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让我改变了整个人生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尊敬的师父,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台北的学员,今天要跟大家分享的心得是:大法让我改变了整个人生。

我今年八十三岁,是一九九九年得法的,现在已超过七年。要谈大法的神奇,就是:因为得法,把我抽了六十多年的烟一下子戒掉了。参加九天班的第七天,听到第七讲时,师父说:“我劝大家,真想修炼的从现在开始你把烟戒了,保证你能戒的了。在这个学习班的场上没有人想到抽烟,你要想戒,保证你能戒,你再拿起烟抽就不是滋味。你看书看这一讲,也会起这个作用。”(《转法轮》)当时似乎自己也并没有下什么大不了的决心,就这样非常自然的戒了烟,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再抽过,甚至也没机会感觉到师父所说的“再拿起烟抽就不是滋味”的滋味。

抽了六十多年的烟,要戒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在过去的许多年之中,我什么烟都抽过了,五岁时还被土匪绑架,逼着抽过鸦片烟。像这样大的烟瘾,后来想要戒一直戒不了。得法前,曾经参加过很多医院办的戒烟班,包括荣总、台安医院,结果依然失败了。最长的一次还努力了半年多,结果也没用。后来因为咳嗽,医院检查说我有气喘,支气管慢性发炎,并加肺气肿,医生给我开了一大堆药,吃的喝的、还有喷的,从此就活在与药为伍中。谁知才参加九天班,那么简单的,师父说几句话,我就跳脱了这么可怕的一个坑。到医院跟原来的主治大夫说再见时,他惊讶的以为我又从新活过来了呢!

学了几年法,都是在稀里糊涂中学,连学法时的坐姿都不好看。近一年来,因为到处参加学法组,才发现原来以为别人念错的字,竟然是自己错了。如“祛”病健身,我一直念做“怯”病健身,“坯”料当成“坏”料的简体字,“蘸”朱砂变成了“调”朱砂,“性命圭旨”当成“性命主旨”,你说可笑不可笑,连字都认错,法理当然也悟错了。过去还因为对于师父所举例的“我记的有一个气功师讲过这样一句话:他说人的一个汗毛孔里边就有一座城市,里面跑火车跑汽车。”(《转法轮》)觉的无法理解,進而对师父所说的法理都产生了疑惑,并兴起不可尽信的念头。参加学法组多了以后,跟着大家一起安安份份的学法,有一天突然对于师父所说的“汗毛孔里跑火车跑汽车”这个例子一下明白了,过去一直无法领悟的释迦牟尼三千大千世界学说,也豁然开朗。这下子才发现过去都是自以为聪明,在“批判着学和所谓的研究”(《论语》),所以耽误了这么多年都没能看懂,也因此更加认识到集体学法的重要。就象师父强调的,我们要重视学法,法学透了,正念就足;正念一足,就无坚不摧,没有事情能难倒我们了。

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要重视讲真相,我们炼功点的同修们每周都有一天到我家一起打电话,另外我也参加其它的小组打电话,平常随时看明慧网和真相网站上提供的资料,看到迫害案例时就自己打电话过去窒息邪恶。我们讲真相的目地是在救度众生,特别针对那些在大陆上的被邪灵操控的众生,包括劳教所、监狱、六一零、国保大队公安,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人员。另外,我和炼功点的同修们也固定每周安排一天到故宫讲真相,炼功或发资料。对大陆观光客往往一本《九评》都难发出去,要面对面讲真相更是谈何容易,但是我们坚持每个星期都去;我也参加英语学法班,虽然说的不好,但这样有时遇到外国观光客就不会那么紧张,因为英语是世界语言,大部份的观光客都会懂。

个人体认:打电话是最容易收到直接讲真相效果的,因为电话可以与对方大声的讲他想知道而又不想让别人听到的悄悄话。我们炼功点的老人们大部份说话都带有乡音,也不一定口才好。刚开始时大家也会不知讲什么,但我们就利用自己的乡音打电话:有山东乡音的同修打山东的电话,习惯说广东话的同修就打广东的电话,习惯说台湾话的同修可以打福建的电话;我是山西人,我可以打中国大陆北方的电话。听电话的众生都听的懂,而且觉的很亲切,就算听不懂,我们还可以说“法轮大法好”。

我们请年轻的同修帮忙用电脑下载资料,这样在正法的進程中就不会落下了。当然打电话会遇到挫折,但只要正念足,耐心够,三番两次总会收到效果的。如果对方破口大骂,你一定要心平气和,也不要一有成就便沾沾自喜。我曾多次因对方骂我而发脾气,现在已经比较不会了。另外我们打电话时会互相配合,就象一家人一样,老中青三代轮番上阵,轮流与对方沟通;有时用说服的,有时用劝导的,有时严厉的震慑邪恶,有时软性的唤起良知,遇到语言障碍就随时换人。互相提醒不发脾气,防止“擦枪走火”,并且帮忙发正念,这样往往效果惊人。

另外我在去故宫讲真相中体悟到:对证实法的工作一定要坚实贯彻,不要三心二意,一下决心就勇往直前。本来我和炼功点同修们每周三下午都去故宫,由我开车子,一次载三、四个人。但有两次才下一点小雨我们就没去了。由于正念不足,马上就让邪恶钻了空子。第一次没去故宫时,我心想不如到大卖场买点家用品,结果一从店里出来就碰到个小伙子,他贸然超车从我的右手边冲出来,不但撞了我的车,还凶巴巴的兴师问罪,倒过来要敲诈我。当时我真是无名之火上来了,突然想到一个修炼人绝对不能因为别人无理取闹就跟他斗起来的,所以我心平气和的跟他讲了道理,然后拿手机打电话给警察;最后他虽然恶言不断,总算心不甘愿情不愿的离开。第二次又三心二意不去故宫,被邪恶钻的空子就更大了。那天早上本来下雨,但到中午时已经放晴,之前同修们没告诉我不去故宫,因此我开车到两处地方都没载到人,这时我心里便彷徨起来:“究竟要回家呢,还是一个人去故宫?”我想:“一个人去故宫好象有点儿对不住向来一块儿去的朋友们,而且别人也会问我怎么一个人来呢?到时也不好回答。师父不是叫我们要彼此配合吗?”最后因为我正念不足,把和同修协调的法理悟偏了,决定把车开回家。停好车,到超市去买了些水果,结果就在回家的途中无缘无故的摔了个大跤,擦撞到头部变成两只熊猫眼,一连十多天黑眼圈才消掉。这两次的经验让我明白:我们是修炼人,要用高标准要求自己,绝不能够说一套做一套,或是存着投机取巧的心。讲真相的事也不能够大帮哄,一定要坚持到底。

得法已经那么久了,最近才慢慢体悟到修炼的严肃性,虽然做的不好,但师父一直没丢下我。得法后最明显的外在改变是把烟戒掉了,身体健康了,心情也变的愈来愈平静。大法让我的心性提高了很多;我过去是老国民党员,上校退伍,经历过战争和人与人之间的争斗,以前我看到许多政治人物或政治新闻时,心情就会跟着起伏,喜欢这个人、讨厌那个人;由于学法和同修的交流也让我认识到了自己的蓝绿情结,進一步能够把它清除掉。不管哪一个政党、哪一个人,都是我们该救度的众生、讲真相的对象。认识到了大法弟子救人的使命,自然而然的也不会再有喜欢哪个不喜欢哪个,讨厌哪个不讨厌哪个的状况了。另外,得法带给我最明显的提高是妒嫉心的消除,以前我老觉的家人对自己不够重视,所以对他们发脾气,近来在学法中发现了这其实都是出于妒嫉心,我把妒嫉心去掉以后,慢慢的和家人相处也得到改善。

现在的我绝对的相信师父,也绝对的相信大法,批判着学法的念头已经完全没有了。现在学大法成了我生活的一部份,过去我没好好炼功,也没好好学法,现在的我不可一日不学法,不可一日不炼功。自己向内找,觉的还没有做好的是安逸心还很重,喜欢吃好吃的东西,有时会懒散,炼功时常常动作敷衍让同修们指正,这方面还得加加油。这是我自己所想到的不足之处,因为悟性不好,可能还有许多心性上的问题,需要同修们慈悲指正。

以上说出来自己不精進的经验给大家作为参考,也希望能和同修们互相提醒,好好修炼下去。


(二零零六年台湾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