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修炼中成长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八日】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我今天发言的题目是“在大法修炼中成长?。

我是九六年有幸得法的,当时刚来美国不久,一次在中国城看到法轮功免费义务教功的广告,就联系去那位学员的家里了解情况,我们全家包括我先生及我的父母都去了,一進他的家里就看到墙上挂的“真、善、忍”三个字,当时感觉一股热流涌進心里。我暗想:“真、善、忍”这三个字太好了,做人就应该按“真、善、忍”去做,看来法轮功讲“真、善、忍”,一定是好的,错不了,于是买了《中国法轮功(修订本)》和《转法轮》。在现场那位学员教我们盘腿打坐,我一上来便可以双盘,他就不断鼓励我一定要修炼法轮功。

回到家里我们都迫不及待抢着读《转法轮》和《中国法轮功(修订本)》,下班吃完饭后我和先生就各拿起一本来读。因为那时我们还没有小孩,以前晚上没事可做,经常四口人在一起打扑克、打麻将玩(因为我的父母很爱玩,我和先生就陪他们)。自从得到大法书,晚上家里静静的都在看书。后来那位学员又送来师父的济南讲法九讲录像带,晚上下班每天看一讲,我们越听越爱听,真是洗心革面,从未听过的这些道理,而且师父在九讲中由浅入深,将我们引到修炼的路。从此以后,我们决定开始修炼法轮功。大概过了两个月,我们便联系当地的学员去参加集体学法和集体炼功,每天感觉既充实又幸福。

又过了两三个月,听说师父要来美国休斯顿传法,我们都高兴极了,可以见到师父了。于是大家开始组织租车,欢天喜地的来到休斯顿参加法会,当时还没有法会的概念。得法的初期,多是感性认识,觉的这个功法很好很正,见到师父感觉像见到了久别的亲人,心里说不出来的快乐,真是“寻师几多年,一朝亲得见,得法往回修,圆满随师还。”(《缘归圣果》)休斯顿法会后,又继续聆听了师父在纽约及旧金山的讲法,那段日子是我一生中最幸福快乐的时光。

后来我们分别在九七年和九九年有了两个女儿,有了孩子后我们的生活便忙碌不堪,常常是手忙脚乱,我们的很大精力被放在孩子身上,还有工作,越来越无暇顾及修炼。因为我当时不会开车,只有靠先生,他忙的不想去参加集体学法和炼功,我也没办法。我的内心很着急,但因为自己也有惰性,于是便安慰自己等忙过这段再好好修炼。没想到风云突变,中共开始在九九年大肆打压法轮功,电视里天天都在攻击师父,攻击大法,我的心里难过极了。在铺天盖地的揭批声中,我不得不冷静思考,为什么舆论导向突然全变了,师父到底怎样?大法到底好不好?于是回忆往日见到师父的情景以及学过的所有师父讲的法,我坚定的得出答案:“师父是最正的,最伟大的!法轮大法是正法!”

苦于不会开车,而且从小到大都很顺利,没吃过苦,一直在父母的呵护哥哥姐姐的关爱下长大,尽管不算娇生惯养,但依赖心很强,自立能力很差,做事极慢,也不太会操持家务。所以两个孩子的负担压的我喘不过气,就更别提去学开车和走出去证实法了。

那段时间感觉自己整个跟法脱离了,但心里并没有放弃修炼,直到二零零一年工作的关系我们搬到了另一个城市,走之前我暗暗的把要去的城市联系人的名字及电话记了下来。到了之后,硬拽着先生带我去那位辅导员的家里,这样我们便联系上了。这期间我也开始硬着头皮学开车,为的是能够走出去,容入正法洪流中,没想到魔难也接踵而来。自打压后,由于没有坚实的个人修炼的基础,先生由以前的一起修炼,变的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看到我逐渐要独立开始走出去,便横加干涉,坚决反对,甚至走到大法的反面。记得第一次出去参加证实法活动是二零零一年的在华盛顿DC中美人权对话。我悟到这次走出去参加证实法活动,就如同国内的大法弟子去天安门请愿。但当我跟先生说我决定去DC参加活动并已订了机票,他大为震怒,大发雷霆。因为我以前从未自己单独出过门,总是跟着先生走。那次自己心里十分坚定,于是先生开始用离婚威胁我,当时我是很不善言辞的,就想回避不愿意跟他谈,其实是自己在法理上并没有很深的认识,只知道应该走出去,容入正法中。先生硬缠着跟我理论,耗了一宿,第二天早晨,我急了,找出护照和结婚证书斩钉截铁的对他说:“走吧,咱们办手续去吧。”于是开门就要走,吓的他马上堵在门口,强硬的态度没了,软下口气说:“咱们再商量商量。”后来我顺利的参加了那次活动,证实法中迈出了第一步。

为了冲破束缚,我下决心把车学会,考下驾照。记得第一次独立开车带着孩子出去,是为参加营救法轮功学员的活动,去当地的一个公园征签。能开车后,我就自由多了,可以参加当地的很多证实法活动以及集体学法、集体炼功、游行等。当然这个过程也是极艰难的,突破重重魔难,特别是来自家庭的阻力不断升级,先生的态度由以前恩爱备至,呵护有加,到恶言谩骂,拳打脚踢。每次出去参加活动,学法炼功,真是打着骂着往出走。记得有一次去集体学法,先生看阻拦不了我,恼怒的又打又骂,但我还是坚持去了。一進辅导员的家,他们见到我第一句话就说:“不论发生什么,无条件的向内找,就找自己的不足。”于是我感觉忿忿的心平静下来。原来在我走后,先生又打电话到那位辅导员的家去谩骂。

先生从修大法后温文尔雅的书生,到九九年中共打压法轮功后脱离大法,变的暴躁、易怒,判若两人,真是让我错愕至极,每次我要出去参加活动,他就拿离婚相威胁。有一次他执意要去律师事务所办手续,并自己把网上打印下的表填好了,我不想跟他僵持,就答应跟他去了。我的心里很平静,一路上一直发正念,到了律师事务所需要交费,但不知为什么他们不收信用卡,只收支票,先生忘了带支票,但是他不死心,就问可不可以付现金,听说可以付现金就翻遍所有衣兜凑钱,结果钱不够,他只好灰溜溜的和我一起回来了。尽管手续没办成,却明显感觉到他如释重负,有一种轻松感,大概另外空间也是正邪交战去除了很多邪恶因素。在二零零二年我需要办绿卡时,先生也曾拿绿卡相要挟,让我放弃修炼法轮功,我对他明确表态:“法轮功我修定了,而且我要一修到底!”我心想我才不怕呢,不帮我办绿卡,那我就回国去,我去天安门证实法去,结果我的绿卡十分顺利,三个月就下来了。

在这些过程中,感受到自己不断的脱胎换骨,在助师正法中成长起来,不断的学法中,正念也在加强,最初发正念时,感觉到自己的正念十分微弱,就象蜡烛的小火苗,苍白无力,随着在大法中不断修炼,在后来一发正念感觉十分强大,气势磅礴,威力无穷。

这期间同修对我的帮助也极其重要,有的时候在这家庭魔难中真觉的心里很苦,记得当时一位同修在电话里与我交流时,一开始就为我背了师父新出的经文《正念正行》:“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我听了以后立刻感到全身无穷的力量,那一刻的感受记忆犹新,在我以后的修炼路上每当遇到魔难就会想起。在修炼的路上同修之间彼此扶持、鼓励、交流极其重要,当然更有慈悲的师父传给我们的大法指引,使我在大法修炼中不断成长,越加成熟,由刚得法时的感性认识,逐步升华到了理性认识。

回顾自己走过来的修炼历程,有很多做的不足之处,情很重,在家庭魔难中,尽管对大法一直是非常坚定,毫无动摇,但很多地方做的不够圆容。同时也认识到学法的重要性,随着不断的学法修炼,更多的参与到证实法中,找出自己的各种人心,执著心,并去掉这些执著升华上来,周围环境也在不断改進。家庭方面先生由百般阻挠,到无可奈何,后来是默认,到现在开始逐渐支持,偶尔还会出些建议。比如这次法会他还很关心的问我们的场地如何?还建议我们去什么地方租场地。前两天在上班路上谈话时,他开始都是讲 “你们师父” ,说着说着便一口一个“师父”。整个态度转变很大,我想其中原因在大方面上因为另外空间的邪恶已被大量清除,正法洪势越来越接近人的表面;此外一位与他接触很近的同修对他的帮助很大;从我自身的方面,我感觉不断突破自我,去除执著,他看到了我在修炼大法后各方面真正的提高改变,使他从新对大法开始认同。

我的脑海时常出现我喜欢的一首大法弟子创作的歌《随师正法》:“人生何往?辗转迷茫。一朝得法,豁然亮堂!扶着天梯攀登,驾起轻舟过洋。浓雾遮不住,恶浪中不迷航。慈悲世人,师恩浩荡!随师正法,无上荣光!”

以上只是自己在修炼过程中的一部份经历,在师父休斯顿传法十周年之际,与大家交流。还有很多体会,时间关系不能全部写出来。无法用语言表达对师尊传给我们这宇宙大法的感激之情。只有用行动,在正法修炼的路上精進不懈,圆满随师还。

谢谢师父!
谢谢大家!

(二零零六年美南地区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