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经常出差的同修交流如何做好三件事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八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在得法之前五年,就以出差为主,一直到二零零二年退休。多时,一年出差一百八十多天,平均每年都在一百五十天以上。上月《明慧周刊》中谈到有同修在火车上学法,被恶警绑架迫害,感到很痛心。正法到了最后的最后,恶党还在做垂死的挣扎、疯狂的迫害。所以我想把自己出差中做三件事的经历写出来,与还在经常出差的同修交流。

一、学法

我总是到住地开始学法,因为那时人少,环境静,学法能集中,干扰少。记得有一次到一个外省市去办事,办事单位告诉我本周、下周你的事办不了,下下周一定办成,还告诉我可以等,或者先回去到时再来。我当时想回去再来浪费时间,还怕他变卦。当时我明确说:我等。心里想的是我可以用这些时间学法,别人可能是以出差为主,做三件事,而我是以做三件事为主,兼顾把外面的事办了。

那些时间我是早晨炼功,白天学法,正点发正念,晚上出去送传单,讲真相。炼完静功,睡觉。结果住了十二天,看了十一遍《转法轮》,越看越想看,书都不愿放下,总想停住时间好多看一点。所以感到身体很轻松,讲真相总有人点着头听。在楼道送传单,看不到人,每天总有新的领悟。

当时回想在迫害前,在路上,车上看法时,觉得别人都在玩,闲聊,睡觉,我在看书,比别人强,实际上是用人心比常人,所以悟不深,法也不易显现,而且更悟不到抓紧。迫害后学法时,总想抓住时间,常想请时间停住,我要学法,同化大法。所以我出差时,每天学法都在二讲以上。当然也因为不做家务,没有单位开会任务干扰,所以学法易入心。

二、炼功

因为我一般不坐长途夜车,所以早晚炼功都可以坚持,最大的障碍是怕心。开始时,我总是很早去沐浴间炼功。那冬天行,夏天不行,慢慢我开始在宿舍早晚炼,再后觉得白天炼动功更合适,那时旁人去办事,炼功更安静。

炼功我也有不少启发。一次在三人宿舍炼,对面是检察院的人,一直看着我炼,等我炼完了,他问我炼什么功?我说是气功,他说看你炼好象身体很舒服,于是聊了一会儿,我说炼的是法轮功,他说:“大胆炼吧,法轮功有什么不好,不偷、不抢、不抽烟、不喝酒、还不用看病,我退休了也去炼,可能到那时已经平反了。”

还有个招待所的服务员,看见我在炼功,就去报告所长了,所长告诉她们:“这个人炼功我知道,你们不要去打扰他。”这件事我是过了一年多才知道,我知道要退休了,可能不出差了,所以就去服务台聊聊,于是那个总服务台告诉我说:“都知道你是炼功人,所以安排人时,要么时间住长一点的,你们可以交个朋友,要么晚来早走,以便不打扰你。有人告诉所长你炼功,所长都帮你说话。”

我们正聊时,所长進来了,我说谢谢所长,她说:“谢什么,你住我们所,就是相信我们,我们有责任关心你。再说炼功有什么不好?大惊小怪的,不值得。”平时我也感到他们很关心我,有时我炼功,风将门吹开了,服务员会善意的将门关上,这让我体会到大法的威力,真正是你的存在、你的正念、你的慈悲,就是救度众生,而明白人也在支持和鼓励大法弟子。

三、讲真相

我出差是不带真相资料的,开始我是带个本子,要出去时就写,写多少,从门缝塞多少。后来我看到有一种叫千禧贴,豆腐块大,一面有干胶,五十张,贴起来很方便,写多少,贴多少。有次我去一座塔楼,看到没有人管楼电梯,自己按的,我一直上到顶楼,再从楼梯下走,边走边贴,来到底层,一本就贴完了。

在长春插播的前二三天,我也去出差,住了几天,感觉那里的气氛很紧,街上小区到处是警察。那天,我贴完后,从楼的门洞下来,发现马路对面有个警察,坐在自行车后架上,他盯着我,我也盯着他。我不断发正念,心里想让他快走,我俩互相盯着足有两三分钟,他就走了。当时我一点也不知怕,只是在求师父别让他進楼收我的真相贴就好。

在宿舍讲真相,往往我一说到法轮功,别人就会接过去说:“法轮功好,就是炼的人太多了,政府怕,你们不用怕它。”也有人说:“法轮功就是灵,到处可见法轮功,能得人心,比共产党又贴心,所以它要镇压你。”也有糊涂的,说你师父出了这么多书,“一定发大财了”。我告诉他:“李老师给人看病从来不要钱,他有一亿弟子,每人一元钱,他早发大财了,何必用出书发财。”他马上说:“这样说也对,他不是为了钱,他要发财太容易了。凡是不为钱,都是好人,你看现在共产党有几个不贪不捞钱的?”

经常在外出差的人,外面事接触多了,他不会轻易信共产党的宣传。我去一个单位办事,当我讲到法轮功时,旁边一个人马上说:“你不用讲,我们单位都明白,不信你到办公楼后面家属楼去看看,哪个楼洞没有十条八条大法好的标语。”我说去看看。又有一个人说:“给你支红粉笔,你也去写几条,留个纪念。”我拿了红粉笔去一看,哇,七幢大楼,都是四个门洞,我看见六个门洞口,都是斗大的“法轮大法好”。我就上二楼也写了几条,贴了千禧贴。

回到办公楼,很想知道这里的环境怎么这么好。有个副处长把我叫到楼外,二人坐在花台上,给我介绍了这样的情况:单位有不少炼法轮功的,他们大都是业务上的骨干,说话很有威信,有好几个是中层干部,已退休的也不少,单位生产任务完成很好,也很安全,所以经济效益不错,保证开支,还有一定的奖金。大家都很爱惜单位环境,因为有对比,旁边有一个单位稍大,政治上搞得轰轰烈烈,把法轮功学员送洗脑班,抓、判了好几个,可是生产任务总完不成,一年多总是百分之六十的开支,更谈不上奖金,想调走还不放。

他还说:我们单位对炼法轮功的人很尊重,传单、光盘家家接,都会看,上级来了解情况,事先都打招呼或安排去工地。上次居委会想对楼道刷浆,有人说一刷浆标语咋办?居委会说:“那以后再刷吧!”

这也让我悟到,单位也如个人一样,也有个善恶必报的法理,李老师说“恶者事干绝 堵死自生路”(《洪吟(二)》〈入无生之门〉),这让我理解更透了。在车上,在路上,我讲真相比较简单,就喊法轮大法好,在迫害开头时,如果他点点头,就算他明白了,我们以微笑结束。如果他不点头,还想听你说,那就可以再讲,但也很难深谈,因为地点不一样,人多声杂,又左顾右盼,很难集中耐心听。

四、关于发正念

我开始时形式上做了,因为看不见,也无感觉,很难重视,发正念是想要做到听师父的话。但一次的出差中碰到的一件事让我完全改变了这种认识。

那次住在旅店,很晚来了个老者,住在对面床,因为很晚他来,所以打个招呼就睡了。第二天早晨四点三十分,我起床炼功,刚炼到第一套第二遍时,对床老哥气呼呼起床,窗户全部打开了,门大开,就上床睡了。当时我心也不稳,风也大,走廊又有人走动,所以只好上床去并发正念。约过五~六分钟,老哥又起床了,关上门,窗留缝,告诉我:“现在空气好了,你再炼,我睡一会儿。”我马上又起床,炼完了动功,我想清理了他背后的邪恶,态度马上大变。

之后等他起床了,我就给他讲大法好的真相。他说:“哇,你炼的是法轮功,一直听广播骂法轮功,可我看你炼功,我身体都感到舒服。”我告诉他政府看炼的人多就无理迫害时,他说:“共产党做了不少坏事,每次运动后就平反,平反后它又做,这也叫本性难改。这几十年我对它没有好感。”通过这件事让我看到,清除了人背后的邪恶,人的善念就会返出来。再看大魔头出国到哪里,国外同修会坐飞机去哪里,近距离发正念。便更认识到发正念的重要性,希望同修都能重视。

有时我想,我虽没有条件对着大魔头近距离发正念,但是我可以利用这出差的机会对公共场所,特别是对着火车站发正念,这也是个难得的条件,所以我每次外出,都会对着火车站优先多待一会儿,发好正念。有一次去一个车站转车,原来看好是四十分钟,到那一看是二小时四十分钟。我想这是让我彻底清除这个车站的邪恶,我就围着车站广场转十圈,一直发正念。到临上车时,别人都扫描检查,轮到我时警察让我直接走,别人都瞪眼看我,他们不理解。我很清楚,是我清理了他背后的邪恶,他明白的一面感谢我,给我方便。

我出差三年中几十次上下车检查,没有一次搜包,有两次别人大小包都一件件的查,轮到我时只在包外用手摸摸就放行了,这就是预先发正念的威力。如果在路上,在车上,发正念,我会多念正法口诀,减少外界对我的干扰。如果在住地就立掌发正念,我是双盘,掌一立,腰一伸,精神就饱满,左手心,右手腕有气外冲,舒服极了。虽然看不见,绝对信,我在除恶。

师父在讲法说:“今天大法弟子的修炼是一种大道无形的修炼方式”(《洛杉矶市讲法》)对于经常出差的同修我想注意以学法、炼功为主,当然也要正点发正念、讲真相。在路上、在车上就是以讲真相发正念为主,当然也可学法,那最好是背法,背经文,背《洪吟》

这就是我这个层次上的认识和做法。出差性质、任务不同,所以不一定都适用,请同修参考。如有悟的不妥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