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样走上大法修炼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六日】九六年夏天的一个下午,一位四十多岁的小伙子跟我说,今天早晨抱轮时,真象抱了一个铁圈圈一样,手拿不下来了。我问他什么轮:他说我炼法轮功。我问他在哪里炼,他说在公园里,我问他单位里有没有炼的,他说公园里场好。我求小伙子帮我买一套书,他答应了,过几天小伙子告诉我《光明日报》批评了,书现在买不到,这事也就这样搁下了。

当年十二月的一天,小伙子告诉我书买到了。书还没有看完我就决定炼功。我并没想到要治病。《转法轮》第二页上有句话对我影响很大,书上这么写的:“人在常人社会中,你争我夺,尔虞我诈,为了个人的这点利益,去伤害别人,这些心都得放下。”这是现在人的真实写照,使我走上了修炼的路。

我的一生很苦,坎坎坷坷,磕磕碰碰活的很累,一身的病,但对自己的病不很重视,甚至希望早死(没学法之前的心态)。修炼后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是返本归真,跟师父回家。

九月的一天,我到公园里找到了炼功点,就这样天天炼功、学法,走上了大法修炼之路。炼功一个星期左右,我的眩晕症复发,因早晚都到炼功点炼功,早起的很早,下午我都要睡一觉,下午五点多起不来了,天旋地转(也叫美尼尔综合症),不能动,不能睁眼,站不稳、吐、难受,一动就吐的不止。因炼功才几天,还不懂得求师父,一急完全无意识的叫了一声师父,我说:师父,我要去炼功。真神,头不眩晕了,只是头顶还有点发胀,起来了,而且是骑自行车去炼功点的。没过多久肠炎病又发了(当时还没明白是净化内脏),炼功不拉,回家就没完没了的拉,整整拉了两天。吃了半瓶泻症停也不管用(常人时吃一次就管用),后来看书才知道是净化内脏、消业。

炼功这年我整整六十岁,炼功不到一个月就来例假了,接连四个月按时来,后来不来了。我以为师父不管我了,因为学法不深没记住,后来看书才知道,经血之气是用来修命的,够用就可以了。

其实好多种病,不知不觉好了,比如肩周炎、风湿、胃、心脏、低血糖等等……炼功后什么时候好的我都不知道。而且我原来脾气很坏,有时生气急得心发疼,炼功后因心都在修炼上,而且明白了人间的一些不平事都是因缘促成的,心也放宽了,这些脾气什么时候没有了,也不知道,没脾气了,不是强为而是自然而然平和了。什么时候达到这种状态我自己也不知道。我想是师父给弟子把这些坏的物质去掉了。是师父救了弟子,在常人中很多不明白的事渐渐明白了。

九九年七二零后我才慢慢认识到修炼的严肃。七二零前只知道炼功,学法也是浮于表面,不精進。后来邪恶迫害时才显得那么差劲。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二十一日晚在同修家看芝加哥师父讲法,有辅导员来说,我们被打成非法组织,明天(二十二日)不准炼功。当时不知道怎么办,只想到把大法书藏起来。第二天早晨还是去了炼功点炼功,下午五点多又去炼功点,点上一人也没有,只好回家看电视,新闻联播,天天看,对师父的造谣一看就是假的。但我悟性太差,仍然天天看中央电视台假新闻,虽然天天仍然炼功,但病态出现了(有的同修根本不看造假新闻),高烧三十九度六,很难受。开始我不管它,但接连十二天高烧不退,我想如果我死了,很可能恶人会栽赃到师父身上,想想第二天决定到医院去看看吧。

后来仍然天天炼功学法,时间长了总觉的不是滋味,空空的,总觉的缺点什么,开始找同修,看到了大法资料,江罗集团对大法、对师父栽赃陷害,慢慢明白了修炼的不容易,决心修下去,随师走正法之路,走到了了今天。虽然走的歪歪倒倒,有师父、正神的护法走过来了。

七二零后很多同修去北京证实法,而我因悟性太差,没能走出来。九九年底有同修问我去不去北京。四九年时我已十二岁,所有的整人运动我都看到了,冤枉、整死了多少好人,恶党的专横不讲理障碍我很大。

二零零零年有从北京回来的同修一起交流,听了后我坐不住了,我想为什么我不走出去呢?想要去北京,下午这样想,真神了,晚上有人来找我做伴去北京。第二天我就买票去了北京。当时去的人很少,不知道怎么做,做的很差劲,但怕心我是放下了的,只是悟性差,配合了邪恶,问什么答什么。

从北京回来后,仍是学法炼功,其它的啥也不做,到了二零零一年,有同修说拿点真相资料去发吧,我说我怕,他说你被魔控制了,我说那你给我六份吧。六份资料一会儿发完了,回去要没有了。从那以后开始发资料,走了两个大商场,偷偷的各放了一份离开了。二零零一年四月份发正念通知下来了,我天天发正念,慢慢的发真相资料做的好一点了,但是只能往小商店和住户的报箱里放,后来发真相光碟也是往报箱里放。发现有人把光碟丢掉,我觉的太可惜,就试着问人要不要真相光碟,慢慢发现有人愿意要,就这样全直接发到有缘人手里了。

《九评共产党》书出来后,开始也是往报箱放,后来我想要是人家不想看多可惜,所以后来也试着问:大爷、大姐或小伙子等等,就这样问有愿意要的,有想要不敢要的,有人要问什么内容,老点的我告诉他历次整人运动的真相,年轻的我问他六四知道吗,或者你自己回家看,我看过了一切都是真实的。也有时碰到很邪恶的人,他歇斯底里的生气、大叫,碰着这样的人,我也不生气,也不怕,想不起怕,我照做我该做的事。九评出来后我一直是这样做的,大街上、马路上发,小街小巷、河边、人多、人少的地方,我都去发。当然要注意环境,碰到比较邪的人,不惊不怕,正念抑制住他。这样一个多小时能发出十到十六本。也有不顺利的时候,最少一小时也能发六本以上,一小时发十到十二本是经常的事。这样做不会浪费资料。

我出去发九评头一天,就开始发正念清除我所到之处另外空间里的黑手烂鬼、邪恶生命、邪恶因素,让所到之处人间参与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人看不到我,所有進入我空间场的众生,问到要不要九评的众生,首先清除他思想中一切不正的因素,只准他有正念,清除他空间场的黑手烂鬼和邪恶因素。就这样在师父的保护下,这一年做的比较顺利。每次出去前求师父加持,出去后就什么也不想,只一心找有缘人和不停的发正念。当然这一年多什么都能碰到,真是形形色色,有特别想要的,有想要不敢要的,有国家的老干部,有老兵,有人大代表,也有迫害大法弟子一类的人,有点头脑的都要了。二零零四年春节期间,一位骑自行车的小伙子。我说小伙子送你一个法轮功的真相碟要不要?他说我家VCD坏了,我说修一下不就好了吗?他要了。当时我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很想让他快点离开,他不但不骑快反倒骑的很慢,我想好象在等我,我干脆跟上他,和他谈了很久,我想老这样不行呀,我说你慢慢走吧,我拐弯了,小伙子说太婆你注意点,国安在管你们的事。我当时没反应过来,后来回家想起这事,很可能他就是这类人,但他是有头脑的人。

二零零五年那天我出去发九评,碰到这样一位小伙子,骑辆自行车买菜,筐里放有菜,和我对面过来,我说小伙子送你本书要不要?他问我什么书,我说《九评共产党》,他声音很大,现在你还敢发这样的书。当时我很平静,我说我在救人,你要不要嘛?他声音一下低了下来,要!我放了一本九评在他自行车筐里,他头也没有回走了。

回家想起这件事,怎么没害怕呢?因为出去整个心都在发九评救人上,忘了怕。师父说过你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当然我不是在表扬自己,只是这件事做的顺一点,其实讲真相我做的非常差劲,我不善言谈。自己修的很不精進。

不妥之处请同修指出,共同走好正法修炼之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