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监狱一角看中共的一个基因“骗”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八日】我曾被邪党非法劳教一年、非法判刑五年。在这几年中共恶党给我和我的家人、朋友造成了巨大伤害。这些本人在此不做详述,为了能叫世人不再被共产邪党所欺骗,在这里仅以我在监狱中的经历,说说中共邪党的一个基因——“骗”。

在监狱外面的时候,经常看到电视、电影中把监狱的警察塑造成如何关心犯人、教导犯人的正面形象。可是,当我一被扔進监狱,我简直不敢相信,这里到处充满着恐怖,时时让你恐怖,决不给你一点思想放松的机会,这里一切的“平静”都是靠恐怖维系着。警察不但经常打人,还养了一批犯人专门做警察的打手,但却给了他们一个能掩盖罪恶的名字:“杂工”。

最初我以为“杂工”是干杂活的,哪知这些“杂工”的权力太大了。犯人的一切大小事都由他们组织,说打人就打人,说骂人就骂人,警察一句话,一个眼神,他们便蜂拥而上,一直把人打到警察满意为止,而且不会受到任何处罚。按理说,犯人在这里是应该教育他去掉恶念,改掉恶习,可这些人却被训练成了打人的工具,在利用暴力进行工作。那么谁是教唆犯?大家说说!现在为了进一步欺骗外人,“杂工”又不叫“杂工”了,叫“积委会成员”了,给犯人积分数的,但是他们干的事还没变,换了汤没换药。

在鸡西监狱我被分到三监区的第二天,监狱为了完成上面命令,开始为了让我写“悔过书”进行了一系列的酷刑折磨。当时是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天寒地冻,每天把我双手吊扣在铁柱上,地点是有的时候在库房,有的时候在厕所,有的时候扣在窗外的铁栏杆上,不准穿棉袄,不准穿鞋戴帽子,开窗冷冻,更甚者后期把我光脚扣在连屎带尿的冰冷的厕所台阶上,地上却冻得结冰。记得第一天,把我扣在窗外铁栏上时,夜里下起了大雪,雪随风吹打在我的脸上,手上,身上,而看管我的犯人披上被子露个头来回活动;每天夜里让睡两个小时觉,其它时间扣在那里,在这两个小时中,要派一个人坐在身旁经常拨拉我,说是怕死过去、为我好,其实就是不让我睡觉。睡觉前还要在大窟窿小眼子的屋子里洗冰水澡,水浇在身上直冒气,就连看守我的犯人都不敢看,有时还用刷鞋用的硬刷子刷我的皮肤,这种场面有时警察要带着诡异的笑观看。一天只给我吃一顿饭,我还多次遭毒打,警察用鞋底疯狂的打两腮,抡拳头打脸,打得我满口牙都活动,无法吃饭,只能把汤倒进嘴里喝下。

这期间,教改科科长姜志英,狱政科科长马洪任,生活科科长(名字已忘了),狱侦科汪科长,张监狱长,王兴艳监狱长(第三把手),还有王政委(第二把手),他们都亲眼目睹过我被吊扣的场面。可想而知,这些迫害我的程序是他们定下的,最起码是他们认可的。三监区指导员黄辉告诉我说:“你不转化要罚我们的钱,你死了算正常死亡。”

是啊,我知道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死后,家人只拿到骨灰盒,却没见到身体。可是家人没有能力,打不起官司,跟流氓讲不出理来,只能默认了。我看过监狱法部份内容,上面明确规定,体罚、虐待犯人犯法,违犯了要对警察判刑的。然而这些法律完全成了骗人的工具了。

这种对我的迫害持续了五个多月,我每天都在死亡线上挣扎,直到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五日鸡西监狱把所有法轮功学员转监。转监时我问监区指导员要把我们转到哪去,他说:“去好地方,北京秦城监狱(听说都是共产邪党高级官员待的地方)。”我又要求狱政科科长马洪任给我家打个电话通知一下,马洪任欣然答应(马洪任在转化我期间一直扮演伪善的角色,说是跟我交朋友),可是我们却被转入了牡丹江监狱,并且在我转入牡丹江监狱几个月后,家里来人看我时对我说,之前给马洪任打几次电话,他一直说我在监狱很好,当家人到鸡西监狱后还说很好,但不让见,最后家人不见人不罢休,他这才说早已转到牡丹江监狱。家里亲人当时气的哭个不停。听了家人的话我才真正看透了中共邪党的真正嘴脸,为此,我呼吁所有被非法关押判刑的法轮功学员的家人们,千万不要相信他们的花言巧语。

在牡丹江监狱这种造假欺骗的事情比比皆是,一个刑事犯人告诉我,在十五监,一名七台河的法轮功学员叫李宝华,绝食抗争警察对他的迫害,当绝食到骨瘦如柴不能动时,每天还要被象拖死人一样拖着出工,由于干不了活,警察命令犯人把他拖到最脏的地方受罚,并且灌食时放两三把大料盐,这个刑事犯人是专为管教室打扫卫生的,他看到了从省里开回来的李宝华的死亡证明。多么邪恶呀,多么没有人性啊,人还没死,死亡证明早已从省里开回来,并且可能拿这东西将来骗他的家人和外人,说不定人将来被活体摘了器官又有谁知道?总之,监狱里的法轮功学员根本没有生命的保障,时刻在死亡线上挣扎。

二零零四年,中央司法部部长要来了,提前二十几天就开始给犯人吃好的,吃炒菜,还有肉(其实是摸不准何时来,否则不会浪费那么多东西),一些刑事犯人竟然有了一种错觉,认为共产党现在对犯人开始好了,你看吃的多好,收工也早了。可是大多数刑事犯人早已看透了它的那一套。当司法部长到监狱遛达一趟走后,又开始吃起玉米磨碎了象饲料一样的发糕了,出工时间又加长了,部长来时整个监狱的表现简直紧张得了不得(因为他们对共产邪党自己也是相当畏惧),监狱下达通知,哪个监区出了事(看出了破绽)哪个监区大队长回家(被开除),监狱从外面租来了盆花盆景,一盆十元或几十元,整个监狱摆得象个花市,本来监舍一室30人左右,现在只摆上四张床,把所有受过虐待的人,怕他们喊冤都藏了起来,和所有法轮功学员一起藏到大楼地下的大菜窖里,为保万无一失,派“犯人头”和警察看守。这种事情简直是家常便饭,大官来了大包装,小官来了小包装。

那么,这些共产邪党的上级官员真的是来当正义青天吗?当然不是,他们只是做个样子,他们的路线都是预先安排好的,没有哪个官员要参观别的地方,因为他们知道这一切都是造的假,他们本身也不想看到实情,也不会多走一步,共产党经常组织一些参观团到监狱参观,让社会上的人看到党把犯人教育的如何好,犯人生活条件如何优越,其实没有一个犯人被他们教育好,因为他们从来不进行任何思想教育,只有让犯人劳动和暴力打犯人。二零零五年香港、台湾来了一批人到牡丹江监狱参观,第二天监狱新闻报道说:香港、台湾客人参观犯人的食堂,看见锅里熬着一大锅肉都感到惊讶。其实每次有重要人物来参观,监狱都要弄出这种假相骗人。实际上犯人每天吃的非常恶劣,多数犯人每天要出十几个小时的工,象机器一样每天高速度地拼命不停地运转,再加上伙食低劣,大多数犯人身体相当虚弱。

二零零六年七月,司法部派来了调研人员,给犯人出了五十道题,其中有一题问:监狱干警是否有腐败现象?其实监狱里很难找出几个警察不吃、拿、要犯人的钱物的。犯人要是不上点油水那真是很难过鬼门关。而且干警要想升官也要花很多钱。听说监区的大队长要花五万元才能当上。可见共产党的干部完全成了金钱的交易。但是派出答题的犯人没有人敢在试题卷上写上真话,为什么?因为派去答题的人是政府在犯人中设的耳目,是为政府工作的,他的改造任务就是帮警察工作,即使派去的人是普通犯人,他们在长期的高压下,恐怖的暴力下,减刑的诱惑下,也决不会说真话。而干警也决不会派法轮功学员去答题。那么是不是司法部的人受骗了就没责任了?不是的,其实他们什么都知道,他要的就是这假的结果,他不想看到真话。他让每个监区派二名犯人答题,如果想听真话,为什么不自己选人?为什么不选说真话的法轮功学员?但是警察们决不可能让你听到真话,手段上是派人冒名顶替,或者是用语言威胁犯人,只有法轮功学员不怕他威胁,所以,很难让你见到真的法轮功学员,其实所有的共产邪党的官员都不喜欢法轮功去讲真话。

那么共产邪党监狱的警察是什么样?百分之九十以上警察完全以恶对待犯人,轻的是骂,重的是打,很难表现出一点人道,只是千方百计的使用各种招数榨取犯人的劳动果实。最有效的一招就是打人,对于有病的犯人也决不会心软,监狱有句话“不惯老不惯小”,老年犯人完不成任务(这任务拼命干许多人也难以完成),要经常挨打,直到把犯人的心血榨干,最后一脚踹出监狱不管了。许多警察对犯人甚至对自己的下属说话都带“x他妈的”,这和社会上的流氓有何区别!干警每天非常清闲,他们各种表格、跟犯人的谈话记录、对犯人的评审、学习所谓先进人物的思想报告等等,都要有专职犯人秘书给造假。有的干警经常象老爷一样由犯人按摩,有的官大的警察要有专职犯人侍奉,吃的喝的高级品都由犯人提供,而此犯人地位极高,自然不用劳动,也有许多犯人花钱买不劳动和减刑的。有一次犯人头让我给管教写管教分内的东西,我没助长他们造假的行为。

监狱中设了一个教改科,名义上是对犯人进行文化技术思想培养和改造的部门,其实这是一个庞大造假系统,养了许多犯人,实际上这些犯人专门从事为整个犯人造假,他们编造假新闻为监狱及领导歌功颂德。二零零五年十二监区大队长刚一上任,在“五、一”节时,大队长从监区拿出二百元钱买了水果给二百五十多犯人分,一个人分到一个苹果或两个桔子,可是《黑龙江省监狱报》竟然报道说监区长拿出二、三千元给犯人买水果,后来开始给犯人过生日,给煮两个鸡蛋,等到上了报纸后,这项过生日活动也结束了,没坚持二十天,总之,他们所表现的一切都是有目的的,对别人的好是装出来的。再有,犯人整天十个小时劳动,根本没去学什么文化、技术,但每年却要考两次试(给答案抄),也有三分之一甚至一半的人不让你及格(不及格无法减刑)。然后要交许多钱才能及格,利用这种办法捞钱,这种考试成了犯人的一个难,什么都没学,犯人们怎么能会呢?教改科这机构是为了骗外面来采访者和上级的,那些刑事犯人的家人们啊,你们别以为你们的亲人在监狱里能改好,他们没受任何思想教育,相反学会多种犯罪手段和充满对社会报复心,别再相信邪党给你们的安慰话了。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一日,联合国派人权调查员诺瓦克到中国监狱调查酷刑问题,一个刑事犯人告诉我说:中国加入WTO那年,联合国派人调查人权情况,在鸡西看守所调查时,那天全体在押人员松散自由呆着,不用“码坐”了,可等调查员走后马上开始“码坐”,一直到深夜,说把白天的补回来,不能叫这些人便宜了。可见共产邪党假的太绝了,太淋漓尽致了,它的造假招数让你无法想象,那么你得到的只能是假的结果。法轮功是修“真善忍”的,这也是共产邪党容不得法轮功的原因之一。

以上只是我在监狱所在阶层所看到的一点点实实在在的情况,这还不足以反映监狱内所有的假相,那么共产邪党的其它地方是不是也假的可怕,答案当然是肯定的,对法轮功的造谣是不是假的,回答也当然是肯定的。告诉大家一件事,现在监狱里的刑事犯纷纷退党团队,我所在监区已有几十人退了,有的监区已有上百人三退了,连他们都有良知,都要为自己的生命负责,那么外面的世人们啊,冷静的想一想,睁大眼看看周围,惊醒吧,别迷住自己的眼睛,别再被共产恶党欺骗了,别再对它再抱有任何幻想了,否则将来是永远都无法挽回的痛苦和悔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