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装小组在证实法中的角色与修炼心得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尊敬的师父好!诸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吕义雄。我是陈丽卿。

义雄报告:

今天要跟大家分享的题目是:「服装小组在证实法中的角色与修炼心得」。其实雷同的主题曾在明慧网今年八月十三日名为「精美戏装背后的修炼故事」中发表过,可请同修参考。本次我们将着重谈谈个人在参与服装小组中心性提升的一些体会与心得。不过为了提供具有缝制衣服专长的同修参考,首先将服装小组在证实法中所扮演的角色,师父在各地讲法中是怎么说的,简单摘录重点如下:

师父说:“所以大法弟子啊,我们掌握点常人的技能千万不要骄傲,没什么骄傲的。其实你所学的也是你有这样的愿望,当初给你这样的安排,因为在证实法中需要,仅此而已。”(《在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 师父又说:“大法弟子在证实法中,利用自己的特长去证实法,这都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也可以说是利用自己的特长力所能及的做了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所以是大好事。”“每个人不都是在利用着自己的能力找适合自己证实法的位置吗?不是都做一样事情。我不是刚才还在讲吗?大道无形,每个人都在主动的在自己不同的社会阶层、不同的工作中与自己具备不同的特长中在证实法吗?”(《二零零五年旧金山讲法》)

其实,大法弟子办的媒体在证实法讲清真相方面,越最后起到的效果是越宏大,不只平面媒体,电视媒体发挥的力量更是无可限量的,而其建立的威德是属于所有参与的同修。师父说:“有人说我讲真相可以直接去救人,我今天讲真相讲明白一个,这个人有救了我心里挺高兴。其实这个媒体在救度众生中所起的作用也有你一份。说这个媒体有一百个人参与这工作了,那么这个媒体一天救度一百个人一定有你救度的一个。报纸天天发,何止一百个人哪?是不是每天都有你度的一个人哪?一定是这个理,因为是大家共同维持了这个报纸,也就是大家在共同讲真相。”(《二零零五年旧金山讲法》)通过师父以上的法,我们应该明白,每个学员的能力和技能都是被安排为证实法和救度众生的。正法中每一步都重要,都应该做好。那么服装小组它是支援电视媒体、年度晚会及各种游行表演中以美好、绚丽方式吸引常人不可或缺的一环,透过制作过程知道是在修炼,不管多困难,只要参与学员真能用心在做,是没有什么角色之分的,我相信师父一样会让我们修成的。所以特地再次向大家提出报告,也希望具有此专长的同修莫忘记了自己的职责与任务,能积极、主动的参与。

我参与这个小组,是受到太太投入证实法工作的专注与无私的奉献所感动,我退休前曾发现她为了赶工,已连续几天没上床过,有天清晨我起床看她仍坐在设计桌前手中仍握着一支画笔一直在向前滑动着,定睛一看却发现她闭着双眼睡着了,我不忍心的要她赶快上床,可过一个多小时,看她又起来在工作。那一幕在我的内心一直触动着,同时促动我决心提早退休得以协助她发挥所长。经过这将近一年来,陪着她或依着她指示东奔西跑,从采买主、副料、打样到派送同修制作,再打包赶送机场拜托同修携带出国等等,多有我着力的地方,也有心性关考验之处。猛然发现,在修炼的道路上不就是师父暗中安排要我早日能去掉常人的执著与后天养成的不良习性。把过去一辈子当官的傲气与急躁性子,一次次的磨去,每碰到不足就有考验或让我摔跟斗,从中吸取教训,从而提高上来。

教书及在海关服务是我常人中的职业,服务的越多、越忙,也只是以健康换取薪水,让生命早日走入病、死。但自从得法后,自然的懂得以大法为重,尤其退休后的这段日子来,发现不断的付出,心性得以提高,反而使生命发出辉煌。“不计常人苦乐 乃修炼者 不执于世间得失 罗汉也”(《洪吟》〈跳出三界〉)。记得有次做证实法的事直到清晨四点多,在后阳台为了将一只舞鞋粘牢,就无意间敲打那么几下子,吵到了楼下邻居,马上跑上来谩骂,我只知不断的赔不是、说对不起,他说你没住过大楼吗?我只好顺他的口说:是,是,没经验。事情就好收场。想到修炼人应处处为他人着想,圆容好邻居也是必要的。

再举最近的一个具体例子,为了帮忙制作台湾旗鼓队的帽子(类似乌纱帽),原几经太太利用布料缝合方式就是无法形成所要的圆形状,也透过不断请教及参访,唯一之途就是请模具店开模子制作,但价格多在新台币一、二十万元以上,因订单数量有限,成本过高而作罢。究应如何将平面的东西做成圆的呢?我与太太不断透过学法交流,发现我们可利用报纸沾水软化粘贴在模型上再涂上树脂风干硬化原理,最后取下加布罩固定是可行的,那么就得先做好帽子的模型。但过程中仍经不断的改良,品质才能不断的提高,在初期几乎花一天工尚完成不了一顶帽坯,而且为了赶工常耐不住性子,更不知在过程中要慢慢抚平,以致报纸的折角太多,风干后都成硬梆梆的棱角,根本无法使用,必须废弃重做,我因而生气。同时发现心里越是急躁事情就是越做不好。最后还是得透过学法把心沉静下来,智慧就这样迸发出来,懂得除模子的比例要修整好外,把要使用的纸板先一片片裁剪妥当备用,在每层粘贴好后就需迅速将其棱角剪掉或用塑胶刀慢慢抚平它至其表面光滑,这样一来整体速度也加快起来。不过一顶十几层下来,必须去掉的棱角有多少? 那么几十顶帽子做下来,让我体悟到大法可以开启智慧、“法能破一切执著”(《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的法理,至于性急或刚硬的个性,在修炼的路上都得一一理顺与归正。以上是我参与服装小组的一点心得。

丽卿报告:

同修好!我很久一段时间没出来参加大型学法组交流,从去年底忙完纽约新年晚会服装后,我们搬迁到桃园南崁,此后我有了工作室。由于北美服装小组仍继续需要台湾同修的协助制作新年晚会或游行所需的服装或道具,于是要求我当台湾的联络窗口,既可协助海外同修证实法讲清真相救众生的神圣愿望达成,同时正可兑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与师父的誓约,也就接受下来。

师父安排我出生在宜兰一个纯朴的乡村,虽然父母亲不是很富有,小时候就需要帮忙大人工作,共同维持生计,吃点小苦头,但是父亲总是不忘脸带笑容用爱心营造快乐祥和的气氛,从小让我耳濡目染父亲的为人,感受到家庭的温馨,养成我日后遇到任何事不会怨天尤人、知足常乐与善解人意,懂得遇事要认真负责把它做好。记得那时母亲手头经济有时不方便,在遇到小孩开学注册要缴学费,我曾陪同母亲去跟邻居婶婶借贷现金周转家用,这种小时家庭的情境,也造成我长大后对人对事总是先体谅别人,知道自己牺牲一点吃亏一些都无所谓,不与人计较。记忆较深刻的事,当我应征最后一个常人工作时,很明显是师父特意安排的修炼环境,一家经营十几年的外销成衣公司,我去应征面试时,老板问我希望待遇,我心想这家公司小小的,员工也不多,离我们住家很近,我上下班方便,薪资少一些也没关系,我回答老板说,待遇随你们公司的制度给。回家后家人都笑说我好笨,工作经验那么多,为什么不多要求呢?

我时常跟老板去代工厂洽事,我发现老板有个习惯,每到代工厂时自己的手机都不用,喜欢用对方的电话联络,贪一点小便宜,我看在眼里,心里好难过,心想,让代工厂吃亏不太好。之后,每当老板想打电话时,我都主动拿我自己的手机给他用。我在这家工厂一个人做好几份事,打版、做样品、品管、司机,送货搬运,什么工作也不挑,任劳任怨,三个月后自动加薪,而且是十几年来加薪最多的一次,听说我这份工作十几年来员工做过时间最长的是半年,而且还是离职后又回来的,我默默做了四年,也不真为了钱,只想,替人做事就要尽责任,把工作做好,这是做人处事的基本态度。我不自私不与人争的做人原则,刚好都成为修炼的优势,原来师父早已安排我在那种环境中修炼,得法后很快就体悟到大法的洪大与殊胜。

目前服装小组仍没有固定的人数,我住家附近有几位同修,能随时待命配合、协助,有时为配合纽约舞蹈同修的需求,一通电话来就急需东西,有两次因通宵赶工机器声吵到楼下的邻居,上来抗议,那一幕触动了一位新走出来的学员,马上提供她家楼下的客厅,另一位在新唐人剪辑的学员也提供二部机器,形成更大的工作室。桃园较远地区如大溪、内坜、中坜也有少数会车缝衣服的,但因地点分散、交通不便,尚难要求他们赶过来支援。现在台北东湖及新店已各成立工作室,虽然总成员不多,急需时尚可求援学法组学员,同修也都能互相补足发挥最大功能。

举个例子:记得有一次中部的同修来电话,她们有十几个大法小弟子,要表演一出戏,问我可以帮忙做戏服吗?我想只要时间不太紧迫,大法小弟子要证实法,那当然要帮呀!几天后她们传来尺寸及照片让我参考,正开始准备买材料。纽约来电话在周末就等着要增加一套舞装,越快越好。这套服装头上还要用钢片做一顶放碗的帽子,外加手工缝水晶、亮片等很华丽的装饰,下面为十六片纯白丝制的宽裙,必须大量缝上亮片。在上飞机的前一晚,南崁同修能帮忙的人都来了尚有不足,我们特地电请桃园同修支援,正好是他们的集体学法,桃园同修义无反顾的于集体学法后来了两辆车,当晚十几位同修围着两张合并的矮桌,就坐在地板上赶工缝制,直至天亮才完成。大法弟子在提高心性方面表现的无私与对整体性的认识,从这点上即可看出。

因时间所限,就跟大家分享到这里。以上是个人在修炼这个层次中的体悟,在认识上若有不足,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二零零六年台湾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