成一幅幅画面,并为其或喜或悲、或笑或泣,把自己置身于想象中的一个个角色中,如醉如痴;把自己平时想做而不敢做的、想有而没有的都赋予自己的丰富的想象中,画面生动、丰富,象放电影一样,享受了现实生活中得不到的满足和快感。

当然,小时候的想象中大多透着人的善心、纯真和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无限渴望。但随着长大,压力增大,这种习惯严重的影响了我的正常思维。我从高二时就开始患有医学上称之为:偏头痛、神经衰弱、神经官能症。平时脑子没闲过,一遇到点事,这种胡思乱想就迅速将现实压力过度放大在脑子里回旋,自己又是个凡事认真、力求完美的人,结果导致严重的长期失眠多梦、紧张焦虑、头昏耳鸣,身心疲惫不堪。后来虽身为医生,但深知这种顽疾无良药可治,只能靠心理安抚,时好时坏,时轻时重。

直到九八年走入大法修炼中来,当时也是怀着无欲无求的心理,结果没多久,有一天不经意间突然发现自己的身心竟变的如此轻快,思维如此清新、单纯,就象全身心自上而下,从里到外,刚被“清洗”过一样,我欣喜无比,深知是学大法的神奇。从那时候起,我就决心一定要学下去,学法炼功修心性从不松懈。得法后不久,自己无意中转入商场,成了一名销售人员,尽管时时告诫自己不能随波逐流,但在生意场上的污流染垢中,也学会了:乖巧玲珑、表里不一、喜欢察言观色、揣摩别人心理,投其所好、阿谀奉承,遇事思前想后,滴水不漏。虽然在行为上知道克制,但思想上却放松了,正念不足,主意识不强,最后导致人的一面思想逐渐被各种邪念和不好的东西所替代。

随着业务成绩的突出,显示心、欢喜心、嫉妒心、争斗心、执著自我的心等执著心不断膨胀,很多心都已经形成自然了,在实际的生活工作中没有用修炼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也就是没有真正的做到实修!

做“三件事”陷入干事心、急躁心、执著时间、执著圆满之中。况且正法走到了最后,对大法弟子的修炼要求也越来越高,另外空间的邪恶虎视眈眈,因此,在旧势力给我安排的这种变异思维习惯中,更易被邪恶乘虚而入,并不断的利用、放大、加强了我的这些执著心,而这些执著心又反过来成了这种变异思维的催化剂,加强了这种黑色物质的能量,“人为的滋养了邪魔,使其钻了法的空子。”(《道法》)旧势力的最终的目地是要控制我真正的思想,让我在不知不觉中放弃自己的主意识,削弱我的意志和正念,把我拖下去,毁掉我。

这种思维还极易产生自心生魔,随心而化出一幕幕假相。当我有虚荣心爱面子、怕大会发言时,而想象中的画面是:自己时而慷慨激昂,时而侃侃而谈,台下座无虚席,掌声如雷;当我觉的自己外表不够美好时,想象中的我:言谈举止典雅大方,人人赞叹有气质、有风度;当我执著于自我,显示心、欢喜心强时,就演化出来:别人怎么夸我,不仅当面夸还背后传,不仅客户讲好,竞争对手也讲好,那可是真夸、真佩服!我口碑如何好:为人低调,业绩大,生意好,我一人能抵别人几个公司,别人越夸我态度越谦和;这行业内就我行,我怎么有本事,信息灵通,别人都没有我知道的多,能审时度势,凡事我都有独到的见解(脑子里还反复表演出来:每件事,我是怎么怎么看的具体情景)。结果这个公司请我去,那个老板也电话邀我,都是高薪的品牌大公司、外企,一时间应接不暇,飘飘然不知所以;但现实和想象中的差异又使我内心极度自卑,因为我深知自己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那么“强”,认为商场如战场,事事难料,强烈的虚荣心怕自己稍有闪失将有损于自身的声誉,因此又极力的维护表面谦虚。其实并不是真正的从心里舍去了名、利、情,反而使这些执著心更加隐蔽、圆滑。当我嫉妒心强时,看什么人都不如我,象手电筒一样,光照别人,不看自己。得知原来想请我去的公司现别人去了,明知其待遇比我好,心里不服气:哼,有什么了不起的,我是不愿去的,才会叫她,要不,哪有她的份儿?看同修做的比我好,就想:她还有这个执著心、那个执著心没去呢,随之而来的脑子里尽是翻出别人怎么怎么没我好的往事和自己设想的一幕幕。当我有怕心时,脑海里就翻腾着:觉的有人跟着我,老想回头看,万一有人,我怎么跑,要跑不掉,又怎么去说,要被抓到,我又怎么怎么去应对,是先绝食呢还是?

有一次,正这样想着呢,打开电脑,突然好象看到有个邪恶程序,心里一阵慌,随后即在一个软件的序号栏里,看到了“邪恶铺天盖地”的字样,删除再点开,仍然如此,吓的赶紧强行关上电脑。匆匆收拾资料,夺门而出,想象中恶警要立即来我家,刻不容缓,边跑边想:这以后还能不能回去呢?难道也要流离失所吗?这想都不敢想,只好在街上徘徊,丈夫还不停的打电话找我,又想:糟了,他准是跟邪恶一起害我。幸好后来找到同修,同修淡淡的一句:怕什么,什么事都没有!这一下又让我想起了师父的那句话:“怕什么,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的”(《精進要旨》)。于是放下了怕心,后来知道是一场虚惊。总而言之,脑子里整天反反复复过滤的都是这些东西。

我得法初期,大脑就被师父慈悲净化过,是自己不知道珍惜,放任自流。也不知道从哪天起,自己的大脑又慢慢混浊起来、沉重起来,刚开始,这种想象思想还是一天中时有发生,因没有及时发觉制止,愈演愈甚,最后发展到一天到晚,甚至睡觉都是在这类思维中浑浑噩噩度过,难以自已。

回首自己走过的弯路,向内找自己,修炼至今,我为什么到现在还会有这么强大的思想业和变异思维呢?除了旧势力的系统安排外,更重要的是自身的问题,原因有三:其一,没做到敬师敬法。学法不净心,难入心,为了学而学,为了背而背,为了去执著而学法,炼功注重自己身体和大脑的感受。修炼人离开了法,邪魔就会乘虚而入。其二,没有做到真正的向内找、修心性,没有严格要求自己,不能够真正的把握自己的一思一念。一旦出现不好的思想念头,没有立即截住,发正念铲除,而是顺着它想或听之任之,结果让这种邪灵附体占据了自己的思想,自己解决不了了,反过来又求师父。其实“就是因为自己的思想不正,才招来了不好的东西。”(《转法轮》)其三:放松了自己的主意识,正念不强。就象《转法轮》书上说的精神病人那样:“他自己老是迷迷糊糊,老是精神不起来。那个时候副意识、外来信息就要干扰他。各个空间层次那么多,各种信息都要干扰他。”现在时间宽松了、环境也好了,人也不知不觉的放松了,主意识弱了,你弱它就强,各种干扰就来了,并迅速膨胀,超过了人的一面思维,以致到后来难以自制。

面对这种困境,心里知道只有法能救我。刚开始学法看书时,眼前象蒙着一层光,晃晃荡荡的,发正念,努力的镇静自己、睁大眼睛,才能看清每个字。头重的根本就抬不起来,思想象背着一座山从一个字挪动到另一个字,有无数种念头夹杂在我思想里跟我拉扯着、僵持着,每天坚持发正念十几次以上。针对这根本不是属于我的思想业、变异的思维习惯和邪党文化,以力可劈山的念力全部铲除解体,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随着通读和背过两遍(只是边背边顺下来,不是完全合书背,慢慢的能成句,坚持下来,再成段)。渐渐的,主意识强了,明显的感到“我”的思维清楚了、升华了,与它区分开了,我已能识破它,并能够很快意识到它、随后发正念消除它,我每天都在心里反复的念着:主意识要强!

虽然至今思想还达不到修炼初期那样清静,学法炼功还时有干扰,但邪恶的影响已经对我不能起多大作用了。相信通过精進学法修炼,我一定能使自己发生脱胎换骨的变化,修出修炼人的内境,让我的每一思每一念发出去的都是真念、善念、正念。

在我正准备如何结束这篇文章时,总觉的还没有向内挖透,好象还没找到最终根源,其背后似乎还隐藏着更深更大的根本执著,师父也点化我还有漏(完好的浴缸底下清晰的漏出一汤水来给我看)。是啊,修炼了八年,属于跟头把式的那种人,但自二零零四年初以来,我努力精進着,但为什么总觉的越修越累、越学越差?思想中的魔性越来越大?总觉的自己与大法之间有着厚厚的间隔,内心始终有一种惶恐不安的感觉,全然没有那种坦荡自然的心态,更没有迷路的孩子找到了回家的喜悦感。

一段时间以来一种声音一直在问自己:这么苦,我为什么还要坚持修炼?是信师信法吗?有多信:百分之百的信?坚如磐石的信?刚得法的几年内,我觉的自己是坚信的,曾经面对邪悟们的歪理邪说,虽然悟不出更高的法理,但心里就是铁定的想:我决不放弃!我学到底!后来与其他同修和明慧网失去联系长达三年半,在无明的迷中跌跌撞撞的还是走过来了;也曾经在与色魔情魔的险恶交锋中,差点堕入深渊,但就是因内心深处尚存的坚信让我闯过来了。不记的有多少回,都是师父一次次的把“怕什么,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的”(《精進要旨》)这些话往我脑子里打,也正是内心对师对法的坚信不移才让我走到了今天。但恰恰就是在最近一、两年中,修炼的环境好了,认为自己也精進,跟上了正法進程了,却反而感觉到以往心中始终不渝的信念在动摇、在怀疑?特别是当思想业迫害严重时,我曾一度消沉过:觉的自己根本就不是来学法修炼的,非要撑那个劲干什么,做个新宇宙的新人也不错。

其实,自己内心深处一直不想也不敢深究的那就是:自己存在着对师对法的不坚信和怕吃苦的根本的执著(以前也曾经找过,但都是一触及就闪开了)。八年来,大法书没少看,“三件事”也在做,但只是勉强跟着外部正法修炼整体的大环境、大趋向在动,看到明慧网上或身边的同修这样做了,师父法上也讲明了,噢,自己也应该这样做,而不是自己从内心真正认识到了法、心性达到了而做的,甚至内心深处那个坚固的东西一点都没动。正如师父在《精進要旨》指出:“为兴而来,心必不坚,入世俗则必忘其本。如不固守其念,一生无得。”

从小,虽然跟着母亲去过寺庙敬香,但我对那些出家人都很同情惋惜,以为他(她)们肯定是家庭或个人不幸或悲观厌世而遁出家门,来寻找精神寄托以了此生。以后,在当今现代科学的“实证主义”的影响下,尤其自己是学西医的,对中医嗤之以鼻,加上受邪党的“无神论”的毒害较深,毒素渗透到了自己的微观思维,割裂了人与上天的联系,不信神佛、不信天国,不知道这宇宙还有法。思想变的极其固执、保守、狭隘,自命清高、还自以为是,认为天底下哪有这么大的好事?会真有佛从天上下来救度人?人能修成神?那只是神话传说吧,或是人们精神的寄托,对于另外空间、神佛、神通之类的事,从来没有多想,更没有往自己身上想,觉的跟自身无关。之所以要学法,只因为自己是学医的,知道生命脆弱,生死无常,况且通过学法修炼,自己切切实实亲身体会到了:大法让我对生活、对名利、对人生有了一种全新的看法和对待,并因此给我带来了身心健康、带来了年轻,故而把学法炼功当作是抚慰精神、保持身心愉快、安享生活的一个养身之道,把从法中悟出的一点低层次的法理当作做人的准则和人生的目标。故而看书悟不到法理,心中迷失了大方向,就使前行的道路愈走愈难。

除此外,自己还有一个深藏的执著就是:怕吃苦,求安逸。觉的即使有人成神,那也太难了,那要付出多大?何况大法弟子责任大,不仅要修自己还要救人,认为自己完成不了,暗地里埋怨:当初自己为什么要选择下来?在上面等着师父正完法该多好。一心只想索取,不想付出回报,只想利用学大法给自己带来的好处,不想肩负宇宙赋予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重任。

试想一下:这种生命,在神看来是宇宙中最坏的,又怎么可能会有福份留下来享受未来呢?全宇宙的生命,无论现在身处何层次,都要无条件的同化大法,都要完全按照师尊的选择去圆容大法,都要在正法中按照各自真实的心性标准从新摆放自己的位置。因为这就是正法!是未来新宇宙的选择!大法弟子,尤其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有幸与师父同在,有幸被师父选中来到这十恶毒世——助师正法,这是全宇宙生命中最大的自豪和荣耀,这是连无数众神都羡慕不已的、想当都当不上的全宇宙最响当当的第一称呼!而我却那么不悟、那么不知道珍惜。

正因为我对师对法的不坚信,看书不敬法,思想老“溜号”,用人心来看待超常的大法和佛法修炼,才使思想中邪念趁机蔓延;正因为我只想着如何去做人、做个好人(是想做个利用大法带来福份的人、生活安逸的人),根本就没有想过自己真的要当神——执著心去是去了些,那是为了自己身心愉快、心里想的开,是为了自己要做一个高尚脱俗的人,但不可能舍尽,所以脑子里整天盘算的还是常人中的问题,津津乐道的是常人的那点事。如果真的是一门心思只想着法,一门心思只想着如何向内找把自己修好,一门心思只想着怎样救度苦苦期盼着我的众生,哪有乱七八糟的思想存身之处?早就烟消云散了;也正因为我怕吃苦,懒惰、求安逸,故而发正念不强大,去执著心不彻底,学法炼功总是带着求心,故而使这些不好的东西一拖再拖,堆积如山。

带着这两个根本执著,使我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常常处于这么交替的情形:当不信的心理重些时,就放慢了脚步,执著于安逸轻松,并潜意识里想:万一不是真的,那我这辈子也没白活,我毕竟尝试过另一种轻松的活法(指通过学法炼功得到的身心健康);当相信的成份多点时,就赶紧全身心做“三件事”,与此无关的任何人任何事都觉的烦,视为干扰,觉的时间不够用了,自己缺的那么多项,于是顾此失彼,出现了严重的急躁心、干事心、执著于时间、执著于圆满的各种人心。忽冷忽热的,这哪还象一个大法弟子的表现呢。讲真相劝三退,自己都似是而非的,尽管讲的唇焦口干的,听的人往往说:这会是真的吗?我也知道共产党不好,但它真会倒吗?即使有那么一天,估计我们这代人等不到吧?有的干脆说:大概一百年以后吧。有的说:想那么多事干吗?这跟我没关系,管好我自己就行了,你说是吧?诸如此类的话,现在想想这完全都是自己这颗心理的翻版。

长久以来,我一直羡慕那些一得法就坚定的信师信法的同修,甚至是文化程度很低的老学员,我苦恼自己怎么就修不出同修那样的坚信?就修不到同修们那样精進?原来是我一直把这种似信非信的疑问当作是自己的思想,用人的思想去想高层次的东西,并竭力的想从常人的知识、常人的学问来衡量法、求证法,或用同修天目看到的另外空间的景象来说服自己。而不是通过从法中悟出法理来增强自己正信正念。殊不知,这是修炼中走入了天大的误区!

我明白了自己一直悟性这么差,迷在尘世中太久太深。但不管我是属于哪种来源,如今,我有幸得了法,幸遇师尊普度,我终于明白了是佛法修炼的真正涵义,懂的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慈悲伟大的师父再次把我从地狱里捞取,将我洗净、升华,给我以无上荣耀,使我能回到曾经离别的真正的纯金的家园。只要正法一天没结束,我就抓紧抓好一天的时机,勇猛精進!我坚信一定能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一定不让苦苦期盼得救的我世界里的众生失望!

不当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再次感谢师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