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大法弟子修炼、反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八日】小时候家穷上不起学,跟别的孩子淘气偷铁卖钱花。十四岁那年得了丘脑血管出血症,右侧偏瘫,生活不能自理,没钱医治。父亲不在家,母亲着急上火几年后就去世了。半残的我,为了活命,拖着不听使唤的右腿和一只抽聚在一起的右手,靠卖雪糕为生,身心痛苦没处说。

九七年我二十二岁,喜得大法。开始只知道到炼功点炼功,动作不到位,右手抱轮手总往下落也不知道。很长一段时间下来不知道咋修。后来参加学法小组,法学的多了,渐渐明白了许多做人的道理。也知道遇事用法衡量,找自己的不足。明白了要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知道了善恶有报是天理。在生活中开始约束自己的行为。心性提高了,身体也越来越好了,右手能伸展了,并能用力握东西。不但能养活自己,也能帮助别人了,没让国家救济,心情也快乐多了。

大法遭陷害后,我想去北京说句公道话,想说大法是教人重德向善做好人,对社会有利没害。二零零零年上访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在看守所关十个半月。我炼功犯人就打我,逼我写不修炼保证,我不写,他们说写个假的也行,我说不能说谎,他们就说不写关死在里头。过一段时间又一犯人说:“我替你写,你交给所长,等你出去了再炼”。当时法理不清,人心多,还认为是个好主意,没分辨就同意了。

出来后才知道做错了,我很后悔,写了“严正声明”,声明那份“保证”作废。我跟同修说,再進去一定不写了。同修纠正说:“这不是正念,不应该这样想,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这是旧势力安排的,不要承认。”但我还是放不下这事,不能静心学法,发正念总好困也突破不了,讲真相效果不好。

二零零五年,国保大队找一个女人设计我,她到我那说,她是乡下的,以前炼过功,法轮功被迫害之后就不炼了。我信以为真,把资料和《九评》给了她,真心让她从新修炼。她把资料放在我车上走了,不一会恶警就来收车抓人。关了一个月又送我去劳教。路上我就喊“法轮大法好”。看守所警察对国保大队恶警说:这样的人你抓他干啥?我被送到劳教所体检不合格退回,恶警仍把我关在看守所。我后来悟到了正念正行的法理,去掉了怕心,求师父加持,才被释放。

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五日,邪恶在市场再次绑架我判三年劳教。我的继母听说后到国保大队要人;同修也在明慧网上曝光邪恶,在当地揭露邪恶,集体发正念营救。我晚上睡觉听到同修读法,我求师父加持。第一次送劳教所不收,公安局又凑钱买通劳教所硬把我送了進去。我反思自己三番五次被迫害,是因为有许多心不正,遇事处理的不理智,且始终学法心不静,人念冒出来也觉察不到。但我始终抵制邪恶,二十三天后,劳教所叫国保大队接我走,恶警气急败坏继续把我关押在看守所不肯放我。我绝食抗议几天后回到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