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各种环境中面对各种人讲清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七日】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应该做好三件事:学法、发正念、讲清真相。这三件事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只有学好法,正念强,才能把讲清真相的事做好。因为我们肩负着特殊的神圣使命,不仅要修好自己,还要救度众生,让他们真正的明白法轮大法好。

一.排除干扰 向丈夫讲清真相

用尽世间所有的语言,都表达不了我对师尊慈悲救度的感恩!是师尊救度了我,解救了我的家庭。没有修炼前的我,对名利情都非常执著。常人把它看的很重很正常,那时的我还认为这一切是应该追求、应该得到的东西。修大法后,我才逐渐的把它们看淡并放弃。

在我的修炼过程中,我过的最大的关是情关,但其中也夹带着名,还离不开利。几年前,丈夫有了外遇。那时的我修大法已有三年多了,对此我虽然没有发生常人的不理智行为,但心里还放不下,思想上总有干扰:这毕竟发生在自己丈夫身上,太不道德了,不仅影响别人的家庭,也影响我的名声。开始我想离婚,不愿跟这样的人在一起生活,总觉的自己太委屈了。我找同修切磋,同修不赞成我离婚,并建议我多学法。通过学法,我开始向内找,悟到这也许是我以前欠人家的,被旧势力利用来干扰我修炼及做好正法时期的三件事,因此在加强学法的同时,我也很重视发正念铲除魔的干扰。最后我发出一念:我是大法弟子,我挽救不了他,谁能挽救他!如果放纵下去,说不定他以后会变的更恶劣,甚至被淘汰。我威严的对他说:“我是大法弟子,慈悲于人,离婚不离婚你自己选择,不过你要跟我在一起,就得规规矩矩做人。”

丈夫与我在一起的时间是最多的。我学法、发正念,做讲清真相的事他也知道一些,大法在无形中归正了他,他已走到正道上来了,还算的上是常人中的好人,不仅早已发表了退党退团退队声明,而且能真正认识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作为一个常人来说,还有什么比这福份更大、更重要的呢?回想以前他受邪党的毒害,一听说法轮功就气冲冲,我只要一开口讲真相,他就故意加大电视机的音量干扰,发正念时,他曾经砸窗子并把床掀翻,阻止我发正念,但通过我时时处处的用大法弟子的标准来要求自己,他也体会到了大法的纯正。现在他虽然还未得法修炼,但却经常帮我创造学法、发正念的环境。

二.重视给亲戚朋友讲真相

我不仅经常给我熟悉的亲朋好友讲真相,对丈夫的同学、同乡、亲戚讲真相也很重视。这次十月一日休长假。他的一个农村远房侄女结婚。以前经常看到《明慧周刊》上同修交流的如何在农村向世人讲真相,我想我更应该利用好这个机会救度有缘人。凌晨,我起的很早,炼完了五套功法,做了一些准备工作。丈夫起床后问我做什么,我直接告诉他:跟你一起回老家讲真相。开始他不同意,对恶党有恐惧心理。我一边发正念铲除他身后邪党文化对他的束缚,一边认真的告诉他:“他们都是我的有缘人,我应该向他们讲清真相,从而让他们得到救度,你只能配合我。”

上车后,我不停的发正念,默念正法口诀。快下车时,我一边给车上的人发真相资料,一边对他们讲:“我们同车是缘份,请你们珍惜!”有的人说这是法轮功的资料,但满车人没有一个不接受的。

在宴席上,我一直寻找着机会,如何让他们能了解、接受大法,正好有一块肉糕掉到桌子上了没人管它,我就夹起来吃了,然后利用向他们敬酒的机会对他们说:“我不喝酒,你们随意喝,我们今天能在一起是缘份。我刚刚把掉到桌上的肉糕夹着吃了,也许你们觉的我寒酸。可是你们还不知道,我们师父在国内传法时,那时刚得法的学员很多。有一次在一家餐馆吃饭,有些学员的饭没吃完剩在碗里就走了。后来,我们师父来看见了,问旁边的学员,这是不是我们学员剩的饭,学员回答是的。师父把一个个碗里的剩饭倒在一起全部都吃了。我们有些大人连自己小孩的剩饭都不吃,你们看我们的师父是多么的慈悲,他真是比我们自己还要珍惜我们自己!我从他们的神情、动作中看到他们非常的敬佩我们的师父。然后我直接告诉他们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可是这么好的大法、这么好的师父却遭到诬蔑和诽谤,随后我就详细的讲大法的真相。在我们一个房间的另一桌人也望着我,那时我只有一念:要用慈悲救度他们,让他们也能听到大法的真相。只要我们正念强,想着救度众生,师父总会给我们安排的。

三.向信仰宗教的人讲真相 圆容大法

我们这经常有出家人来化缘,送佛像、送请帖、送护身符的等等。刚修炼不久,一次,有一位出家人来我家敲门,我一看是出家人就不愿意接触她,说:“我是修炼法轮功的。”随即把门关上了。门一关上我就觉的不对:师父教我们要做好人,做事为别人着想,我这样做是好人吗?为别人着想了吗?还好意思说自己是炼法轮功的,真是败坏了大法的名声,越想越不是滋味,真是愧对师父、愧对大法啊!我默默的告诉自己:这次没做好,下次要做好,要珍惜师父给我的每一次机会。

我婆婆去世时是按佛教的规矩办理丧事的。婆婆炼过一段时间的法轮功,但修炼不久后迫害就开始了。婆婆以前曾挨过整,深知共产党的邪恶,因此怕心很重,在承受不了压力的情况下就开始念阿弥陀佛。婆婆去世前后有三十多人来助念,两天两夜没间断的念阿弥陀佛。这些人中有出家的、也有俗家的,但不论是出家的还是俗家的,我都把他们当常人看待,都是我应该讲清真相的对象。他们来助念也不吃饭,吃饭就给钱,喝水也很少,有的还自己带水。我就从他们这点做的好为切入点开始讲大法的真相。他们中有的说:“法轮功好,那为什么政府不让炼?……我平静祥和的对他们说:“政府说的不一定是对的,你们看文化大革命刘少奇被迫害致死,后来平反昭雪;朱××被打成右派,最后成了总理;再说政府搞破除迷信,破四旧立四新,不是到寺院里砸庙、毁佛像吗?…… 我们师父说过:“释迦牟尼讲,到末法时期,寺院中的僧人都很难自度,何况居士,更没有人管了。别看你拜了师了,那个所谓的师也是个修炼的人,他不实修也白搭,不修这颗心,谁都上不去。”(《转法轮》)你们要想真修就应该修炼法轮大法……”虽然他们因各种顾虑心还未修大法,但他们都知道了法轮功是好功法,是被迫害的。

三月份的一天中午,有人敲门,开门见是两位出家人,她们双手合十念阿弥陀佛。我把她们请到家中坐下,并下面条给她们吃,她们吃面条时我就给她们讲真相,也谈了目前佛教中存在的一些状况。她们知道法轮功是好功法,也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她们中的一位告诉我,说我四五月份有一难。我说没关系,我们有师父有大法,有点魔难算不了什么,吃苦当成乐,同时我从心里否定它,彻底铲除旧势力、黑手烂鬼、共产邪灵的干扰。她们走时说要把法轮功的真相告诉她们的亲朋好友。

四.在复杂的环境中放下自我 证实大法

十月七日是休假的最后一天,列车上挤的水泄不通,我只买到了站票,从上午十点要站到晚上八点才下车。我旁边的一排椅子上的三个人挤出一个空位子让我坐下。我想他们可不是一般人,是来了解真相、听闻佛法的。坐下后,我除了每个整点发正念外,其它时间有时默读《转法轮》,有时也发正念。晚上六点我同全世界大法弟子一起正在发正念铲除邪恶,正碰上列车员一行好几人在我周围检查车票,我正念排除一切干扰,依然闭目发正念,不被周围的一切所带动,最后周围所有的人的票都查了,唯独没问我。旁边的人感到很奇怪,问为什么不查我的票。我说我是大法弟子,一看就是好人,怎么会不买票上车呢?

我见有位妇女不爱吃面条,就买了一盒八宝粥,连同我没吃的快餐面、水果一起送给他们,并诚恳的说:“谢谢你们对我的帮助,不然这十个小时站着可够难受的。我们师父教我们做事要为别人着想,法轮功是很好的功法,请你们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我周围的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开了,有的说:“法轮功有什么好?天安门自焚多悲惨。”有的说:“法轮功与美国、台湾联系很紧。”……说的都是电视上讲的那一套。而这时,坐在我对面的一个男乘客用手机与列车员联系,说这里有炼法轮功的人……

我用慈悲祥和的眼睛看着他,一边告诉他们:“法轮功能使人身心健康,道德高尚,天安门自焚完全是政府导演的一曲闹剧,并提出种种疑点让他们思考:人的面部、身体都烧了,可夹在腿里的塑料汽油瓶怎么还是好的;小女孩气管割开了还能唱歌;天安门自焚是突发事件,这些远、中、近的镜头是怎么拍摄到的;警察怎么会带那么多的灭火器……一个有思想的人仔细想想,就会明白是怎么回事。另外我们也不要仇视美国和台湾,那里也有很多好人。就说美国,当年日本侵略中国,多亏了美国帮助打败了日本……”刚才与列车员联系的那个男乘客说:“你说的有道理,我很尊重你!……”我说有理走遍天下,我从你的眼睛可以看的出来,也看到了周围人的道德良知的回升。我到站了,该走了。”

我正起身要走,在我后面三四排的两个小伙子泡方便面回来,正堵在我座位前面的两排动不了。他们说一点也走不动。我一起来,转身就走动了,我说你看这不是走动了吗?他俩异口同声的说:“这是你发的功。”我不置可否的笑着说:“你们的悟性真好!”我深知这是师父对周围人的点化,同时也在鼓励我。

上星期天,参加了两天体力劳动,身体不太灵活,全身不舒服。在坐公共汽车回家的途中,遇到两位老人,我一直没给他们让座,失去了讲清真相的机会,下车后身体更不舒服。我悟到是自己没做好:一是自己在关键时刻不能真正放下自己为别人着想,二是失去了在公共汽车上让那么多人了解大法真相的机会。今后再不能放松自己了。

我感觉到讲清真相与学好法、发正念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在讲清真相时也是净化自己、修炼自己的过程。每次给别人讲真相时,我总能找到自己的不足,或是在某些方面讲的还不到位。而这又与学法还不扎实、正念不强有关。在今后的修炼中,我要注重多学法,高密度的集中精力发正念,把讲清真相的事做的更好,做一名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坚修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