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炼的路上千万不要懈怠


【明慧网2006年8月6日】七月初的一天下班时,我把放在单位的十几份真相材料拿出来,准备在下班的路上发出去。我来到一个单位附近的居民小区,选定一个楼就上去了。由于材料不多,我只上到四层就开始往下发。发到一层时,还有两份。我想一楼那头还有两三户,正好发到那里去,就别剩了。

向那个拐角走去时,要经过电梯,这时我突然发现在电梯门的上方有一个红色的警示灯,就是警车或急救车车顶上的那种灯,在电梯对面的墙上悬挂着一个茶色玻璃的监视器。我看了看,犹豫了一下,还是走过去了。把材料放到住户的门上后,回来时又犹豫了一下,也走过去了。

出了小区的大门后,越想越觉的不太妥当,有那么不太明确的一念:回去把材料都收回来吧。因为我觉的那个监视器已经照到我了。但又认为没那么巧,没事的,发正念让它看不到我就行了。当时随口发了发正念(正念不足),就没再多想,没有重视,其实是一种侥幸心理。

第二天上班时,突然发现在单位门前停着一辆警车,里面有两个人。我也没有引起警惕,在车前走过时还存有侥幸心理,走進大门来到电梯旁,这时另一部电梯旁马上跟过来一个人,一看就是便衣,跟我上了电梯,他并不按楼层,我到了他也不动,我下电梯他马上跟出来。这时我意识到是跟上我了,我没有马上進办公室,去了卫生间。出来后看见他在电梯旁打手机。

我绕到办公室,進来后心里开始有些紧张,这时才想到发正念,可坐在那里心里不稳,也静不下来,起身从窗户向外望,那辆警车还在。我不知道下一步会怎样,我能做到的就是收拾一下我的电脑、抽屉和柜子。我的书包里还有几本《九评》。收拾好后我决定先把《九评》发出去,然后回家。

我来到楼道,没有见到那个人,我们这的电梯里都装有监视器,我从楼梯走下去,从单位的后门出来,绕道来到一个居民小区,把几本《九评》发了出去。虽然心里还是不稳,但一路上一直在默念《怕啥》。一路平安回到家里。

回来后马上找到几位同修说了这件事。同修们没有埋怨我不注意安全等的话,而是一致决定发正念解体邪恶的一切安排、手段。抹去那个录像,让一切不利于我的物质解体、消失。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同时通知了能通知到的其他同修一起帮助发正念。

这是个周末,双休日两天我们高密度的发正念。在师父的点化下,我决定先休几天假来调整一下。周一我一早来到单位,有两个同修也随我来了,在这里近距离发正念,解体这一带地区的一切邪恶因素。我又将电脑从新整理了一遍,向单位领导讲了要求休假的事,领导什么也没问就同意了(而这时可以休假的通知还没发下来呢)。

在休假的几天中,我每天抓紧时间背法、学法、炼功、高密度的发正念、与同修交流切磋,并开始认真的向内找,这一找不要紧,找出一大堆的执著、漏洞。从发放真相材料以来,虽然有几次有惊无险的经历,但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都平平安安的走过来了,十分顺利。近一段时间以来,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也放松了安全意识,做事心越来越强,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发真相材料时也不象以前那样有很纯的救人的正念,而是象完成任务似的,心不纯净了,存有侥幸心理和证实自己的因素;没有想到为大法负责、为众生负责、也为自己负责;显示心、欢喜心都出来了。在遇到这件事时,怕心也出来了;而且正由于放松了、懈怠了,紧急关头没有马上意识到危险、没有马上想到求师父、没有马上想到发正念,虽然当时也挺理智的,表面一点没有显示出慌乱,但是心是不稳的。再有就是没意识到对时间是很执著的,在平时谈话中总是说“反正也没几年就结束了”之类的话。最主要的是学法不精進了。三件事都在做,但是心态不够好,不够纯净,象完成任务似的,而且明显的是懈怠了、放松了。

在这几天中尽管终于将《转法轮》最后几个节背完了,但还是有很大成度上是在赶進度似的。尽管这几天不停的学法、发正念,但每天早上起来,总是感到心里不稳,有时甚至有些心里发慌,不能用很强的正念来对待这件事,还用人的推理来分析如何如何。在这一点上完全象是个常人,这又反映出一个更为严重的问题:信师信法的成度不够。同修在给我的电子邮件中和一起针对这件事切磋时,让我不要有顾虑心、不要担心,要首先向内找、不要担心,这都是好事等等,每句话都是直指我的心而来的。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借他们之口在不断的点化我,师父就在我的身边!我真是愧对师父啊!一个同修引用师父的话说:“了却人心恶自败。”(《别哀》)一个同修跟我说,不自信就是对法的相信不够。真值得我认真想一想。

通过认真学法,在同修们的帮助下,我逐渐的、一点一点的将那个“怕”心去掉,正念越来越强,那个“怕”心越来越淡、越来越小了。我越来越坚信邪恶已被我们解体了,邪恶对我的企图的迫害已烟消云散了。在一次发正念时,正念很强,真的感到邪恶什么都不是,“除恶只当把尘拂”(《志不退(宋词)》)。有一个同修说,她一次发正念时感到那几个恶警和那辆警车渺小的什么都不是。

在7.20那天,我又和同修一起出去发材料,这之后又发了几次。本想我这样就调整了心态、恢复了以前的状态。前几天上班时,我头顶上边的空调漏水了,把我的椅子都湿了一大片。而且家里的一台电脑打不开了,启动后显示不出图像来。看来我还是有漏没有找到啊!师父又在点化我了!

回到家里和爱人(也是同修)又切磋了一晚上,又找到了更多的问题。师父说:“不管怎么样吧,作为修炼的人一定要用修炼人的方式、用修炼人的思想思考问题,决对不能用常人的思想去想问题。”(《洛杉矶市讲法》)调整心态、恢复状态应该通过学法,“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不用法来指导自己的言行、来加强自己的正念,想用人的方法来调整自己,没有真正的在法上认识这个问题,那就等于自己不是个修炼人;再有,平时学法时有意无意的边学法边抠脚、抠耳朵,这是严重的不敬师敬法呀!还有这两次发材料也暴露了我的做事心仍没有去、侥幸心还有、证实自己的心还很强;没有纯纯净净的为救度众生、为证实大法、为大法负责、为众生负责的去做。

电脑打不开,是与我的一个不正的心有关:我平时总将硬盘拿下来,放在一个自认为安全的地方,想如果邪恶来检查让他们查不到。这不是承认邪恶了吗?这不是在求吗?我们大法弟子做的三件事是宇宙中最正、最伟大、最神圣的事,应该堂堂正正的,何况是在自己家里还觉的这不安全、那不安全的。如果我们真能够做到师父要求我们的那样,对大法坚如磐石、金刚不动,做到无执,邪恶它敢来吗?来了就让它解体、化掉。而且我们是全盘彻底的否定旧势力的一切的!电脑是我们证实法的法器,也是神,怎么能够将它的“心脏”拿下来,让它不完整呢?应该爱护好它、保护好它。

现在上班已有两个星期了。刚开始时心还是不稳,时不时的往窗外看看,这不又是在求吗?如果你在求,那邪恶马上就会给你演化出一个假相来。这也暴露出信师信法的成度还很不够。

通过这件事我体会到修炼的严肃性,特别是在正法的最后,邪恶越疯狂我们应该越精進,不让邪恶有空子可钻。平时放松一点,甚至有时不太在意,这里一点那里一点,积累多了就是大漏。

师父说:“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修炼者不能带着人心、带着业债、带着执著圆满。时间会使金子越磨越亮。”(《芝加哥法会》)

这个问题出在我这里,也看到了我们这个小的整体存在的许多不足。现在已开始弥补了。我们几个同修都在向内找,不同方面、不同成度的都有提高,当然师父是利用这件事来提高我们的,同修们都在说这是好事,该我们提高了。我们就应该每经历一件事,就提高上来一点,每经历一次魔难,就变的更加成熟,就使金子磨的更亮。

希望有懈怠、放松了的同修能够以我的这次经历引以为戒,让我们共同完成好我们的史前大愿,不辜负师父对我们的慈悲苦度,不让众生对我们失望,在神的路上坚定的走下去,共同精進,最美好的一切在等着我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