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旬老人正在重庆西山坪劳教所遭严重摧残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重庆市江北区郭家沱地区六十三岁的大法学员白天时,在西山坪劳教所第七大队二中队遭到严重摧残,有二十多天瘫痪在床,二、三个月行动不能自如,满口牙也所剩无几。

白天时,男,六十三岁,从部队转业到重庆江北望江厂。因修炼法轮功一年,被单位无理开除。曾经被重庆市公安局江北区分局送西山坪劳教所非法劳教一次,零五年八月份因送真相传单又被江北区分局送西山坪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

零五年十一月份在西山坪七大队一中队所谓的“整训”结束后,白天时被转到七大队二中队严管三组继续遭受迫害。在舍房吸毒犯“帮教”每次想让他妥协时,白天时都回答一句“没门”。零六年二月十五日,犯人头、吸毒犯付亚强(人称“毒手强”)叫人关上牢房门后,逼向白天时:“你写不写三书?”白说:“不写。”几个吸毒者立刻围了过来,两人抬脚,两人抓手将白天时抬到床头,两脚分开捆在床当头的横条上,臀部坐在矮凳上,双脚和臀部中间成了空心的。付亚强叫道:“不写老子今天要你尝尝坐‘土飞机’的味道。”付亚强和苟长华俩恶人各按住白天时的双膝关节处,用力往下压。下午两点,恶人更加疯狂,恶徒黄小东拿来钢针在白天时脚上、手背上猛刺,迫害一直持续到下午六点钟。

零六年三月,七大队二中队中队长雷科金(音)指示“帮教”强行转化白天时,这以后的二十几天里,以“帮教”范栓栓为首对白天时施用了多种酷刑迫害。强制白天时“正座”:腰要挺直,双手放双膝,双膝中间放一张纸,夹紧,如果纸掉了,迫害马上升级,拳打脚踢或延长“正座”时间。白天时被经常这样强制一坐就是半天。

一天午休两小时里,所谓的“帮教”强迫白天时“站扣”:人站立,九十度弯腰,双手抱头。白天时被折磨的昏过去两次也不停。劳教所警察的“帮凶”强迫白天时坐“老虎凳”,“帮教”把白天时的双腿使劲往高处提,痛得白天时满头大汗。

又有一天“帮教”把白天时打倒后,按下头,硬塞进单人双层铁床下面,白天时本身个子高大,有近一米八高的个子,被强行塞入单人双层铁床下面人体都变形了,“帮教”范栓栓还坐在铁床上(白天时头上位置)狞笑!

白天时遭受了二十几天的摧残,目光呆滞,双脚不能站立,有二十多天象瘫痪病人一样在床上度过。

白天时双脚刚能下地,恶警就把他转到了普管组迫害。经过连续迫害的白天时,二、三个月行动不能自如,走路需要扶着墙才行。一次“帮教”强迫白天时写所谓“思想汇报”,被“帮教”江曾(音)狠狠的打了五个耳光。

重庆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大队长田鑫,二中队队长雷科金等恶警对伍群、陈昌均、亢宏等未“转化”的大法弟子从精神上、肉体上、生活上进行极其残酷的迫害。长期不准他们出小间,由里面的犯人进行二十四小时监控。恶警天天叫他们写所谓的心得体会,不写就叫犯人对他们进行肉身迫害,又打又骂。还不准家人接见,家人上的钱也不准他们本人用,而是其他人用了。一天给很少一点吃的,吃的东西只能是维持生命。这些大法弟子被迫害得很虚弱。

重庆市西山坪劳动教养管理所: 地址:重庆北碚,邮编400700。
电话:(023)023-89090017,023-89090080
1、所务咨询电话:89090015
2、监督举报电话:89090017(星期一至星期五),89090030(晚上、周末及节假日)
恶徒:
雷科金(音):男,三十岁左右,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北碚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二中队中队长。
范栓栓:男,三十五岁左右,重庆市渝中区人,恶贯满盈的吸毒劳教人员。迫害大法弟子的打手。北碚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二中队严管二组组长。
付亚强:男,三十岁左右。重庆市长寿区人,恶贯满盈的吸毒劳教人员。迫害大法弟子的打手。北碚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二中队严管三组组长。
江曾(音):男,三十岁左右。吸毒劳教人员,北碚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二中队,普管七组组长。

重庆市劳动教养工作管理局:(023)67086185、67871831
1、所务咨询电话:67528804
2、监督举报电话:67528825(星期一至星期五白天)
67528804(晚上、周末及节假日)

重庆市司法局
地址:重庆市江北区桥北村274号,邮编:400020,传真:67864200
办公室 (023)67864000、67855354
重庆市司法厅办公室主任:(023)67761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