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修炼中出现的懈怠和不想精進的危险情绪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四日】我是九六年得法的,按理说是老学员了,自认为对法、对师父坚信不移,从来没有怀疑过。就是在邪恶疯狂迫害中,被邪恶非法判劳教三年多也没有对师父、对大法产生过怀疑。由于怕心,也走过弯路,清醒之后很后悔。

可是最近一年中我的思想中产生一种对师父、对大法不坚定的物质,学法不静心,发正念思想不集中,功也不愿炼,跟同修交流也不入心,什么都不想做,就是跟同修交流写心得,也不想写,一想没有什么可写的。今天看了《明慧周刊》二四七期,同修写的“也谈‘从我做起,做遍地开花中的一朵’”。修炼是那么的严肃,时间又是那么的有限,我惊醒了。从现在起我要把不好的思想、我自身不精進的物质全部曝光,彻底铲除。

因为被非法关押三年多,吃了不少苦,放下了不少执著心。自认为名、利、惰性、怕心没有了。可是就在三月份中国秘密集中营非法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出售曝光之后,我震惊了,害怕了,尽管嘴上不说,可心里却总为自己打算,我可要小心,不能再被邪恶抓去了。抱着这一执著不放,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能做好吗?可自己还不悟,写到这里才认识到这一执著是多么的可怕。就是抱着这些执著不放,师父还在看护着我、保护着我,真是对不起师父。

有一件事我想把它写出来,那是六月份,我们几个同修到一个村子去发真相资料,走时因为没有发正念,也没协调好,被邪恶干扰走散了。我负责粘贴,站在大道上想怎么办,天这么黑又是一个人。这时一念冒出来了:别去了,那个村子你又没去过,又不认识路,挺害怕的,回家把资料一烧,谁也不知道,多好。快回去吧,现在都九点多了。我左右为难真想哭。后来想一想不行,我不能就这样走了。于是就背法,背《正神》:“正念正行 精進不停 除乱法鬼 善待众生”,背着背着不那么害怕了,就想粘贴的资料的内容,当时粘贴资料正是劝三退和国外大法弟子揭露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还有庆祝退党大游行,想想他们,再想自己,我对自己说,我不能顺从邪恶,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保护,有各个层次的护法神,我什么也不怕。我发正念求师父加持增强正念。真是正念一出,就感觉自己身体高大了,什么也不怕。就从地里横冲过去,找到一条道,在道两边有不少坟,我就想师父讲,人死了之后,放到太平间里就是一块肉,没有什么可怕的。進村子之后一边发正念一边粘贴,贴到一半,发现有的大门上别着真相资料,说明同修她们也来了。等到把全部资料都贴完也没有和她们碰上,自己从原路回家了。

到家之后想一想前后经过,真有点后怕,如果不是师父正念加持,看护着,保护着,顺着邪恶要我做的去做,后果不堪设想。通过这件事怕心去了很多。可是怕心去了,我的名、利之心又上来了,特别是利益之心放不下,受到损失就跟爱人发脾气,甚至到了提出离婚的地步。幸亏我爱人也修炼,对大法有一定的认识,才没有走到不可挽回的地步。后来跟老年同修交流,状态才好点。认识到这不是真正的我,是邪恶强加的,是思想业和后天形成的观念构成的假我。

为什么会这样,通过学法向内找,原来都是私心在做怪,怕自己失去这个,怕失去那个,做什么都先想到自己,就是写到这里的时候头脑中还有不想暴露这个私心的想法。正法到了现在,时间很有限,我却还一手抱着人的东西不放,一手抱着大法不放,到最后可能什么也得不到。我写出来的目地就是让那些跟我有同样状态的同修清醒,不要象我一样摔了跟头才悟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