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都匀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点滴记录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二日】都匀水泥厂监狱为贵州省专门关押大法弟子的监狱,被非法关押于此的大法弟子均被恶党认为是“重点人物”,并且基本上都处于长期非法关押状态。于是,这里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更加隐蔽、恐怖。数年来,外面的世人甚至包括亲属对里面的迫害情况也毫不知情,能知道的也仅仅是片言只语、一鳞半爪。

因此,我们无法系统的对都匀监狱的迫害情况予以曝光。仅能以陆陆续续收集整理到的个别情况单独列举。尽管是这样零碎的记录,我们在收集整理时,也对其中的邪恶迫害感到悲愤不已、对大法弟子承受的迫害心酸莫名。

下文中揭露的警察或犯人,我们无意对其如何,毕竟这场迫害是从上至下的,他们也仅仅是跟随者。我们只希望能以大法洪大的慈悲,大法弟子一次次的善良、忍让让这些迫害发起者和跟随者知晓正义和真理。要知道人间毕竟是有因果循环、善恶有报的。

都匀监狱有无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的事件发生,我们还无从知晓,我们也会一直致力于调查。在此正告都匀监狱,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在已有一千六百万勇士退出共产邪党的今天,做人还是给自己留条后路。

我们希望被非法关押者的亲属能常去看望,减轻他们的压力。也希望全世界的大法弟子能正念加持被非法关押的弟子,清除黑窝里的邪恶。

下面是收集到的都匀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部份事实。

(一)

2003年2月9日――2月24日,在一监区副监区长钟山的唆使下,一监区大队长马云(原凯里市刑侦大队副队长,在职期间,经常用文字整人,判重刑,还骗奸别人妻妹。后因不法整死人而被判刑,其恶毒被钟山利用,迫害大法弟子)、维纪组长曹宝龙(被判刑四次,在看守所、戒毒所、监狱等地学了一些极其恶毒的整人招数)带着一帮犯人日夜不停对大法弟子朱星碧、戚东生、鲍建伟进行强制“转化”,逼迫他们按照事先拟好的诽谤之词书写,不从即毒打。

在连续十多天的不让睡觉、并被打得全身青一块紫一块的情况下,朱星碧跑去找警察郑家军,郑家军不但不管,反而让犯人继续加强毒打。

其它几个监区的大法弟子闻讯,纷纷找教育科科长王华川、狱政科科长沈志江、监狱副政委蒋凤民反映这种违反人权的恶行,但并没有得到制止。由此可证明这是一件有预谋的迫害。

与此同时,监管监区在副监长周昶的唆使下,罪犯杨通玉(贵州三惠县人)狠踢了大法弟子张寿刚腰部三脚,使其受重伤。事后教育科长王华川在大会上散谣:“是因为张寿刚侮辱包夹人员是他保镖而被打。”想借此蒙骗其他大法弟子和不明真相的犯人。

2003年11月份大法弟子朱星碧等当着恶警王华川、沈志江、蒋凤民、夏斌、郑家军、钟山、王世军、葛航、左胜利的面揭露了当时被迫害情景,使得郑家军当场面红耳赤、满脸恶气、眼珠子差点鼓出来。沈志江急忙威胁朱家碧说:“你马上就要出去了,你去上网呀,看看会怎么样?”蒋凤民也在威胁不准再说下去,否则就是宣扬法轮功,会被如何如何。意图阻止他们的丑行曝光在四楼22名大法弟子面前。

(二)

毒打朱星碧、戚东生、鲍建伟的四十天大迫害被社会各界知道后,纷纷来信制止他们恶行,并给他们讲真相。王华川在四十天迫害尾期叫嚣:“活动还没搞完,各个参与迫害的恶警就都收到真相来信。我们要和法轮功斗到底。”

对大法学员李林实行强制攻坚,五天五夜不让睡觉,最多时有九个罪犯轮流值日夜不让李林有半点休息机会。当时烧成监区长于新忠、副监区长喻文林、干事赵学川在整个监区营造很恶毒的气氛,强迫要求二百多个罪犯必须对李林、李成伟都很凶恶。一旦谁跟两位大法弟子说句话、打个招呼都被拉去关禁闭。在这种情况下,李林撞墙住院抢救。而王华川竟在一次全监大会上公然撒谎说:“都匀监狱没有迫害大法弟子,是被侮蔑的。”企图掩盖他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

(三)

2003年11月,因为大法弟子戚冬生写信给监狱长侯立德和检察院,同时当面揭露了他们毒打和侮辱大法弟子的罪行。都匀监狱反而将大法弟子张寿刚、朱星碧、戚冬生、莫琪、林建、陈中权等连续关禁闭三次进行折磨,每次十五天。由于全体大法弟子绝食抵制方出禁闭室。

都匀住监检察院检查科王科长找大法弟子戚冬生谈话了解被迫害情况后说:“你写的信已经收到并看了,要想看到民主,除非等我死了以后。”不但不履行自己作为执法监督的职责、督促监狱改正,反而助长都匀监狱的暴行。而原因仅仅为王科长收受了都匀监狱的重金,被其收买了。

04年和05年,随着都匀监狱残酷毒打和迫害大法弟子的情况在社会上逐渐曝光后,王科长又组织都匀市各机关部门、企事业单位参观都匀监狱新监区,以显示监狱的公开和文明。而与此同时还在迫害大法弟子的老监区,他们不但不带人参观,甚至连窗户玻璃都被纸糊起来,尤其是四监区。妄图掩盖它们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记录。

就算是被评为所谓全国司法机关“十佳”文明监狱的都匀市剑江水泥厂监狱,就算在都匀监狱公开参观的新监区里,殊不知新监区的一、二、五、基建监区因超时劳动(从早上七点到晚上十一、二点,甚至第二天凌晨二、三点的情况也很普遍),很多人承受不住,用罐头、玻璃瓶、铁皮自杀者已有一、二十人。

还有一名犯人,劳动中电焊操作时,不慎摔倒,将高压焊钳和手一起伸到水里,当时触电身亡。都匀监狱却以心脏病发作死亡上报,最后仅给家里八百元钱就草草了结。

(四)

朱星碧、戚冬生、鲍建伟等大法弟子被毒打事件在社会上曝光后,都匀监狱怀疑与服刑人员张炎有关。于是监管监区副监区长周昶带着七、八个干警,将张炎囚禁在禁闭室的铁笼里,用几支大功率电棍将其毒打、电击至晕死过去。事后张炎向上写信告发,王华川仅带周昶给张炎口头道歉。本已构成触犯刑律的案件就这样不了了之。而周昶还是我行我素,最后还被侯立德重用提拔当了正监区长。

(五)

李林被“五天五夜”的强制洗脑期间不想看它们的流氓嘴脸、听它们谤师谤法的言语,为了坚持自己信仰,撞墙抗议,被住院抢救。在恶警钟山怂恿下,曹宝龙、马云等犯人却说:“没事,你撞墙去吧。你不撞墙我们都帮忙抬着你去撞”。 (注:在痛苦中以死抗争或以死解脱都是人的思想言行,在中国人迫害人时是时有发生的惨烈现象;但这不是修炼人应有的思想言行,因为它不符合法轮大法严禁杀生和自杀的重要修炼原则。)

(六)

由于迫害大法弟子而使用流氓手段的郑家军、钟山在2004年初被任命为四监区的正副监区长(专管迫害法轮功)。钟山毫不掩饰地说:“你们去告吧,反而把我告升官,告出个副监区长来了。”随后它组织了用各种流氓手段对大法弟子的大迫害,进了四监区就象进了地狱一样的惨烈。打、骂、不让睡觉、生活上虐待等等,在里面感觉度日如年。这段时间的迫害直到06年的3月初。

(七)

钟山威胁林旒忠说:“你要‘转化’,你不‘转化’,我的人民警察踩死你。”

钟山嚣张的对苗宇说:“前次打这些炼法轮功的,被拿出去报道。这次又看能如何?”

钟山对袁旭说:“要把一切发生的事情都消化在三、四楼之间。”因为四监区偏居一角,与外界隔绝,写了“四书”的在四楼,未写“四书”和写“严正声明”的在三楼。

钟山还对大法弟子宣称:“你们能接触到的最高领导就是郑家军和我。”从这些话语中,可知道04年5月20日以后大法弟子遭到的肉体摧残和各种酷刑有多暴烈,而且这些包夹人员都是钟山亲自挑选的在社会上有“名望”的服刑人员。

教育科长王华川找大法弟子周顺志(原紫云县教师)谈话时威逼其妥协,荒谬的说:“我文凭比你高,你要听我的。”

(八)

2004年5月20日,在三监区副监区长杨仲新、干事田耕、杜运林组织下,成立了以罪犯陈远龙为组长,张世红、岑超喜为成员的“转化”小组。对莫琪、王国钰、徐仕文进行强制转化。张世红说:“我们就是干警安排‘转化’你们的克格勃”,因而用尽各种酷刑对他们进行迫害,毒打、辱骂、晚上装鬼吓唬,大小便不准上厕所,并辱骂按倒在地,用脚使劲踩胸部和肚子,企图使他们屎尿失禁流在裤子上。

大法弟子王国钰将被毒打和迫害情况写信告到都匀市法院,但被住监检察院的王科长以证据不足和不是干部指使的为由驳回。王华川找王国钰谈话时说:“检察院、法院把事情转到监狱来了,还要调查一下,但我不保证处理不出偏差。”“我们公、检、法就是一家。”最后事情不了了之,而迫害依然在延续。

钟山找王国钰谈话时,王国钰骂其是流氓政府,钟山默而不言,后说:“你要抓住一点不放,就让你自生自灭吧。”

在恶党干警组织下,三、四监区包夹人员互相交流,对徐仕文迫害更加残酷。它们制作文化大革命时的尖尖纸帽带在徐头上,并在其肩上放一碗水,让徐坐着看电视不准动,动即拳脚相交,或用开水烫,或用烟头烫,还有其它阴毒招数等等。所用方法全是集看守所、戒毒所、公安医院、分流中心等黑窝邪恶之大全。如用男性生殖器放在徐仕文脸上、脖子、头上侮辱,或整夜整夜不让睡觉,不停地进行谩骂、折磨、侮辱。

徐仕文以绝食抗议,它们就以硬物或筷子撬嘴,强灌干饭,完全不顾徐之死活。四个月下来徐仕文骨瘦如柴,走路风吹能倒,上厕所不能自理。06年3月6日要把徐仕文调往四监区再度折磨时。徐仕文撞墙抗议,死都不去,鲜血顺着三监区走廊一路洒到医院。当时四监区干事李世洪、应旭、王士军被惊住了,站在一旁傻傻看着。

(九)

装运监区从2004年5月24日下午,监区长于新忠带着姓赵的干事,指使王家宇包夹大法弟子石登灵,而副监区长刘市民带大组长周启刚、谢焕琪包夹陈中权。从5月底一直到7月初,每天早上7点至晚上12点,持续不断地洗脑折磨,消耗人的精神、意志。而又从7月开始,把洗脑地点换到图书室,将门窗用纸糊住,昼夜不停进行毒打、面壁、看造谣录像,每天最多仅凌晨4至6点两个小时的时间睡觉,睡时还把脚用绳子吊在高低床上。陈中权全身被毒打得青一块、紫一块,脚肿得象水桶一样大,眼睛只能睁开一条细缝。

这场迫害的起因是监狱给监区定下了转化指标,只要结果,不管过程,各监区为了完成任务,就象疯了般泯灭人性。

7月9日,石登灵趁吃饭时间向值班干警反映王家宇毒打情况,要求见监区长于新忠,于却拒而不见,当天指使另一包夹人员陈华(织金县人)加强包夹石登灵,并告诉石登灵是于新忠安排的。7月14日该罪犯将号室反锁,手指石登灵破口大骂,说:“不是你想见谁就能见谁的。”然后对石痛下毒手,将石左太阳穴打起一个大包,说话吃饭都痛得张不开嘴。

7月15日早送往医院抢救,住院期间,王华川听完反映的迫害情况后,说:“你们造成了重大的国际影响,就该打死。”医院监区院长刘书芳听完反映的被迫害情况后,说:“谁叫你们不肯写‘四书’‘转化’。”装运监区监区长于新忠找石谈话时,石登灵骂其是流氓。于新忠假惺惺的说:“你不要骂我是流氓,不是我打你的。”一口推掉自己的责任。

(十)

烧成监区副监区长喻文林在04年那次转化迫害中任610小组组长,很多手段和安排出自此人唆使。特别是针对大法弟子王美华的迫害更加邪恶。王美华一直到六月底依然不“转化”,抵制迫害。于是教育科干事文勇对烧成监区记录员王乌朋下令:“想尽办法,整死他。”

罪犯柯里给喻文林建议不准大法弟子睡觉、不准上厕所,然后再用几支毒品注射就可将大法弟子意志摧毁。于是四个月下来后,大法弟子王美华身患四种结核,走路摇摆不定、风吹即倒,最后被送往医院。

四监区在04年那次大迫害中,12名警察只有一人未参加迫害,其余人人有份,有的甚至亲自动手参与,如王世军,钟山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