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日子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日】回想起得法之日就好象在昨天,瞬间已过去十三年多了。师尊洪亮纯朴的声音,和蔼可亲的笑貌,慈悲的教诲,历历在目。永远铭刻在弟子心中,时时处处归正弟子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走正走好修炼的路。

从九三年七月十六日起,我知道生命来世间的真义,世界观发生深刻变化,真我识真经。这是我一生最幸福,最愉悦的日子,永生难忘。我荣幸参加齐齐哈尔电业文化宫和哈尔滨冰球场两次师尊讲法班,那一种幸福和快乐用尽人间所有的语言也难以形容我的心情和对师尊的敬佩和感激。

我对气功一窍不通,听完师尊办班前的一个报告会,深深的吸引了我,不但身体舒服,思想深处也发生了变化,总有种久别重逢那种亲切感,听完报告不愿离开,我心想这可不是一般气功师,我决心要参加办的学习班,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呀。

开始人较少,大概也就二三百人,后来逐渐多起来,到第五天来许多人,文化宫的座位基本坐满。开始我的悟性很差,每天都早到给班上的两同事占座,为的是能看清师尊的音容笑貌,聆听的更清楚。总是坐在前三四排座位上,这是距离讲台最佳位置。随着听法深入,认识到这种做法不对,是为私为我的表现,归正了错误想法随之改掉,师尊在课堂讲的东西,让听者心服口服,从灵魂深处自愿思索归正。

师尊特别平易近人、和蔼可亲。讲话磁性很强,人人都感觉很舒服,思想没有坏念头,没有烦恼,象雀跃般快乐。

此期间我看到了师尊头顶上、肩头上、身体周围有许多五颜六色的彩柱,时而变化着,开始还认为是灯光照的,可别人说没看见。后来才明白那是师尊各种功的显现,真的很神奇,当时我就想我师父可能是最大的佛吧。

第二堂讲开天目,师尊为了打开学员多维空间的思考和认识。举例子讲,当时讲台上有一个黑色带盖茶杯,师尊说:(大概意思)“我把这个茶杯在另外空间的存在形式拉到左手上,大家注意看。”师尊用右手拿桌上茶杯,左手贴近右手向左拉,边拉边说“注意看我的左手”,拉到30公分左右距离停住,问看见了吗?台下部份人答看见了。我当时是看见了,可是不是黑色而是变成白色了。心在画问号,我还看见师尊在讲台时,有时很高大,顶天立地,好象快顶到天棚了,可是平时看是一米八左右,就觉的很奇怪。

课间一学员领学员炼动作时,就看师尊在台上用手抓什么东西,然后就往后台甩,再用脚使劲踩。我想一定是师尊保护弟子,处理坏的生命,为弟子清理空间场吧。弟子无法报答。只能精進实修让师尊欣慰一些吧。

十三年过去了,每当想起这段时光,总是老泪纵横心里难以平静,每看到这段法时,“我觉的能够直接听到我传功讲法的人,我说真是……将来你会知道,你会觉的这段时间是非常可喜的。当然我们讲缘份,大家坐在这里都是缘份。”(《转法轮》)是啊,弟子深深的体会到了,倍加亲切,又好象回到课堂面授一样啊。

办班期间,我每天在文化宫门前有时和师尊相对而站,也就二三米远,每天都看有些人围着师尊让调病或签字,往中国法轮功书上签名(不是修订本是最初那本书),可我没有那样做,心想功好就好好炼,总围着老师乱哄哄拥来拥去的,多不礼貌啊。偶尔看到师尊抬头看看我微微一笑,以后通过学法我才明白了,师尊知道我在想什么啊。时而听到师尊说:这书都是我写的,每个字都是佛,还用签吗?但师尊还是微笑着一一给签完。

第十堂课是师尊给学员解答问题,我提了如下几个问题:

1、师尊您在台上为什么那么高大?有时好象要顶到棚顶了?师尊微笑着说:“那你就看对了”。通过学法知道那是师尊的法身啊。

2、第二堂您举杯子例子,为什么拉出另外空间的杯子变白色了?师尊告诉弟子颜色在不同空间有个反差,红色变绿色,黑色变白色等等。因当时没书,讲完听过就忘了。

3、现在我想起还脸红,师尊我认为您是最大佛,那您修的是什么果位呀?师尊念完此条笑出声了,没有回答。因我当时不懂佛界事情,也没接触过修佛的人,太幼稚了,非常可笑。这是对师尊的不敬,我现在明白了,师尊是来度人的,归正宇宙的,不是修炼的。

学习班快结束了,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怀着敬佩、留恋、感激、依依难舍的心,写了一份心得体会交上去了。记得有这么两句话:得法那天有一念,真修到底心不变,艰难困苦不停步,返本归真我心愿。

十几年来在腥风血雨中,在艰难困苦的岁月里,在反迫害的较量中,信师信法坚如磐石,稳步走到今天是师尊精心呵护、慈悲苦度,不断启悟弟子的结果。弟子只能努力做,决不松懈,抓紧做好三件事。我们一定要走好,最后的路,未来的展现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