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个基督徒到大法弟子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一日】我是怀着颗向善求道之心走進宗教的,一修就是八年,我原以为找到了通往天国之路,别的法门我一概排斥,什么气功修炼我更是不放在眼里。当我因为严重病患而走進法轮大法修炼之门,才知道这宇宙间伟大的神无计其数。

在我当基督徒八年中,有五年在生病,而且是越来越重,到后来,吃药打针根本不见效,医药费花了近两万元,家里的积蓄花光了,药也吃不進口,吐得人迷迷糊糊,医生诊断为最重的糜烂性胃炎。

我大姐是修法轮大法的,多次来劝过我修大法,都被我拒绝,认为那是政府不允许,连丈夫要得法都被我拒绝,硬是不准他学大法。到了二零零四年,我卧床不起了,后来就不能進食,喝水也不行,已经四天没吃过-点东西,躺在床上只等死神降临了。

在这万般无奈、走投无路之际,丈夫急得团团转。一次,丈夫表情严重起来,对着我说:小芳,你看吧,家里的钱已花光了,再也拿不出钱来,看着你受罪,我又不忍心,而且买来药你也吃不下,我实在想不出什么办法了,摆在我面前的路只有两条:要么你跟大姐学大法去;要么你再固执的话,那另一条路就是我先走了,任你挑吧。边说边要拿绳子往外走……。我这才急了,忙说你别……,我跟大姐学大法这还不行吗?我这才开始动心了,心想在家等死,不如跟大姐去试一试,能好是我的福份,好不了也是我的命该如此,免得把丈夫急坏,孩子还小,也没别的选择了。

于是打电话再次请大姐相助,大姐赶来立即接我去她家。亲人们簇拥着我,心情十分沉重,邻居送我到村口,悄悄为我叹息,担心我能不能回来……当地的气候,人们还穿着单衣,我一身冬天的装束,头戴冬帽,脚穿保暖鞋,一脸愁云,悲苦不堪。途中相识的人叫我“老奶奶”,其实我才三十八岁,听到“老奶奶”的称呼,我不由的辛酸苦涩。

下午到姐姐家开始学法,因为心不净,学法不入心。晚上吃一点点,作呕,但没吐,这是几天来第一次吃下点食物。

第二天早上学炼功。我胸闷得慌,心里又顾虑重重,不想学了,打电话告诉丈夫我要回家,丈夫心急如火,劝我安心,好好学功,回家一点办法也没有。大姐找来一位老学员,一起切磋,她告诉我:“只要你真心修大法,师父就一定会管你,也一定能管得了你。你如果心不定,三心二意,佛也没办法;你的心一转变,你的状态立即会转变,大法的神奇就会在你身上体现出来。”

她的话打动了我,心里轻松许多许多。然后和我一起学法,心里渐渐平静下来,师父讲的法理渐渐入心了。师父开篇就讲“这些事情我们都要给理顺,好的留下,坏的去掉,保证你在今后能够修炼,但必须是真正来学大法的。如果你抱着各种执著心,抱着来求功能,来治病,来听一听理论,或者是抱着什么不好的目地,这都不行。”“我这里不讲治病,我们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我们强调一点: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为什么呢?因为这个宇宙中有这样一个理,常人中的事情,按照佛家讲,都是有因缘关系的,生老病死,在常人就是这样存在的。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难。遭罪就是在还业债,所以,谁也不能够随便改动它,改动了就等于欠债可以不还;也不能够随便任意去做,否则,就等于在做坏事。”(《转法轮》

学完第一讲,我有了坚持学下去的信心了,这个大法是其他宗教中讲的理根本不可比的。中午吃饭时,我一口气吃了两小碗稀饭,多少天来第一次吃了个饱饭,而且不吐不呕,很正常。我立即打电话告诉丈夫这一消息,表示要留下来好好学功,不回家了。

丈夫激动不已,立即赶到姐姐家来看我,鼓励我一心一意修大法,家里的事不用我操心。他表示也要修大法,他先回家料理家里。就这样,我在大姐家学了一个星期,病状没有了,跟健康人一样,功法动作也学会了,带着宝书《转法轮》,独自一人笑着回家了。

一到家,丈夫、邻居见我完全变了样,帽子摘掉了,冬装脱掉了,一身轻装,脸色红润,年轻漂亮了许多,象从来就没生过病的样子,愁容变成了笑容。大家为我高兴。

大法在我身上展现的神奇消息很快传开,人们见到我丈夫就免不了问些法轮功的事情,丈夫逢人便讲大法美好,一些有缘人纷纷前来学功,走進了大法修炼之路。

如今,我在正法修炼的路上一步一步走得更稳了,什么病业关、心性关,各种有形无形的邪恶因素的干扰,一个个干扰被排除了,我凭着对大法正信与坚定,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正念正行,两年中过了一关又一关,逐渐走向成熟。

迷途中的人啊,这千万年的等待与追求,千万别错过这个机缘,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啊。我成为一个大法徒的经历,这几乎是用生命的代价换来的。希望跟过去的我有相同观念的人从我身上吸取点教训,破除那固执己见的观念,天地间宽广着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