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历史的一些联想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九日】师父在讲法中说到英国是大唐,法国是大清,日本是隋,瑞典是北宋,台湾是南宋,意大利是元。我想以自己对这些朝代和各国的文化的一点了解来证实师父说的这段法。

表面上东西方文化相差很大。西方文化追求表面的充分表现,中国文化追求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神韵,但相对应的其中的艺术特点是相同的,或是以简约为美,或是重华丽,或是威武,或是温婉,或粗犷,或精致……。不同的民族,不同的美,都是大法智慧内涵中的一部份。

英国的文化以大气和高贵为美,视觉上喜爱饱满高壮,推崇贵族的气象。唐朝的文化特征也是盛大和富贵气,唐诗最喜欢“高、大、长、远”这类的意象,美术作品突出开张或丰腴富贵的气质,唐朝人最爱的牡丹花也是这种气质。在事务上,英国民族注重整体的严谨规划,这也符合唐诗的文化特征,唐诗是所有文体中最规整大气的形式。

清朝和法国的文化都同样以华丽、繁琐为美,比较艳丽浮华。世界公认法国人有种特殊敏感的自尊心和优越感,这个性格特点,现在的北京人身上还有,是以前八旗子弟的遗风。法语是世界公认的华丽、好听的语言,北京话也是如此,发音华丽,用法讲究,但中国话的美在神韵,只有中国人才能体会,不象西方文化那样体现在最表面。

日本是隋,虽然隋朝的文化不熟悉,但众所周知日本民族以紧凑极致为美。隋朝人起名字偏爱用单字,如杨坚、杨广,还有文史漫谈中说的田真、田广、田庆,这种起名的偏好也是爱以紧凑来表现美的性格。现在的日本人名字是多字,似乎有矛盾,日本人在起名中仍旧表现了同样的民族性格,在短小精悍的四五个字中包含丰富的艺术创作,一个名字往往象一篇文学作品,仍然是日本民族无处不在的追求极致和以小涵大的性格。

瑞典是北宋,世界上瑞典人有个独有的性格,很安静,是最爱沉默的民族。北宋的文化也是很清静的气质,这是我仅知的一点。

台湾是南宋,南宋文化主流是李清照的婉约派,也有豪放派的支流,台湾文化同样以精致温柔为美,也有粗犷派,是台湾民族性格互补的另一面。

意大利是元。意大利人热心于小团体和个人生活,是世界上最不关心政治的民族。元朝也是中国历史上最散的一朝文化,在元曲中,兴亡历史都成了渔樵的笑料,表达这种不管国事的人生态度的特别多。

现在中国各地的人有着各自截然不同的性格特点,不同的文化风格,由大法中知道,是由全世界各民族的人转生来的,仍旧带着各自民族的文化特点。

如果对中外的历史了解的更多,我们一定会发现,世界上所有的国家、所有的民族、历史上最有荣誉的片段、最辉煌的高潮中全部都有师父转生的身影,与世间所有众生结缘,并引导和创造着人类应有的理念和文化以及今天证实法中大法弟子应该有的行为风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