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电话讲真相中修好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一日】我想来谈一谈打电话讲真相的心得体会。

一般同修打电话可能都是自己在家里拨打,而我第一次打电话是在集体学法后,同修轮流一人拨打两通,其他的同修则在一旁发正念。但是当时大家对发正念也不是认识的很好,所以也有人在一旁交流或做其它的事,只有少数几位认识到的同修会持续的发正念。可是这个过程,也就是我们在法上认识法的一个过程。

在这个过程当中,让我体会最深的部份,就是我第一次打劳教所的时候,电话接通的是某某恶名昭彰的邪恶黑窝。对方不断口出恶言,连续挂我四次电话,我也一再重拨跟他们劝善。对方口中说出来的难听的话、肮脏下流的字眼,是我从小到大生长在这块土地上,从来都没有听过的,渐渐的我的人心被带动了。当时并没有在法上去认识法,而是用人心去对待,心想:我今年都五、六十岁的人了,怎么被你骂成这个样子。因为自己在法理上认识不清,就冲口而出跟对方说:你不怕形神全灭吗!对方听不懂我说的意思,不但一直骂人,还说:你再打来,我就杀一个、干一个。我又接着说:「法正乾坤,邪恶全灭!」

当时在场的同修,大家各自出现了不同的认识,有人说我这样不慈悲、不善,不象修炼人。结果在场的另一位男同修说了一句刺激到我心灵的话,他说:在酒店上班的小姐,为了挣钱,即使被泼了一杯酒在脸上,还是要擦一擦笑脸以对。你打电话就是要普度众生,不是吗?我当时抑制着内心的浮动,跟同修道歉说:「因为自己没修好,致使魔性暴露出来了,请大家能够善意理解,那我再回拨跟对方道歉。」电话一接通,对方仍是极尽下流之能事,说着不堪入耳的话。我表面强忍了下来,因为有一颗顾虑心,顾虑到周围同修对我的看法、想法,所以是很勉强的讲完那通电话。

隔天,我告诉辅导员:「以后我不在集体打电话的场合打电话了。」点上的辅导员很用心的跟我在法上交流,并用师父的法引导我,鼓励我再试一试。后来我们一起学《在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学完后,师父的一段法打入我的脑中,师父说:「你们的正念,你们所做的一切,都从法中来,所以大家再忙也不要忽视学法。」我体悟到,没有正念,就会人心浮动,讲清真相就做不好。我也认识到学好法才是最重要的根本。也就是这个事情之后,大家才认识到我们作为一个整体,在讲清真相时我们面对的是众生背后的邪恶因素,一定要正念去清除它,可是对人一定要善。从这件事情中,我也才一点点的从法理中明白上来,讲真相一定要坚持下去。师父在《正念》经文中告诉我们:「大法弟子已经成为众生得救的仅有的唯一希望,所以为了更有效的起到正法的作用,大家在讲清真相的同时,一定要重视发正念,及时清理邪恶和自身存在的问题,以免被邪恶钻空子。」

以下想举几个自己在打电话过程当中,让我比较印象深刻的例子:

记的有一回看到明慧网上有一个迫害案例,说某某派出所警员,到大法弟子家中進行非法抄家,将同修的一部电脑及八千块人民币全部搜刮走了。当时我打电话到派出所去讲真相,将他们不法的行为曝光,并劝善。对方很紧张为什么我们会知道这个电话号码,我告诉他:「国际媒体都在关注,你们做的事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一再跟对方讲真相劝善,后来他答应我会把钱及电脑归还同修。一个星期后我再回拨,他告诉我:「已经物归原主了。」

师父在《正念制止行恶》经文中说:「目前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因素和过去比已经少之又少了,而坏人与恶警还在对大法弟子行恶,这是人直接在对神犯罪,因此,可以利用各种方式,如揭露邪恶行为与讲清真相或直接打电话等方式予以制止。」我深深的体会到,当我们的真相电话一到,那些背后操控人的邪恶因素也随之解体,人明白的一面就会清醒过来。打电话制止行恶是很迅速、很直接的方式。

还有一次,从明慧网看到同修建立的真相资料点遭到邪恶破坏,有四个同修被非法抓捕,其中一位同修被公安逼迫写下转化书,还逼她从三楼跳下,导致同修下半身瘫痪行动不便。因为案例中没有任何电话号码,我就自己想办法去查找。当时我想,不论国内或海外的大法弟子,我们都是一个整体,大家应该互相帮助,我得去讲真相,减轻大陆同修的压力。就是这么一念,后来竟辗转联系上了那个同修。同修很激动,内疚的跟我说,她违心的写下了转化书,觉的很对不起师父。没有做到为自己负责,也没有为法负责,她不配当一个大法弟子了。当时我以师父的法理跟她在法上交流,希望能帮助她别再自责。我告诉她:「每个人都有一个修炼过程,师父珍惜每一个大法弟子啊,我们千万不能放弃自己,一定要坚强,一定要坚定。」后来每隔一段时间,我就会打电话去关心同修,读师父的经文给她听。慢慢的,同修又从新走回到正法的洪流中来,现在也出去讲真相、劝三退了。同时她也要我帮她上明慧网,将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弟子的言行声明作废。这个过程让我深深体会到,师父在《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说的:「得了法的人就要珍惜他。」我真心相信师父看护着每一个大法弟子,我们也应该珍惜每一位在我们身边的同修,互相帮助,共同助师正法。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九评》出来以后,传《九评》、促三退,就是当前我们救人的办法,当然包括救那些在迷中,无知的参与了这场迫害的人。

前不久,我打电话到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六一零办公室,其中一位主任来接了电话。他一接起电话就急着说:「你是不是又是台湾打过来的?你又要告诉我已经有一千五百万人退党吗?」我平静的笑着对他说:「那你知不知道香港现在每个月都有声援国内同胞退党的大游行呢?国内能看到这个报导吗?香港警察都为这个大游行开道你听说了吗?游行当中,还有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这些消息你都知道了吗?」他很惊讶我说的关于香港大游行的事,问我是不是也是炼法轮功的。我笑着说:「台湾、香港、两岸三地,我们都是炎黄子孙,血脉相连。香港回归中国,香港和台湾一样都可以自由修炼法轮功。全世界只有中国共产党容不下修炼真善忍的好人。我这通电话只是希望迫害能停止下来。」接着我耐心的跟他讲真相并劝善,过程中我保持正念,希望能唤醒他善良的本性。后来他告诉我,他听明白我说的了,还说:「你们啊,大法弟子在讲真相就一定要讲到位,不要一股脑的将真相硬塞给人家,也要听听别人说话,看看别人不明白的地方在哪里,应该针对别人不明白的地方去讲清楚。还要重心性喔。」

那几句话就象在点我,还点到了我的不足之处。因为我就是经常在讲真相时,尤其是在跟公安单位讲真相时,若听到对方诽谤大法,就会守不住心性,跟对方争辩起来,声音越讲越大声,就是想要强压过对方。过程中我体悟到,讲真相就是要让对方明白,若是自己做不好,也就救不了人。后来,那位六一零主任同意让我帮他退了党。

我觉的自己很幸运,这四年多来每天参加集体学法,和同修在法上互相讨论、互相切磋,奠定下了一个学法的坚实基础。虽然过程中有矛盾、有时做的好、有时做的不好,但是同修之间总能在法上交流,渐去人心。一路走来,我体会到打电话的过程也就是自己实修的一个过程,师父在《精進要旨》〈放下常人心坚持实修〉中告诉我们:「坚持实修是对每一位大法弟子的长期考验。」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讲真相就是应该不等、不靠。迫害不停止,我的电话就打不停。尤其是在这正法的最后阶段,与同修互勉,让我们将眼前的事共同做的更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