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行的正 什么都不要怕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我是一名农村大法弟子。自从得法修炼以来,我在大法中的受益无法用人类的语言表达,对师父的慈悲苦度,只能用正念正行来回报。

一九九九年前我也学了几个月大法,由于放不下常人的东西,还想“往前”奔奔,没有修。但在一日千里往下滑的大染缸里我实在受不了,觉的人类社会彻底完了,二千年十月我决定正式修炼。修炼后身心受益无穷,身上的病痛都不翼而飞。对人生的看法逐渐的改变。

一次我去弟弟家(同修),他对我说“现在大法弟子都去天安门证实大法”,当时我并没有在意。二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我也悟到:作为大法弟子就得证实大法是正确的,在人间修炼就得人间的弟子在人间证实大法,不能神佛来证实大法啊!二千年我必须走上天安门助师正法。于是元旦的前一天我与几个同修一起到了天安门打横幅,喊了“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因学法太少,没看几遍《转法轮》,师父的多次点化我都没悟到,真是愧对师尊,结果被非法劳教一年。

从劳教所出来的第一念就是:一定要把真相讲好,全镇上下撒遍传单,不让人们被蒙骗。回家后,我就利用晚上独自一人背上一大包真相资料步行去各个村子发,有时候一走就是一宿,脚磨起了泡,但并没有阻挡我前进的脚步,累了我便坐在野外的大草地上发正念:铲除抑制人们明白真相的邪恶因素。我抱着一个信念“如果有一个人明白真相我也没白做。”

在风风雨雨的几年里,我信师,信法,堂堂正正讲真相。从内心里我一点也不心虚,在给常人讲真相中,讲完后他们一般都说:“你是什么学历呀,知道的这么多。”我说:“小学三年。”他们都不信。我深知这都是师父与大法给予我的智慧。

我被劳教那年的十月一日,镇上把我当重点看着。上午八、九点钟来了几辆车,十几个人进屋就问:“你妻子(同修)在哪?”我脑子里出现师父的话:“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坚信师父的心不动,决不被邪恶的表面气势吓倒。我说:“串门去了”,政法书记说:“不行,必须马上回来,上边有令要见到人在家才行。”我反问他:“我们是不是合法公民,有没有串门的权利?”他们都说:“有”,我说:“行了,没什么可与你们说的了。”他们也都不说话了。最后政法书记一挥手说:“上面让这样干的,必须得回来,你和我们去接。”我母亲特别支持大法,在一边火了:“你们还反了,我儿子要是杀人放火,我给你跪下也要求你把他带走;但我儿子按‘真、善、忍’做好人,哪错了,看你们谁敢动,跟你们没完。”他们觉的没理,灰溜溜走了。

我见到警察和政府人员从不觉得理亏,也没有怕的感觉。因为我们有理,我们才是主导者,要引导他们知道真相。

我讲真相是公开的,堂堂正正的。修摩托和四轮车的修理部都在政府楼和派出所的对面,每次修车我都带上光盘和小册子,当面讲“三退”从不觉得这是在派出所对面不安全,因为我是在做正事。有时常人不敢听,我心平气和的说:“你们怕啥,我说的人都不怕,你们听的怕什么呢?明白真相是你们的权利,都是为你们好,这光盘都是我们省吃俭用省下钱做给你的,希望你们得救。我喜欢给谁,谁也管不着。”

他们一听真在理上,都争着要,有的当场就“三退”了。我悟到:首先我们要正,没有怕心,场正效果就好,每次讲都感觉师父就在我的身边,我什么都不怕。有人说:“你怎么还敢讲,政府都……”,怕什么?也不是干坏事,讲的不都是事实吗?讲真相首先要念正。我们是按“真、善、忍”修炼最好的人,谁敢动我?它要动我旧宇宙的理也不让啊!何况我们有师父在,但前提我们自己得把自己讲真相、救人看得是做最正、最神圣的事,不要以为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那其实你已经是在求迫害了,因为你已经把自己当作坏人了。师父让我们做的一定是最好的,作为弟子就应百分百的听师父的话。师父让我们做好“三件事”,我们应义不容辞的去做。

那是二零零四年冬天一个晚上,我带几位老年同修打车去几十里外的村子发真相资料,司机把车停在路边,我们每人一条街。不一会,就有一辆警车来了,来回绕村子转。我想:也许这是邪恶旧势力在看大法弟子动不动心,怕不怕。我立刻发正念,并对另一个同修说:“别怕,有师有法呢,车过来时躲开灯光。”同修说知道了。就这样我们一连发了几个村,警车就跟了几个村,司机让快点,我告诉他没事,你放心,做好事,救人谁也管不着。在回家的路上,我们各自交流一下看到警车时动的什么念:有的说:有点怕;有的说自己把真相放起来,坐在雪地上发正念。我们是一个整体,遇事都能在法上,邪恶就会自灭。其实无论我们做什么事动的第一念一定要正,信师,信法没有过不去的关。

最近我新买了一辆小车出租(我是司机),接触的人更多。出租场与政府和派出所隔一道栅栏。以前讲真相很少与政府和司机讲,现在就有机会与他们自然的接触讲真相了。我告诉镇上的同修正念加持我,我在前面讲真相劝三退,我们整体配合发正念铲除镇上的邪恶因素,救度更多的人。当我把车开到出租场地时,所有的司机都围了过来,问这问那。我深知他们是来得救的生命,便一点点的根据他们的理解能力去揭开恶党邪恶本质。有时他们提的问题我都不知是怎么回答的,答的有理有据直接点破他们的疑点。我知道这是师父与大法的威力。

出车,我给自己定了一条──“先救人,后挣钱”。能不能放下“利”是出租车司机的死关。钱就在你眼前,你动不动心?因为把“利”放下,讲真相效果就好。我就是想着要救人,因我们是为了救人而不是为了那点钱活着。当过路人问我要多少钱时,我笑着说:“什么钱不钱的,上车吧。”听我一说都笑了。我还会告诉乘车的人,现在都在向“钱”看,但我们不一样,我们炼法轮功的时时处处按真善忍做好人,所以我才拉你。这是好人的行为,这年头人就为“钱”,没几个有善心的。我们炼功人不这样,师父教导我们大法弟子在社会上要做一个好人,为了别人的人。以我们的身体力行时时处处去做一个好人。这样讲效果好,既让他们明白了真相,也“三退”了,下车时给他们光盘和真相时都小心翼翼的接着。看到这些明白真相的人要比我挣多少钱都快乐。

我去派出所讲真相时,没有一丝怕意,因为他们也是该救度的对象。开始和一个人讲,我讲的声高,旁边的人都站了过来,我坐在沙发上讲了一个来小时。这些警察你问这,他问那,有的带着邪灵的思想,我都不把它们当回事。有的问:“你什么时候去北京,我去接你顺便好溜达一趟”。我耐心的解开他们的迷团:“你们以为我们愿意去?政府出钱啊?是逼我们去的,去北京不是目地,要回我们的合法炼功环境和去正那些歪曲的事实还我们公道才是目地。江泽民用最恶毒的手段把全国人民推上这场迫害大法弟子的运动中来,蒙骗世人,你们也是被毒害的众生,我们就是让人们明白真相,讲事实。”他们理亏的说“我们只是政治工具”。我说:“说句不好听的,你们都被变成了打人的棍子。可是充当打人棍子的,每次运动过后都没好下场。”他们都说:知道,所以你们讲真相、发传单我们都不管。这时来电话找我出车,这些警察不让我走,让我再讲一会。看着他们那期待的目光我又讲了一会。手机又响了,我说:“不行,来活了,你们坐到黑天有工资,我得生活。”指导员双手合十,对我语重心长的说:“有空常来讲一讲大法真相。”我知道是人明白的那一面都渴望明白真相。

回到车场才知道刚才是明白真相的司机给我打电话,怕我被警察扣下。

我给常人讲真相后,有人向我要真相资料,要帮我发真相救人,还帮忙劝“三退”。其实当我们做正的时候,周围的一切都会拥护正义,我们为他们给自己选择的正确的道路而高兴。

周围的同修都说我真相讲的好,其实只要我们心中时刻保持正念,多学法,不要在心里划分救人的杠杠,每个世人都是该救度的。真正从法理上认识问题都能讲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