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错过万古机缘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一日】我于九四年五月份荣幸的参加了师尊在长春吉林大学鸣放宫开办的长春第七期法轮大法学习班,参加学习班前后的一些珍贵的记忆铭刻在我的脑海中,永远不能忘怀,每每回忆起这段珍贵的记忆,我就会热泪盈眶,激励着我更加稳健的走好以后的路。

一、神奇的去病经历

我是一个农村妇女,今年五十五岁,得法前,我体弱多病,并且大多是比较严重的病症,如:肺心症、乙肝、妇女病。由于十几岁就参加农活劳动,因劳动过度造成严重内伤,内伤晚上睡觉不能翻身,可以说是内脏里没有好零件,更严重的是有一条腿完全失去了知觉,不能走路、不会蹲、瘫痪在床。家里条件不好,但是条件不好也得看医生,找来医生看完后,打针打不进去,就在这种情况下我的思想又增加了负担,自己想我的人生的路到此就结束了。由于这些生活上的磨难,使我对生活与未来完全失去了信心。看看身边的孩子、丈夫,再加上疾病的折磨精神上的痛苦,为了不给家人再增加痛苦,我每天都是在家人不在家的情况下或晚上自己偷偷流眼泪。那时我也不懂得什么叫修炼,只是在思想的深处有一种强烈的想法,想往家里请个佛。由于请佛心切乱拜一些东西,在这里就不说了。

我的小学老师高明(化名)当时信佛,并且学一些气功。一天,他来到我家对我说:他在气功杂志上看到现在在国内有一种奇功叫“法轮功”,并且“法轮功”的师父李大师是个传奇人物,他打算参加李老师在大连的面授班。他告诉我法轮功收费很低,可是给予的却很多。在每个学习班上都要为每一位学员当场去一种病,如果学员自己不想去病也可以想一下自己的亲友,就会为自己的亲友祛一种病。高明又说将这次去病的机会让给我。

高明去听课的第五天的那天晚上十二点多,我忽然醒了,我就起来了,我把我的脚搬过来,我想我先试试脚吧。我一试,我的大脚趾会动了,我失去知觉的脚趾奇迹般的有了感觉。当时我的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对未来从新又充满了希望。高明回来后就来到我这里对我说,在他走后的第五天,师父讲课中为学员调整身体,他当时就将这次去病的机会让给了我,当时我就将我受益的经过和他一说。我们都喜出望外,亲身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感谢师尊的慈悲。高明对我说:“你不是要请佛吗?我这回可见到真佛了!”高明拿出了师父的法像给我看并告诉我:“这就是师父。”第一眼见到师父的照片,当我用手去接师父的法像的时候一股电流冲進了我的脑子里,我感受到了一种强大无比的能量,这种强大的能量充实着我。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是甜、是酸半天没说出话来,当时的心情与感受无以言表。

这时他告诉我五月份师父要到长春办第七期学习班,问我是否能参加,说去参加的人就不用请佛了,我立即答应参加。因为自己心中总想请一尊佛也没请到,去听课就不用请佛了,所以我就下决心去。他又反问了我一句,你能去吗?(因家里条件不好一分钱都拿不出来,还有腿又不能走路。)我说能去。我现在才知道,虽然那时没有见到师父,可是慈悲的师父就在管我了。

二、长春讲法班上

当我决定去参加师父的讲法学习班后,我的身心受益匪浅,我知道,我非常幸运,师父已经在为我调整身体了,这更加增添了我要去听师父讲课的决心。我日夜盼望着能够早日见到慈悲伟大的师父,好不容易盼到了五月份,盼到了要开班的那一天。由于家境贫困,我就带着亲戚借给我的一百元钱,报名费五十元就够了,剩下五十作来回的路费。住不起旅馆,我就背了一些米,打算到长春后投奔亲友。说啥也要见到师父,亲耳聆听师父传法。到长春后,长春的同修热情的来接站,听同修讲,师父昨天亲自来接站。我听后深受感动,心想:“要是昨天就到达长春多好,昨天就能够见到日夜想念的师父。”过了一会,我们去报名时,没想到竟见到了师父,师父和蔼的和大家一一握手。我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望着师父,百感交集,心想:怎么都抢着和老师握手啊!老师多累啊!让老师多休息休息多好啊!

第一天,师父正式开始讲课,当师父迈着稳健的步伐步入礼堂,礼堂内掌声雷动,我望着师父,眼泪止不住的流。我觉的能见到师父、能聆听师父亲自讲法是我一生中最大的荣幸,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幸福。这一生中我别无所求,只希望能够真正溶入师父的法中。

师父讲课的时候没有太多的客套。简单明了,直入正题,师父每次讲课时面前只有一张纸,可是师父每次都是滔滔不绝、洋洋洒洒的讲两个来小时,并且讲的有声有色,还颇具幽默感,使场面轻松、舒适,在场的学员都溶入了这个充满慈悲、祥和的能量场中。师父讲的话,我越听越爱听,虽然初学还记不住太多,但是我把师父在讲法中反复强调的宇宙最高法理“真、善、忍”牢记于心中。决定把这一生溶于法中,跟着师父走到底。因为长春第七期班学员有很多,三千余人。所以师父办了两个班,早班和晚班。我买的是早班的票,因为家境贫寒,买了早班的票再买晚班票的话,晚班的票钱就不够了。可是师父的讲法怎么也听不够。于是就在晚上随着人流混進去听师父的晚班讲法。晚班的第三堂课上,师父在台上说:“有的学员得法心切,听了白天的课后,晚上还進来听”。当时,我的脸红了。心想:“师父这不是在说我吗?怎么什么都瞒不住师父,师父真的是什么都知道啊!”

一天,师父要为大家整体调整身体,师父喊“一、二、三”要大家一齐跺脚,可是没等师父把“三”喊出来,有些学员就迫不及待的跺脚了,为了使大家身体调整的效果更好,慈悲的师父总是笑着不厌其烦的从新再来一次。

一天,主办单位根据学员的要求要与师父合影留念,师父欣然同意了,各地区的学员分组与师父合影留念。别人与师父合影时,我站在一旁观看。大家都在门前的台阶上与师父合影,门前的台阶一阶比一阶高,师父都是站在最底下的一阶,学员们都是站在往上的几阶上,我观察后发现了一个问题,大家无论怎么站,师父总是要高出后面的学员一头来。我当时对师父更加充满了崇敬之情:“师父怎么这么高大啊!”师父那挺拔的身材、高大的身躯、慈悲的面容、祥和的神态在我的脑海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一组和师父合影留念的学员中,有一个六十多岁的男学员拄着双拐,坐在前排的一个小板凳上,师父问他为什么坐着。他说:“站不住”。师父叫他到后面和大家一起站着合影。当合完影后,师父叫他把双拐扔了,他的老伴把他的双拐扔了。师父又叫他往前走,他高兴的在场上走了好几圈。在场的人无不惊叹师父的伟大、大法的神奇,很多人都流下了激动的热泪。以后,这个学员每天都是自己走到会场上来听课,再也不用双拐了。

九堂课后,师父要专门为大家解答疑难问题。望着慈悲的师父,我想不起任何问题,止不住的落泪,由于自己家境贫寒,没有经济条件,所以认为自己恐怕再也没有机会能够聆听师尊的教诲了,再也见不到师父了,认为这是自己幸运的和师父在一起的最后一天了。所以不住的落泪。由于当时自己这错误的一念,致使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机会当面聆听师父的讲法。但是遗憾之余,我也清楚的认识到,师尊时刻在我们的身边看护着我们,这更使我增添了精進的决心与动力。

三、得法修炼 莫错机缘

有缘参加师尊的长春第七期面授班以后,我对人生观、世界观都有了从新的认识,使我一个已经悲观厌世的人,从新对未来又充满了希望,通过不断的学习师父的法,使我对宇宙的大法“真、善、忍”的博大精深的内涵在逐步认识。在师父的教导下,我知道怎样做一个好人,直到怎样做一个不同于常人的超常人,我的心性与境界也随之正在不断的升华,我身上的那些要命的病症也一个个神奇般的不翼而飞了。我的身心在大法中受益匪浅。村民们亲眼见证了我得法后身心的巨大变化,纷纷走入大法中来,最多时,我村有百余人参加学法炼功,我自觉的承担起了辅导员的责任,领着这些人学法、并义务教功。直到现在,我和本地学员一起学法、发正念、讲真相坚定的做好三件事,兑现着史前的大愿——助师正法。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我一直走到今天。

期间,大法的神奇在我身上一次次的显现。由于篇幅的关系,这里只举一例。那是我参加师父讲法班不久,我在走路过程中,被一匹马将我的一只手咬住,并将我整个身体提离地面,在它松口后,我看见伤处血肉模糊、筋骨可见,那些露出的筋已被咬烂。可是,当时我没有用任何药物,只是简单的包扎了一下,不长时间便痊愈,常人无不赞叹大法的神奇。感激之余,使我对师父、对大法更加深信不疑。

师父在《转法轮》第二页中讲到:“这样的事情,机会不多,我也不会老这样传下去。我觉的能够直接听到我传功讲法的人,我说真是……将来你会知道,你会觉的这段时间是非常可喜的。当然我们讲缘份,大家坐在这里都是缘份。”那么,我作为一名幸运的大法弟子,作为幸运的大法弟子中更幸运的一员,能亲眼见到伟大慈悲的师父,并聆听师父为我们亲自讲法。我应该加倍珍惜这万古机缘,我们的师父真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并且具足灭尽邪魔的法力和令天地众神都为之敬仰的威德!用任何常人的语言都无法准确的描述出师尊的宽洪、无私、高尚和伟岸!

其实,慈悲伟大的师尊每时每刻都在我们的身边守护着我们,看护着我们。我们的每一位真修弟子都曾经真正体悟到师尊的慈悲加持,真正见证到大法的神奇与超常。我们应该对师父坚信,对法理正悟,坚定的走好最后的路,更好的去完成师尊要求的三件事:学法、发正念、讲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