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真实的故事:阿强得法记


【明慧网2004年1月23日】刺骨的寒风,没膝的雪,崎岖的山路上机警地行进着三个黑人和一名华裔。

他们是乘一艘不知名的船,经历了两个多月的漂泊,才终于抵达他们梦寐以求的“美国”。船主把他们藏在船的最底舱,除了每天派人给他们送些食物和水之外,从来没下来看过他们一眼。钱早入了他的腰包,又不是头一次,剩下的他知道该怎么做。

“到了,这就是美国”,船主的声音令他们一下子兴奋起来,但之前四个人谁都没有来过美国,他们很难相信船主的话,可也只能相信他了,偷渡登陆是不可能选在有人的地方的。船早已离岸远去,四个人稍稍辨认了一下方向,便开始了他们的“美国”之行。

人到中年的阿强第一次听到“法轮功”是在1997年公派出国前,家中摆宴请客,姐姐向他引见了一位朋友。由于阿强自小炼硬气功,被全家笑称张牙舞爪。姐姐说她的这位朋友也是炼气功的,可人家越炼越文静,希望阿强能好好向人家学学。多年的硬气功修炼使得阿强看上去相当健硕,他也一直是单位里的体育骨干。虽然身受“外炼筋骨皮”之益,但久而久之,阿强的内心深处也希望有一天能炼炼修内的功法。听姐姐这么一说,性格豪爽的阿强便恭敬地走上前敬酒。“来来,我敬您一杯!”,那位朋友只捧了杯汽水、“请问您炼的是什么功,您要教我收多少钱?”这位朋友告诉阿强:他炼的是法轮功,而且义务教功不收分文。之后他为阿强示范了一下动作,并留给阿强一些资料。

这些资料后来被阿强带到了国外,休闲时阿强就对照资料中的示范图比划,因为没有人辅导,也不知对错。就这样一晃两年过去了。99年12月,援外任务结束了,阿强回到了故乡老家,那时国内已经开始了对法轮功的迫害。一到家阿强就被单位领导找去谈话,让他交代与法轮功的关系。阿强如实说没有与任何人联系,领导不相信,叫来警察拘留了他。在拘留所里警察打他,阿强被迫写了“与法轮功没有关系”的声明才被放出来,这时他已被单位开除了工职。为此心刚气盛的阿强走上了上访之路。阿强说,那时的他尚说不清大法是什么,他的上访完全是为他个人所遭受的不公正待遇。谁知到了信访办,一听说与法轮功沾边,便不由分说再次拘留了他。这一次阿强遭到了毒打。恶警逼迫阿强放弃修炼法轮功,阿强据理相争,说我还没炼,谈不上放弃,被认为不老实。更残暴的毒打后,阿强的一根肠子被打断,头的右上角被手枪把儿打出了血,后来被拉到医院缝了三针。身上被细钢鞭和警棍抽打得伤痕无数,阿强身上至今还有被电棍电糊的印记。阿强就这样被关押了八个多月,妻子与他离了婚,姐姐也被强迫与他划清界限,女儿来探监,哭着喊着要爸爸。女儿的哭喊撕碎了阿强的心,阿强再也承受不住,被迫在“不上访,不上告,不回原单位闹事”的三保书上签了字,才被释放出来,回到他的冰冷的家。身上伤口的疼痛,心中的冤屈令这位炼过硬气功的汉子对生活失去了信心。

当时国内对法轮功的迫害正逐步升级,“你走吧”,一位来看望他的朋友这样劝他。“我不了解法轮功,但看共产党这么不遗余力地镇压而还有人炼,法轮功一定有他好的地方。看来他们是不会放过你的,走吧,出去找法轮功吧。”就这样,阿强卖掉了房子,踏上了逃亡之路。

长话短说,十个月后的阿强在希腊国家难民署登了记,从此开始了他异国他乡的难民生涯。阿强在国内时是厨师,他凭着他的烹调手艺很快在中餐馆找了一份工作,月薪600欧元。生活稳定了的阿强,内心深处渐渐地升起一种说不出来的焦躁,而且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一个月后阿强辞了工,一个人到了萨路尼克。萨城的工作并不好找,阿强白天出去找工作,晚上就回难民营过夜。一晃一个星期过去了。

这一天傍晚时分,夕阳的余辉给古城涂上了一层金黄的色彩,阿强永远也忘不了那份美丽。正当阿强毫无目标地走到了一个海边公园时,突然他看见一个当地人正在轻松地轮换着舒展双臂。阿强呆住了,这似曾相识的动作令他想起了姐姐的那位朋友。正想着,这个人停了下来,他也注意到了阿强,并微笑着向阿强招了招手。“请问您炼的是什么?”阿强走上前问,“法轮功”,当地人的发音蛮正的。阿强的眼睛直了,从第一次听到“法轮功”至今前前后后的经历翻江倒海般地涌到眼前。“你想学吗?”当地人问,“什么?”阿强回到了现实中来,“你想学法轮功吗?”,当地人重复道,“啊,我在中国学过一点儿”,阿强如实地说,“噢,是吗?”,这一次轮到当地人惊讶了。“你等等”,听了阿强简短的述说,当地人给一位当时正在希腊的瑞典同修瓦西里打通了电话,

第二天,阿强随当地人来到了瓦西里的家。一个痛快的热水澡后,阿强从里到外换上了瓦西里为他找出的干净的自己以前穿过的衣服,第一次吃上由西方人,瓦西里太太做的中国面条。客厅的墙上悬挂着的师父的法像.令阿强感既亲切又陌生,听了阿强陈诉,瓦西里打开了电脑,找出“法轮大法明慧网”中文网页让他看,谁知阿强这一看就看了六个小时………

“强,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当阿强终于将视线从电脑的视屏上移开后,瓦西里用中文问。“当然”,阿强不知瓦西里是否还要问他有关在国内的情况,“强,现在你还要不要炼(法轮功)?”,“现在?”阿强望望墙上师父的法像,师父正在慈祥地望着他,“炼?即使炼,师父也未必要我呀”,过去的经历又如电影般地浮现在眼前,阿强心有余悸,“会的,会要的!”瓦西里回答的十分坚定,“师父是最慈悲的,只要你修炼,师父就会要你,就会管你的。”阿强又望望师父的法像,“那,我炼!”阿强一言即出,唰!一股热流从头顶直灌到脚下………

从此,阿强走上了真正的修炼之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