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迫害单位打电话讲真相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日】我相信台湾经常看明慧网的同修,决不是少数,我也相信只要看到明慧网上的迫害案例,每个人都会被触动,甚至都有过念头想要拿起电话,告诉对方停止迫害,但是想归想,真正付诸行动人还是不够多。

以前有同修打过电话,但因为空号过多而放弃了,就算这是一个理由,现在有小组已经尽量的核实过一些电话,空号很少了。而且电话卡也很便宜,有的一分钟不到一块钱,现在除了自己的执著心之外,已经没有什么理由不打电话讲真相了。

也有些同修不能坚持下去,认为向这些迫害单位的人很难讲真相,其实就算他不听,我们的电话也有反迫害的作用,我们默不吭声岂不就是直接承认旧势力的迫害吗?况且正法走入最后阶段,邪恶越来越疯狂,邪恶为了迫害大法弟子,近年来已改用较长期的跟踪、监听、监视等方式,因此现在经常看到十几个或二十几个大法弟子一起被抓、资料点被破坏。

有的资料点本身还负责好几个区域的资料分发,这对证实大法损失多么巨大!不仅是这些同修本人、家庭将面临的重大变故,大家看明慧网的文章,一个大法小弟子一个暑假就可以劝六百多人完成三退,这样算起来多少众生因此不能得救?

最近多次看到大陆同修区域性的交流文章,基本上都是因为太忙了,没时间学法、炼功,以致被邪恶钻空子,造成学员被抓、资料点被破坏。而且一个资料点被破坏后,没被抓的资料点就肩负起这个责任,所以这些同修更忙的没时间睡觉,没时间学法、炼功,以致修炼明显有漏,又形成恶性循环。

我们也看到大陆同修的回馈,海外的真相电话起的作用相当大,相对的就可以减轻他们的压力。正因为海外的电话还是不够多,所以他们的压力还是巨大的。

打电话给迫害单位是最直接的反迫害、抑制邪恶。大陆同修要打电话,都只能在公共电话打,为了安全起见,和对方说几句话后,就要赶快离开,还要走一段路到另一个地方再打,因此可说是“打带跑”才能完成一通电话。所以大陆学员听说台湾有专责打电话的小组时,感到很惊讶,因为在这样宽松的环境中这是每个人都能做的事,可以说是举手之劳,打电话是每个人的责任,而不是小组中少数几个人的事。

打电话不难,谁都会打,但也很难,因为马上就冲击着我们的一堆执著,大多数是怕心,还有的同修说:“我脾气不好,会吵架”,还有的是当长官当久了,放不下身段,有的是怕麻烦,因为要深入讲清真相,还真得准备一些资料……,还有的是不喜欢打电话,从根子上讲,都是放不下求安逸之心。

我的体悟是:我们如果不想改变自己,我们的层次也难以提升。不想改变自己,不正是像旧势力一样,还是旧宇宙的生命。有的学员修了一段日子之后,感觉层次很难突破,生活中也出现了不同形式的干扰,其实打迫害单位的电话马上就让我们平常可能隐藏起来的执著现形,因此提升很快。有人从来没梦过师父,打了迫害电话之后,梦到师父了;还有同修,打迫害单位的电话后,接连几天发正念就看到金莲花,看到金佛。

师父的新经文《彻底解体邪恶》发表后,大陆学员有便利条件的就到这些迫害单位附近去发正念了,台湾也有学员开始收集监狱、劳教所等资料,开始向这些单位打电话讲真相了。但是台湾学员这么多,打迫害电话的同修还是显的不够。

师父在《挖根》经文中曾说:“你们不能总是让我带着往上走,而你们自己不走,法讲明了你们才动,没有讲明你们就不动或反向动,我不能承认这种行为是修炼。”既然我们现在已经很清楚的知道,最后的邪恶集中在这些迫害场所,让我们大家都来打迫害单位的电话吧!只要迫害一天不结束,我们就一直打电话、不间断的讲下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