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唐红伟被反复关押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我的身心在大法修炼中得以净化。我感谢慈悲、伟大的恩师,给我指明了返本归真的回家之路。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开始疯狂的造谣和打压,我们单位的书记李桂香多次找我谈话,要求我写放弃修炼的“保证”,并让我交出大法书。在这种情况下,我开始给有关部门写信,反映大法的神奇和美好,大法给我个人、家庭和社会带来的好处。地方政府领导说是上边(中央)决定的,他们是执行上边的命令。于是我就在一九九九年十月二日进京上访,要求给大法平反,还师父清白。信访办的门前停满了全国各地驻京办的车辆和警察,一听说是为法轮功上访的,不容分说就抓人。我被佳木斯前进分局的一位五十多岁黄姓警察从北京押回,并非法判了我两年劳教。同时六一零刘衍向我们单位索要罚款五千元钱。前进公安分局向单位要一千八百元路费(实际我回家的路费是自己付的)。单位领导把这钱摊到分厂,分厂又扣发了职工的奖金。

在劳教所,天没亮就出工干活,挑红小豆,装车、卸车,晚上八、九点,有时十一、二点才让回监室睡觉。冬天在外面洗脸、洗衣服,一边洗水就一边结成冰。吃饭不让洗手,满手都是泥,吃的是鸡饲料(我们卸粮食时发现的),喝的是没有油的菜汤,连食堂做饭的煤都是我们背的。在劳教所里不让学法炼功,两犯人监视一个大法弟子,如果谁要炼功就给监视的犯人加期。睡觉时让犯人将我们大法弟子隔开,彼此不许接触、不许说话,后来大法学员坚持炼功,恶警对炼功的学员罚站或跑圈,后来炼功打坐时就将腿强行搬下来,用电棍电,我曾被姓徐的男恶警罚坐水泥地六个小时,有一位外地学员被他踢倒在地,用电棍电,最后电棍都打碎了,电池飞了一地。劳教所的恶警还经常搜身,穆振娟将我身上两本《转法轮》都搜走了。

有一次我们以绝食、不干活抵制迫害,被恶警野蛮的插鼻管灌食,不让插就打,我被灌的鼻子流血。后来,让那些神志不清的所谓“转化”了的人给我们洗脑,并办“转化班”,天天放攻击大法的录音、录象,念所谓“转化书”。

由于长期学不着法,在迫害中我被邪恶者逼迫邪悟了,给大法带来损失,给自己带来了极大的痛苦。十四个月后,我提前回家。回去后,单位已将我开除工职,六一零还要求我去“转化”别人,南岗派出所和居委会还经常到家骚扰,要求写不炼的“保证”,并非法抄家。我丈夫为我提心吊胆并让我放弃修炼,我不肯,他就天天喝酒,打我,骂我,弄的家里不得安宁。

通过学法,我逐渐认识到自己被邪恶迫害和利用。我在网上和向劳教所写了“严正声明”:过去自己所说、所写的一切“保证”和一切不利大法的事全部作废。后来,我又一次进京上访要求恢复工作。二零零一年九月我回到单位上班。

二零零二年四月的一天,我在家正准备吃晚饭,南岗派出所来了一帮恶警,把我强行抓走,我丈夫生气打了我两耳光,我顿时听不清声音。他们强行往车上带我,要送看守所,我不上车,并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说我骂人,强行给我戴上手铐,连推带拽弄上车,送到看守所。

我给他们讲真相,派出所的恶警让看守所的恶警给我“吃小灶”。第二天,我正在发正念,一位姓黄的大夫喊:“谁叫唐红伟,炼功的?”于是他们打开牢门让我出来。我刚迈出房门,一个男犯人劈头盖脸一顿拳头向我打来,我不知怎么回事,嘴被打出血,头发也散了,那个姓黄的大夫叨咕着“我叫你嘴硬”。我喊“警察打人了!”无人理睬。姓黄的命令那个男犯人把我拽到小屋,把我用脚镣吊在过廊中间“飞着”。我善意的对那个打我的犯人说:“我们炼法轮功做好人,你为什么打我?”那个犯人说:“我是坏人。”后来,他被我的善和正义打动,要求把我放下来。十八天后,我被放回了家,看守所向家人要了450元的伙食费。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七日,我正在单位上班,南岗派出所恶警到单位和书记李桂香又让我写“保证”。我不写,他们把我带到派出所,并到我家抄走一本《转法轮》和一些明慧资料,这次又判我两年劳教。十一月二日送劳教所。第二天李秀锦一伙让我写“三书”,我不写,他们就给我上大背铐,把我铐在水泥地的铁床上,我疼痛难忍,铁铐勒进肉里,鲜血直流。在无法忍受的情况下,我又做了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事,违心的写了“三书”。我总觉得对不起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四月,我开始绝食、绝水,身体出现极度衰弱,瘦得皮包骨,肾功能衰竭,被送进中心医院。在住院期间,恶警二十四小时监视。

恶警王秀荣跟大队说了我绝食的事,劳教所的头头大发雷霆,听说大队长把我告到了哈尔滨,并扬言谁走也不能让唐红伟走。我弟弟想帮我办保外就医,劳教所层层阻拦,在我生活不能自理的情况下,恶警何强带一伙女恶警强行把我从医院抬回去继续迫害。

我弟弟为了给我办保外就医,多次找劳教所领导吃饭、送礼,加上住院费共花了一万多元。终于在二零零四年过年前几天,我保外就医回家了。我身体恢复正常后去单位上班,领导陈铁民让我找李书记,李书记说我被开除了(没有任何手续)。我跟她讲真相,她不但不听还要报警。我为了生活只得到外面打工。

我这个按照真、善、忍修炼的好人,受到了共产邪党多次方方面面的迫害,我没有错,大法没有错,我的师父更没有错。自古以来,迫害善的永远都是邪恶的。我相信共产邪党灭亡的日子不会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