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揭露活摘器官讲真相的过程与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八日】

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今年三月中共活体摘取器官罪行曝光后,我感到非常震惊,直接的反应是两岸民间往来密切,台湾应该有许多不知情的民众前往大陆移植器官,从供需面来考量,我们要尽快让台湾的民众都知道此事,不要贸然到大陆移植器官,以减少大陆同修被中共屠杀。

当时有一位其它地区的同修特地因此来参加我们的学法组,并且以《转法轮》的一段经文强调此事的重要性:“你看到杀人放火那要不管就是心性问题,要不怎么体现出好人来?杀人放火你都不管,你管什么呀?”我听了以后,有一种受到指责的感觉,就反驳对方说:“我们已经在做了,并不是没有做。”事后想一想,这种想维护自己的心态是不对的。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可能是我们的步调太慢了,应该更积极一些吧!

同修经过交流后,认识到要让此事尽快曝光,市议会是不能忽视的地方,所以我们决定全面向议员们讲清真相,并推动市议会通过谴责中共暴行的提案。四月二十四日是基隆市议会今年第一次定期会开议的第一天,我们拿着提案单到市议会一一的向议员们讲真相,并且一再强调此事的急迫性,结果当场就获得十九位议员的签署提案了。

在同修整体的努力下,当天提案就排進了议会的议程。之后,我们邀请由议事厅出来的议员们合影留念,巧妙的是国民党、民進党、亲民党及原住民议员刚好各有一位和我们一起拍照。我想这张照片,也许可以作为大法弟子没有党派色彩的见证吧!

在等待提案审议这段期间,我们多次向议员们表示此案的重要性与迫切性,请他们务必帮忙让这个提案在此次会期通过,结果在五月二十二日本会期的最后一天获得全体议员无异议通过。决议的内容除了呼吁联合国及国际人权组织派员调查活摘器官事件之外,也要求卫生局发函各医疗单位,杜绝不肖医护人员中介器官移植,并且也要市政府广泛告知民众,前往大陆移植器官将涉及非法活摘器官的犯罪行为以及安全堪虑等风险问题。

因为我在大学里教书,以我常人的职务应该很适合向政府官员及民意代表讲真相,我想这可能就是我的历史使命吧!所以,在议会通过提案后,为了促使决议文的内容能落实执行,避免只是流于形式,同修与我陆续拜访了市长、副市长、研考室主任、民政局及卫生局局长等市政府官员,请他们关注中共活体摘取器官事件以及尽快执行决议文的内容。后来,卫生局除了依决议文发函给基隆市各医疗单位外,也发布了一篇“境外器官移植停、看、听”的新闻稿,以提醒民众赴境外進行器官移植所涉及的风险。

同时,我们也请同修将决议文翻译成英文,然后传送到联合国及相关国际人权组织,让他们知道台湾省基隆市议会全体议员请他们协助调查活体摘取器官事件的心声。

纵使市政府相关单位及市议会都知道此事,也有了一定的作为,可是我们发现大部份的基隆市民还是不知道中共活体摘取器官这一件事。经过交流后,我们决定在基隆人潮最多的和平广场举办一场“抢救良心烛光悼念会”,让广大的民众知道中共的邪恶暴行。在筹备追悼会的过程中,曾为了决定举办的时间与场地,同修之间各有不同的意见,也产生了一些矛盾,后来大家意识到此事的重要性之后,也就逐渐达成整体的共识了。

以往借场地仅须向管理公司招呼一声就可以了,可是这一次管理公司突然表示场地不借了,理由是我们以前办征签、反酷刑展时,遣词用字都太强烈了。我认为这是干扰,因为面对这么邪恶的迫害,且在大部份媒体都不报导的情况下,如果遣词用字太温和,很难达到讲清真相的效果。大法弟子遇到问题就是讲真相的好机会,因此除了向管理公司经理讲真相外,也找市政府负责管理该场地的交通旅游局讲真相。交通旅游局的承办人很热心的帮忙打电话给管理公司经理、董事长协商,这个过程中虽然干扰很大,但因我们正念很足,最后还是借到了场地。

此外,原定十月廿一日晚上举行的悼念会,同修为了在悼念会前能有更多的时间对高层讲真相,决定延到十月廿八日。可是在申请场地时,管理公司却表示廿八日场地已经有别人用了,所以我们的悼念会只能在廿一日举行。后来才知道廿一日这一天是婚嫁喜庆的大好日子,因此当天市区的人潮会很多。我想这应该也是安排好的吧!

经过同修们的再交流,认识到举办悼念会不是我们主要的目地,而是透过邀请市政府相关单位首长、民意代表及狮子会、扶轮社及医疗单位等团体参加悼念会的过程,能广泛深入的向各界讲清真相。因此,除了由同修亲自拜访或电话联络外,同修也智慧的制作了邀请函,将中共活摘器官的真相写在邀请函的背面,如此的话,就算我们无法见到要邀请的人,也可以让他在拿到邀请函的同时就看到了真相。还有为了达到全面讲清真相的效果,在悼念会的前一个礼拜,同修们也以轮流的方式每天分上午、下午及晚上三个时段,开着广播车在市区绕行讲真相。

在邀请市长、议员及市政府相关主管参加悼念会的过程中发生了两段插曲,第一段插曲是:市政府民政局局长看到邀请函后,表示邀请函太小了,他建议将邀请函改成大张海报,这样的话他就可以将海报发给全市各区、各里去张贴,那么全市的市民就可以知道这一件事了。由这一件事中,个人的体悟是:只要我们真相讲到位了,常人有了正念之后,就会帮助大法弟子做事。后来,这张揭露活摘器官的海报也张贴在基隆文化中心、公车处及火车站了。

第二段插曲是:在市议会邀约议长及议员时,我也拿着大张海报在议事厅前逢人就讲中共活摘器官的真相,当时市长新闻摄影负责人陈先生听过真相后,表示当今世风日下、道德败坏,还有人勇于揭露中共活摘器官的犯罪行为,以及关怀市民赴大陆移植器官安全堪虑问题,这么慈悲的举动,让他很受感动,于是倒了一杯咖啡双手捧着要敬我,说是要表达他的敬佩之意。我想也许是他明白的一面,感受到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慈悲之心吧!

这段插曲让我联想到在这之前,某景点讲真相同修的横幅、资料被观光局国家风景区管理处的工作人员没收了,我得知此事后特到观光局了解此事,承办人表示这是因为附近商家检举我们同修经常拿着展板或资料追着中国人跑,让他们很难做生意。我想此事之所以会发生,主要是大法弟子救度众生心切,这是可以理解的。可是从另一方面来说,修炼人处处事事都要考虑别人,因此从法理上来讲,我们对附近商家应该是助力而不是阻力才对。也就是说,大法弟子在讲真相的过程中,也要尽量圆容常人的理,否则稍不注意就可能给大法抹黑了。就如同师父《在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所说的:“我们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都要本着善念冷静的去做。无论对人讲真相还是参与什么活动,都要叫人看到大法弟子的美好、大法弟子的善良,千万不要做任何过激的事情。”

接着谈一下揭露活摘器官讲真相这一段期间,我身体所出现的病业状态的过程。市议会开议那天到议会向议员们讲真相而且提案获得排進议程后,隔天我就开始咳嗽,当时我动了一念:“我会不会象前段时间那位‘知名’的同修一样,被邪恶夺走了生命?”这个念头虽然并不是很明显,但动了这一念之后,病业状态就一直存在着而且咳的越厉害。经过与同修交流后,虽然意识到自己不应该承认邪恶的干扰,可是病业的状态还是拖了整整两个礼拜左右,才逐渐好转。举办悼念会的前几天,咳嗽的状态又出现了。这一次我不承认它。大法就是直指人心,一念之差就有不同的后果,结果这一次的状态只持续三、四天就过去了。

悼念会当天在台北同修的支援下,办的有声有色,不但让络绎不绝的人潮看到、听到了真相,同时也发出了大量的揭露活摘器官特刊及真相材料。而且还有前任副市长、市长的主任秘书、卫生局局长,议长代表及一位市议员等多位贵宾到场致词,呼吁制止中共暴行及宣导到大陆移植器官可能有风险,请三思而行。其中市政府主任秘书是最早到达会场的贵宾,他在致词时将揭露中共活摘器官的真相凭记忆全部都讲下来了,很令人感动。另外到场致词的这位市议员是推动谴责中共暴行提案通过的重要人物,从他知道活摘器官事件后,常常向他的选民揭露中共邪恶的暴行,请大家不要到大陆移植器官。看到众生能这么有正念,真为他们的未来感到高兴。

此次悼念会之所以能办的成功,我想主要是经过协调后同修们都能放下自己的意见,把大法摆在第一位的结果。因此我认为只要大法弟子的心齐了,相信就没有我们做不到的事了。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二零零六年台湾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