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没有被邪恶的环境压倒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得法前我修净土。一九九五年一天,我去串门,无意之中听到那家的录音机里传出讲话的声音,很好听,我就听了起来。当时师父正在讲有关测谎仪的那段法。听完之后,我很惊奇,心想:我修净土这么多年,还没有听到这么清楚、这么明白、这么高深的大法。当时就有想学的念头。回去以后,我和一个修净土的同伴商量是否改学法轮功,商量的结果是:什么时候见到李老师或者看到师父的亲传弟子就学。结果当年九月真的见到了师父。

见到师父的第一印象是:啊,师父这么年轻、这么英俊、这么威武高大,言谈举止又不象年青人,倒象长辈,象佛祖,而我这个近六十的老太太倒象是个孩子。我们七、八个人都象孩子似的围在师父周围问这问那。我当时高兴的不知说什么好,我记的自己当时对师父说:“老师,俺信佛!”师父微笑着说:“信佛好,信佛好啊。”

自见到师父后,我们就开始正式修炼了。我家成立了炼功点,站长让我当辅导员,我很高兴,也很热心,很快我们点上由几个人到了二十几人。后来全县城达到四、五个炼功点,每天早晚两次炼功,晚上学法,雷打不动很是精進。老伴和小孙女也一起炼功学法,身心受益。

老伴原来有打鱼的爱好,我劝他不要打了,这是杀生。他不听非要去。一天他又去打鱼,不一会湿淋淋的回来了。我问是怎么回事,他说他下去两步就進到深水里了,水一下子就灌满了皮衣,别说不会浮水,就是会浮水也不行,带着这一皮衣水根本就浮不动。这时他想起了师父,心里一想“李老师救我”,就感觉身体很轻的往上一窜就窜了上来。从此老伴卖掉了鱼网,专心修炼了。

老伴有文化,学法炼功很精進,心性也不错,很快大周天通了,走路轻飘飘的像驾云。老伴原来有高血压、心脏病,修炼以后全翻出来了。他知道是师父给消业,但就是害怕。我说:“你不要害怕,这是师父给你消业,你要静下心来,坚持学法炼功,一定能过关。”他还是害怕,结果一天一个跟头摔在了地上起不来了。于是他更害怕了,一会儿女都来了劝他上医院,去时自己上的车,回来却自己不会走了。怕心使老伴的病加重了,最后走了。

老伴去世后,剩下我和小孙女在一起相依为命。小孙女和我们一起学法炼功。她身体健康,精神饱满,被学校里年年评为“三好学生”,现在在大学里还是全系第一名。在大学里仍然处处事事用师父的法要求自己,深受学校老师和同学们的欢迎。我认为她的智慧来源于法。

邪党迫害开始时,老伴那时正卧床不起,我家的炼功点也遭受了破坏,学员们都不能来了。恶警们头戴钢盔,手拿电棍,气势汹汹的来我家骚扰,弄的老伴无法安心养病。一次恶警来我家宣称:炼法轮功不改者,挨罚上不封顶,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

当时我也不害怕,心想:都这么大年纪了,六十多岁的老太太了,就是不怕,就是炼。他们走后我就继续炼。老伴看见了,在床上吓的哆哆嗦嗦的说:快别炼了。我说:不怕,炼!

以后我们没有放弃的同修们又从新恢复了集体炼功、切磋。随着正法的形势,我们有的去北京证实法,有的在家讲真相,有的贴标语、传单,各尽所能。有的非法被抓,被非法扣押,被非法劳教,被非法判刑等等。在邪恶的环境中我们没有被邪恶压倒,用师父的法做指导、呵护,我们越来越理智、成熟。

在二零零二年底、二零零三年初我们的部份同修被邪恶再次非法抓捕、劫持到区洗脑班。有两个人经受不住邪恶迫害而“转化”了。县公安局利用这两个邪悟者给全县的大法弟子开所谓的“转化”会,让人们写“转化”书。有些学法不深的同修被假相迷惑,学人“转化”。有的坚定的同修根本就不参加它们组织的会,有的一听是这个,提前走了,有的交上“转化”书认识到错误后要回撕毁,有的回来后醒悟的也写了严正声明。我受它们迷惑,让写“转化”书,我不会写,恶警就写好让我按手印。我按上手印立即就后悔了,我也写了严正声明。

以后恶警对我家又進行了一次骚扰,也是象上次一样的全副武装。一次直接问我要书。我说:没有。恶警:你还不说,某某已经说了,资料都给你了,在你这放着。我一边想多亏书转移了,一边说:“你让她自己来拿。”恶警凶狠的说:“你把书转出去了,你说你给谁了?”我说:“我看见你们在害怕。”它们被我震住了,从此再也没来。

我们以后又在一起集体学法、炼功、切磋、交流,凭着一颗信师信法的心做着师父要求的三件事。现在越来越多的同修走出来,我们也和周边县市的同修形成了学法、切磋的环境。按照师父的要求,稳步走在救度世人的神路上。

我没有文化,麻烦别的同修代笔。我学法不深,认识也很浅,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