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和同修切磋交流后的几点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日】前几日,和同修交流后,深有感触,本来想写点东西,因为顾虑心障碍,没有提笔,今天看到明慧网发表的同修切磋文章《与北京的大法弟子交流影响遍地开花的因素 》,觉的同修为大法负责的心很好,这样我也针对本地的情况谈一点我自己的认识,文中涉及到的人和事,只是为了说明问题,并无指责之意,请谅解。

关于本地区近一段时间缺少法理上的交流问题。其实,单从交流层面上来讲,目前在我们修炼环境下,交流的机会还是很多的,我们不是经常有三几个同修在一起切磋自己的修炼心得么?还有人数不等的多个学法小组不都是我们共同提高的环境么?

再有,每周的《明慧周刊》也很有序及时的传到同修手上,从中我们可以和世界各地的同修比学比修,了解目前的正法進程,其中的弟子切磋文章就是交流法理的。我想,跟几年前相比,我们修炼中从法理上交流提高的机会并没有减少,相反,这种交流的机会走入了一种更成熟更理智的状态。那为什么还有同修在抱怨甚至是起着协调人作用的同修也在抱怨这个问题呢?他们认为前几年有几十人的交流会,那种形式他们觉的能提高的更快,而最近好象都在忙自己的,面对面交流的机会少了,好象这样就提高的慢了似的。

我想这也是一种没有跟上正法進程的表现,我想起师父在法中说:“有人凭感觉练功,你的感觉算什么?什么也不是。”(《转法轮》)“你们最伟大的是因为你们能够跟上正法。”(《导航》<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我理解师父在法中包含了让我们不要执著过去的一些认识和感觉,不要留恋过去我们自己认为的提高快的某一种修炼方式,在师父正法進程中,作为大陆的大法弟子也在不断调整我们过去的一些想法和做法,为的是更有效的解体邪恶,清除邪恶毒素,救度更多的众生,以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在目前资料点遍地开花的情况下,需要我们每个具备这个条件的同修都能自己和明慧沟通,这样就能更大限度的发挥每个同修的作用,但每个资料点有在做着相同的事情,也就是大道无形有整体。

说到资料点遍地开花和正法進程的问题,就牵扯到一些在这方面的争论。一方面,有些同修可以列出种种客观原因,最后的结论是自己不适合搞家庭资料点,这是旧势力牵着我们的思维得出的结论,因为如果资料点遍地开花的话,那些旧的、邪的生命和因素就会瞬间被清除;另一方面,我们每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只需要想一下自己配不配这个称号,最后的结论就是多种形式的资料点遍地开花,这是我们自己的使命,这也是除恶最有效持久的方式。只要我们多一些正念,少一些怕心,没有什么合不合适的问题,只有我们自己修炼精進程度的问题,对自己要求是否严格的问题。其实,邪恶最怕的是什么呢?目前,邪党就怕被它蒙蔽的世人觉醒,从心里抛弃它;那参与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呢?如果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能从心底认清它,抛弃对它的怕心,那邪恶在我们场的范围内根本无法存在。也就是说不管我们自己认为怎么才是跟上正法進程,抛弃旧势力和因素强加的阻碍我们精進的人心,而代之以从法中修出来的正念,那我们就会跟上正法進程。

资料点遍地开花,必然牵扯到技术推广的问题。到目前为止,在明慧网的协调和支持下,现在无论是突破网络封锁的技术,打印技术,刻录技术,还是计算机系统安全的相关技术都能很及时的得到相应的学习资料和软件,可以说已经很成熟了,这也正是推行资料点遍地开花的技术基础和保障。现在各地出的真相光盘中都有突破网络封锁的软件,简单到只需要点几下鼠标就可以看到明慧网的网页。另外各种突破封锁的软件更新的也很快,老版本还很好用的时候,新版本就出来了,我看真是百花齐放,我们大法弟子整体抛弃怕心,彻底清除邪恶的机会就在眼前。所以每一个同修只要是稍微有条件,就完全可以去试一下,你会发现,你也可以做到的。

我们切磋到关于技术推广的问题时,一个同修说的好:师父在法中讲:“我们法轮大法的修炼避开了一脉带百脉这种形式,一上来就要求百脉同时带开,百脉同时运转。”(《转法轮》)我们就指望一个两个同修教也太慢了,同修学技术的主动性不够。是呀,我们都是大法中的一个粒子,我们都应该积极主动的去学,可以拿技术相关的手册、小册子对着学,去掉对同修的依赖心理,如果这样的话,我们整个地区的形势也就不一样了。想想吧,很多同修连鼠标都拿不稳,有些更一无所知,就要学技术,结果同修一去要什么都得教,一去就是七八个小时,有的需要更长时间,结果同修一走还是啥都忘了。有很多心得体会中,同修自学技术的感受都是很好的实例,同修们不妨看看,他们是如何摆正心态迅速掌握技术的。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同修的责任问题。其实,有很多同修一直没有重视揭露邪恶迫害,更没有重视搜集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恶人相关资料,没有把这些当作我们每个同修自己的责任。甚至我们负责协调的同修也没有把这些和同修切磋,实际是这些协调人也没有从根本上认识到我们自己的责任。

今年夏天,一位被迫害致死的同修家属按照当地习俗在老家搭灵堂为死去的同修“守灵”,同修周围的同修也去了几位,可他们去了之后,只是象常人一样拿点钱,鞠个躬然后就离开了,根本没有询问同修家属遗体被强制火化的过程中邪恶的流氓行径,更没有问家属遗体火化后邪恶之徒有没有進一步迫害等等。结果到现在这些还是空白,因为没有同修接触到同修的家属。事后一位同修在那里自责说自己因为怕心等执著没有去吊孝,如果去了就可以顺便问一下有关情况。其实,在当时的环境下,不是去多少同修的问题,一位就够了,如果认识不到我们的责任,去的再多些,也是个形式而已,起不了什么作用。这件事情暴露出我们当地同修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对揭露当地邪恶的重要性和紧迫性认识不够。学学师父讲法,就很明白了,是因为我们没有学好法,才使很多事情不如人意。

还有就是关于资料点及了解资料点的同修修口的问题,是不是我们有意无意的人心、牢骚很可能给同修安全造成很大隐患。这些相关论述在《与北京的大法弟子交流影响遍地开花的因素 》一文中已很清楚,这里就不在赘述,请同修阅读后反思一下自己和周围同修有没有同样的问题,以减少损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