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佳木斯市部份大法弟子被迫害案例汇编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康爱芬

2000年2月我到北京上访被抓,被绑架到佳木斯劳教所关押50多天,被勒索7000多元才放回家。

2001年2月我发大法真相资料,被永红分局恶警绑架,要送看守所,然后又对家人进行勒索,勒索3000元后,又不送看守所了,将我放回了家。看来恶人就是要钱。

2002年4月,110一大批恶警将我家包围起来,并在门口设卡蹲坑,日夜围困5天5夜,把家里的水电全部切断,我和丈夫在家里没吃没喝,恶警的行为恶劣到了极点。后来我被迫流离失所在外租房住,被恶人举报,5月15日晚8点多钟,十多名恶警非法撬门闯入住处,把我们姐妹三人强行绑架。佳木斯110巡警支队办案室,把我和姐姐绑在老虎凳上一天一夜。这些恶警极其嚣张,骂师父骂大法,还把师父的法像放在地上,两个人抬着我的脚往上踩,我们大声训斥他们:“你们这样要下无生之门的!要遭恶报,你们不要命,不为儿女想想吗?”他们才住了手。第二天,将我们姐妹三人送进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我坚决不配合邪恶,并请求师父加持闯出魔窟,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身体开始出现心脏病、高血压,我又绝食绝水,最后出现吐血的状态。他们怕担责任,送我到二二四医院检查,一看检查结果非常严重,以保外治疗为名,逼我爱人交保金勒索钱财。他们对我丈夫说:“法轮功死了白死,现在死多少人了?头几天不死了一个吗!”我丈夫看我身体极度虚弱,怕出人命,被逼交了5000元保金。我大姐被劳教两年,受尽各种酷刑迫害。

2002年10月28日,我在做真相资料,被前进分局恶警绑架,半夜12点将我送看守所。一个月之后送劳教所。检查身体不合格不收,恶警强行把我送进劳教所劳教。我坚决不配合邪恶,并求师父加持,我整天发正念,否定一切旧势力的安排,恶警犹大整天围着我做转化工作,并且威胁恐吓,我身体出现严重病态,心脏病、高血压,水饭不进。20多天后被送医院检查,后被放回家。到家后才知道,又被恶警勒索5000元钱,加上请客吃饭一千元。

李长荣

我原是莲江口监狱职工,96年有幸得法修炼。2000年过年放假期间,单位利用欺骗手段让我到单位。邪党支部书记找我谈话,让我放弃修炼,说如果炼法轮功就得坐牢。我用自己的亲身经历给他讲大法的美好,并表示坚定修炼的信心。当天晚上,一群警察闯进我家,将我强行带到莲江口监狱公安局,局长沈柯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将我拘捕,关进拘留所小号。当时小号里全是大法弟子,小号全满了。5天后,家人不断的要人,并被勒索了很多钱才将我放了出来。

2003年3月,莲江口监狱邪党委为了追随江氏集团迫害大法弟子,在监狱抽水站办了20多天洗脑班。一天晚上,一辆警车开到我家,强行将我带到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没有人身自由,监狱长何兆坤亲自坐镇,并对大法进行攻击、谩骂,监狱政治处一恶人拿了一本攻击大法的书逼着大家读,后来,这人遭恶报死于车祸。

曲秀英

2000年10月7日因到北京上访,我被劫持到佳木斯驻京办事处3天,被勒索240元,一碗汤面一个花卷要15元,合计255元。后被送回佳木斯看守所关了一个多月,每天吃的是玉米面窝头,没有油的白菜汤,里面加一点萝卜块,每天20元伙食费,光伙食费就被看守所勒索700多元。家属找人往外办又被前进分局内保勒索1000元。而后,又被市610办公室以罚款名义勒索3000元,每月从工资扣除。同时,一个半月没给开工资。本次进京上访至少被勒索6455元人民币。

2002年4月12日,我又被前进公安分局强行绑架,送劳教所劳教三年,受尽迫害的同时被强行扣工资23670元,家属为了搭救,又被勒索3000元才被提前三个月释放。合计勒索23670元。在劳教所里,冬天是冻白菜汤,夏天是大头菜汤。强迫超强度劳动。

从被迫害至今,单从经济上至少已被勒索30125元。

周秀香 63岁 女

96年得法,得法后原来多种疾病消失。2000年2月因进京证实大法被抓,后送佳木斯看守所关押40多天,那里的环境非常恶劣,一个10多平方米的房间关了30多人。她的身心受到了很大的伤害,身体状况非常不好,家人被勒索1万多元后才将其接回,在放回家的路上,恶警还恐吓她说拉出去枪毙。回家后,恶警多次上门威胁恐吓,使其身心每况愈下,于2001年3月离世。

姜静萍

2004年10月24日夜,我被市公安局警察绑架到公安局犬营。强迫我坐铁椅子上戴手铐到26日下午,共计36-37小时,这期间不许闭眼睛、更不许睡觉。26晚又把我送看守所非法关押20天,到11月15日,又把我送佳木斯劳教所劳教三年。在劳教所和看守所里吃的都是菜汤(就是水加盐加几个菜叶),一点油都没有。每天都要干活,编制汽车坐垫。没有休息日,上厕所要请示,不允许去就得憋着,并且规定时间,过点不许去。由于营养不良和过度劳累,出现肝病症状,被邪恶之徒勒索三万元才放回家。我儿子的一部诺基亚手机(两千元)也被勒索。

李秀云

2000年3月26日,李秀云为证实大法进京上访,交一封上访信,被佳木斯前进公安分局以扰乱社会治安罪名关押到看守所15天。结果到期不放,到4月16日才被家属接回。在看守所里喝的是菜汤吃玉米面窝头。这次被前进分局内保科勒索3000元。

2003年11月14日早7点,我上早市,在我家楼下被前进派出所恶警绑架,到派出所后问我还炼不炼了,我说:“炼!”恶警就到我家抄家,抢走一本经文、一个笔记本、一个影碟、非法劳教二年。在劳教所里受尽折磨,被强迫超强度劳动,做汽车垫和绣地毯,眼睛和手都累坏了。每天吃的是窝头、萝卜汤。

翟贵余

2004年6月,我散发大法真相资料被警察绑架到桥南派出所,并于当晚送看守所。关了近一个月后,又送劳教所劳教三年。在劳教所关押一个多月时,我身体受到严重损害,出现了心绞痛,劳教所怕担责任同意保外就医。但强行勒索两万元才将我释放。

杨淑慧

2002年4月25日,在家中被南岗派出所恶警绑架,非法劳教三年。在劳教所受到非人折磨,致使精神失常,而且越来越严重,已经不认识人了。但劳教所根本不给治疗,一直到2003年7月末,在杨已经非常严重的情况下,才放回。被迫害一年零三个月。

2006年9月28日,杨淑慧到同修家串门,被非法到同修家里骚扰的中山派出所警察开车跟踪,翻兜子、问姓名,在什么都没翻到的情况下,恐吓其不许到同修家等等。由于警察态度十分恶劣,又威胁恐吓,使杨淑慧精神又一次受到打击,状态越来越不好,最后连吃饭睡觉都不知道了。给家人带来极大的痛苦和打击,儿子因为在家看护妈妈不能上班,丈夫在工地干力工非常累,下班后还得自己做饭。由于杨淑慧被迫害的精神失常,她的丈夫和儿子都承受了巨大的痛苦,身体都很消瘦。现在,杨淑慧已经被送到母亲家,她72岁的母亲还得照顾她。

许耀兰 女 70岁

2000年7月进京证实大法,被勒索2000元后才被放回。再次去北京,被沈阳车站警察勒索30元,又被其他警察勒索2000多元。之后南岗派出所闫卫东经常上门骚扰,至今使我身心受到极大伤害。腿和手一直不听使唤。

郭凤霞

2002年我进京证实大法,在沈阳火车站被绑架,在车站被非法关押三天,恶警审问我还上不上访,我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把我铐了一夜,还勒索我500元钱。南岗派出所去两个人、家属去一人接我,花车费1500元钱,都让我一人承担。接回后,将我送看守所关押一个多月,罚款3000多元才放人。

2001年12月,因为讲大法真相被南岗派出所绑架,又勒索500元。

2002年4月20日,四丰乡派出所闯入我家,强行将我绑架,直接送到看守所,一直关押到6月,又将我送劳教所劳教两年。因为我坚持修炼不转化,被劳教所恶警多次迫害,上大背铐、坐小凳,多次被恶警何强殴打。

2004年,南岗派出所警察闫卫东、李所长,翻墙闯入我家抄家,后来又多次来家骚扰。

史敬文

1999年7月18日,去北京上访,被关押2天。

1999年12月27日,去北京证实大法被绑架到佳木斯看守所迫害,关押一个月后才释放。

2000年6月,在讲真相中被抓,被绑架到看守所进行身体和精神上的迫害,两个多月才释放。

2001年5月,恶警在深夜非法闯入我家,又将我抓进看守所,一个月后又将我送劳教所劳教两年。我在劳教所被非法迫害打骂,被体罚坐尖板凳,天天坐,夜晚不许睡觉,受尽折磨。还被强制劳动。

郑玉珍

2002年9月12日去农场散发资料,被绥滨农场公安局绑架,非法送佳木斯劳教所劳教三年,受尽迫害,于2005年5月4日才被释放。

孟学莲

99年7月22日,因进京上访,被绑架到佳木斯看守所关押,5天后,家人花掉近千元才将我办出来。

2000年我因参加法会,警察经常到家骚扰,无故上门寻衅,因此搬家。

曹秀霞

我于1999年10月2日进京上访,到信访办被扣留,送佳木斯向阳分局,后以扰乱社会治安罪名送佳木斯看守所关押半年,罚款2000元才放人。第二次进京被前进分局送看守所关押18天。第三次在家被南岗派出所绑架,关押在看守所20多天。还有一次去牡丹江被绑架,佳木斯公安局610的人将我送劳教所关押一个月。2002年5月10日晚9点,前进分局警察闯入家中无理抄家,抢走一本经文、几份资料、几个光碟,将我绑架到前进派出所,问我炼不炼了,我说炼,就将我送看守所,后送劳教所劳教三年。在劳教所期间,因为不转化,多次被酷刑折磨,身心受到极大伤害,出现心脏病、胸疼、发烧,不能参加劳动,还被无理加期两个月,单位将我开除公职,邪党欲将大法弟子置于死地。

郑广芹

黑龙江宝泉岭农管局糖厂职工。没修炼前曾患癌症,98年得法,身体康复。

2000年12月15日去北京上访,到沈阳被警察截回,非法关押在宝泉岭看守所,在那里关押了半个月,家人被勒索了3000元抵押金,说不进京就退回,当时是共青农场姓刘的收的钱,至今也没退回。在看守所里吃的是土豆汤和不熟的粘馒头,这样的伙食竟然要500伙食费。才勉强将其释放。

2002年9月12日,郑与妹妹去绥滨农场散发大法真相资料。她妹妹被农场抓捕劳教,她在师父加持下正念走脱。当天,宝泉岭公安局抄了她家,抢走了大法书,还盗走了她母亲生前留下的银手镯。有三个警察没离地方的在她家吃住一周。吃饭都要由她的丈夫到饭店买回来给他们吃。每天还强制她丈夫陪他们玩麻将,一是监视她是否回家,二是勒索钱。持续一周后,又出动人马到处抓捕她。她家里的所有亲人都被骚扰、恐吓、威胁。就连住在双鸭山的86岁的舅舅也没放过,被逼着给带路去亲属家抓她。就这样,她有家不能回,开始了流离失所生涯。

2003年她丈夫经不起恶警无端长期骚扰与恐吓与其离婚。同年,当地610下令扣发她仅有的290元病退生活费。

2003年,她又被佳木斯安庆派出所抓捕,当时兜里揣的380元同修给她的生活费被警察摸走,两张200元的手机卡也被警察抢走。还把她非法关押在佳木斯看守所迫害了两个多月,使其生命垂危,但仍不放人,还判了三年劳教。家人拿了了两万多元才把她办了出来。

至今她仍然流离失所,无家可归,没有任何生活来源。

井玉华

2000年一月,因进京证实大法被北京前门派出所绑架。后被送佳木斯看守所非法关押80多天,前进分局王连民到单位勒索3000元钱。

2002年2月5日,因散发真相资料,被佳木斯前进分局南岗派出严卫东、徐某绑架,因不配合邪恶,被南岗派出所所长张得利殴打,并送佳木斯看守所非法关押60天,被前进公安分局王化民勒索5000元。

2002年4月9日,佳木斯前进公安分局南岗派出所到家抓人没有得逞,蹲坑几天后,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又到我妹妹家三次抓人,并蹲坑。使我被迫流离失所一年多。

2003年3月在大庆期间,大庆五厂派出所以查户口为名查找流离失所大法弟子,没抓到我,将我母亲带到派出所,并抄走所有大法书、录音机、音响,并勒索一万元罚款,才将母亲放回来。一年后,托人办理又返回八千元。

2003年3月,我从大庆返回佳木斯,因电话监听,佳木斯公安局国保大队又到妹妹家抓人,并抄走一本大法书和几份资料。没抓到我,就将妹妹妹夫带到公安局做笔录,勒索2000元才放人。

2004年12月因讲真相被恶人举报,佳木斯向阳公安分局长安派出所将我绑架,并送佳木斯看守所关押22天,后被送佳木斯劳教所判三年劳教。在师尊的呵护下,大法弟子正念营救,7天闯出了劳教所,被佳木斯公安局陈万友勒索3000元人民币。

李桂兰

我是98年11月得法的。我修炼前是产后风的后遗症,身体没有好地方,心脏病。炼功后全都好了。

2000年10月,我在家给孩子做饭,进来两个人,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我说是,他们要我去中山派出所。到了派出所,他们向我问话并作笔录,同时又派人到我家抄家。因为我走后,同修把书都拿走了,所以,他们什么也没翻到。过了两个多小时,他们通知我女儿把我接回来了。

2003年5月末的一天晚上,有人敲门,儿子开了门,一下子闯进七、八个人,直奔我的房间,把我的大法书、录音带、还有小录音机全抢走了。他们把我拉到派出所,恶警宋亚巍问我大法书是哪里来的,我说:“是我在书店里买的!”后来他们用吉普车把我拉到南岗的一个医院。我当时想,我不能到这地方来,请师父加持,同时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我下车两步就倒在地上了,心里啥都明白,就是身体动不了。他们把我拖到医院验血、照像,检查完后,把我拖到吉普车前,让我自己回家。可是我全身动不了,这时一个人小声说:“把她扔到那里算了。”另一个人说:“不行啊!”他们又把我抬上车,拉回到派出所。他们把我抬到床上,放嘴里一粒救心丸,用一个东西划我的脚心,然后把我送医院打点滴。第二天早上,他们通知我孩子将我接回家。这次他们把我迫害到医院去所花的一切费用都是逼我女儿交的,大约700多元。

2004年11月的一天中午,家里来了两个中山派出所的警察,当时有5个同修在我家学法切磋,走了四个,还有一个带小孩的没有走,派出所的警察闯进屋来,叫我们两人上车,说:“一会就回来,不信,你让你儿子拉你去!”车子开到了看守所,就问我认不认识某某同修,又问窗外的那个。当时我想不能和他们说话,我就请师父加持,而后,我就倒在椅子上了。他们扒我的眼睛,往嘴里放救心丸,过了两个多小时我醒了。这些恶警打我骂我,把我铐在铁椅子上,而后,把我送到了新建的看守所去了。我在看守所里和几个同修学法、发正念。到了第八天,我上厕所的时候,倒在了地上。第十二天,我走不了了,警察叫犯人背我去看病,到医院检查后又将我拉回看守所,看守所看我这样不收,孩子们将我拉回了家中。回家后知道,是家人托人花钱办出来的,吃饭不算,光送礼就花掉2000元。

2005年春天,我家前后门都反锁着,来了8、9个人说要看电表。敲门不给开,他们就趴上窗户往屋里看,我在屋里发正念,他们敲了一个多小时后走了。

2006年3月又来人敲门,说是片警,我不给开门,他们就前门叫、后门叫。后来看见我丈夫从后门进屋了,他们都来敲门,不给开,他们就把门撬开了。进来8、9个人,问我把东西都藏哪里去了,然后挨屋翻,最后啥也没翻着走了。恶警就是这样不断的骚扰、迫害。

法轮功学员甲受迫害经历(名字不详)

我是96年得法的,得法后受益匪浅,整天学法炼功,真似神仙一样自由自在,好不快活。

谁知好景不长,99年720以后,邪恶开始迫害大法。2000年12月31日,我和同修去北京证实大法,到金水桥边,被恶警抓住,把我们拉到前门公安局,后送到佳木斯驻京办事处。当时我们返程车票已经买了,被警察拿去说给退,直到走也没给一分钱(车票是368元)。在办事处呆了4天勒索我680元,没有票据。后将我接回佳木斯永红公安分局。因我不写保证书,把我送进看守所,第四天,家人托关系把我办了出来。就连看守所门卫也勒索钱,要我30元,说必须买什么书。这一次被迫害,总共被勒索2000多元。

2002年恶警阴晓东领一帮警察到我家(平时就经常上门骚扰),进门就翻,把真相资料、不干胶、身份证全都抢走了,并欺骗我让我和爱人上派出所一趟。然后把我送进看守所,关了半个月后又将我送劳教所劳教二年。检查身体测血压220,劳教所不敢收,他们就将我们五个身体不合格的拉回看守所。然后找中心医院医生检查之后,又将我们送回劳教所。

到劳教所首先将全身衣服扒光,连卫生纸都抖开。到了那里,整天给洗脑看焦点访谈,谤佛谤法,利用各种手段让你转化,转化一个给他们多少钱。

7-8月份强迫我们劳动挑筷子、穿劳改服,否则就打。我也曾被姓闫的打过,扭胳膊、打脸,把马翠红、张晓更打得几天起不来,走不了路,身上都是紫茄子色,恶警还说是装的。

8月24日劳教所强行转化,把所有的大法学员都弄到三楼坐小凳,看诽谤大法的录像,不准说话,从早六点到晚上12点,除了吃饭上厕所,其余时间就这么坐着。不念揭批的书,就不让上厕所。大法弟子康爱民不念,恶警陈静上去就是两个嘴巴,随手将其拽到走廊,男恶警用胶皮棍猛打。恶警陈静还说:“我让你们上厕所你们才能去,不让去,你们就得憋着!”真的有人憋不住尿裤子的。有的同修屁股坐小凳也坐烂了。我的血压高压达到260,低压150也不放人。过几天邪恶又开始用大背铐迫害我们,凡是用了大背铐,没有几个能挺得住的,所以有很多人违心的转化了。有的同修挺过来了,但手残废了。后来,我的病情加重,恶警让家人拿300元钱到中心医院,医生一量血压240,让马上住院,恶警刘亚东让医生开点药回去治。开药化了六七十元,我也没见着。家人见我很危险,就托人办了保外就医,还得交5000元钱。2003年1月23日我才离开魔窟。

法轮功学员乙受迫害经历(名字不详)

99年7月18日听说大法遭到无理诽谤,我和同修一行二十多人准备到省城上访。正准备上车,车票被警察搜走,把我们送永红分局关了一夜,第二天早上才放回家。这是第一次迫害,车票钱也没给我们。

第二次迫害

大法被迫害,师尊被无理诽谤,我们去北京讲清真相。一行七人费了好多周折,来到了北京。我们把资料、横幅、不干胶等都做完了,来到天安门广场:大法弟子不断的高喊:“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声音此起彼伏。一车车的被抓的大法弟子不断地往外送。我在北京被关押4天,被送回佳木斯,由于我心脏不好,孩子到车上把我背下来的。永红公安分局勒索2000多元,我女儿知道我学法后刚恢复,才把双拐扔掉,怕我进监狱,花了四千多元请警察吃饭送礼。

第三次迫害

松林派出所姓邹的带六名警察来我家抄家,把大法书和讲法带等都拿走了,又去抢师父的法像,因我死活不放,孙女也又哭又喊不让拿。哭声惊动了不少人围观,警察才放手走了。

第四次迫害

2004年的一天,我和同修去贴真相资料,被抓到公安局,后又转回公安分局,又转回派出所。第二天准备送看守所,在师尊的加持下,及同修的正念营救下,体检不合格拒收。回来后,让我们每人交200元钱,警察又到我家,将我和孙女的两套大法书和经文全都抢走了。

第五次迫害

2004年过大年的时候,我早上四点出去贴真相资料,被蹲坑的便衣抓住,送到向阳派出所。我向他们讲真相,他们又到我家一顿乱翻,什么也没找到。因为同修和家人已经把东西都转移了。回家后才知道,孩子们又送了警察一千元。

由于迫害放弃修炼后离世

郭女士

她原来在佳木斯六中炼功点炼功,由于邪恶迫害大法弟子,不许修炼,她放弃了修炼。导致原来的肾病发作,现已病故。

索某某 男 70多岁

因为修炼大法,恶警不断上门骚扰,老人无奈放弃修炼,2003年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