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村的学法小组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我永远不会忘记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那天下午,中央电视台播的都是江罗一伙流氓集团对法轮大法的无端的诬陷、诽谤,用各种手段来欺骗百姓,铺天盖地。我惊呆了,我的泪水不断的往外流,我发自内心的大声的喊了一句:“我坚决要炼。”

我出生在农村,今年六十二,修炼法轮功已有八个年头了。我从小就体弱多病,父亲去世早,我和母亲、妹妹生活过得很艰辛。我几乎满身是病。一九八八年又患有严重的骨质增生、坐骨神经痛、右腿瘫痪。随着年岁的增长到九三年已经是九十度的背驼,高血压达二百二十,伴随着的就是偏头痛、心脏病。心脏病发作时呼吸困难,痛苦难忍。到后期(一九九八年)更严重,全身浮肿,坐、行、走都不能,白天晚上不能睡觉,到处找中医、西医、针疗,药吃的多了,见药就想吐吃不下,只好到处去求神拜佛。什么办法都用,什么办法都无效,到最后钱也没了,只剩病痛折磨,离死只有一步之遥。家人只好准备后事。

一九九九年四月份,我的一位朋友听别人说我病得快不行了,急忙来看我并带来了一本天书《转法轮》。我毫不犹豫的看了起来,那天天气晴朗,阳光照在门前暖洋洋的。刚看了一个小时神奇了,肚皮不紧了,全身松了,我就试一试看能站起来不?果然一下站起来了。中午我自己做饭,吃了两大碗。我高兴极了!我发自内心地感激师父!伟大慈悲的师父使我重获新生,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从那时候起我就天天学法轮功,参加每个周一、三、五的集体学法,每天早上集体在公园炼功,从来不缺。看了师父在各地传功讲法录像五次,师尊传功讲法的那种场面和恩师的笑貌,慈悲的胸怀,给我留下了永不磨灭的记忆。在两个月内,我的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身体完全康复,精神愉快,无病一身轻,农活也能干了,家务事也能做了,家里人再也不愁眉苦脸了,我学法轮功更有信心。我看书时亲眼看到师父的法身清清楚楚印在书的字面上,穿着西装,非常威严。师尊的名字上面三个字就有三个亮圈,炼法轮桩法时亲眼看到师尊盘着腿从我眼前慢慢飘走了,真是如师父说“红光罩着,一片红”。我无法用语言表达出来。

我对法理认识还很浅,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后虽然天天坚持学法炼功,总没有集体学法炼功進步大,我的心受到了极大的压力,度日如年,只想为什么会这样?但是任何人都阻挡不了我信师信法的这颗心。我去找我们的同修,大家看法都一致,都同心合力。我们就在这山头或那山头集体学法炼功,经过各渠道互相传看师父新经文,互相送或者手抄。就这样我们经过多少风风雨雨,坎坎坷坷跟随师尊走过来了,扎扎实实的做好师尊要求我们做的三件事。

讲清真相的过程中有很多人问我的病在哪个医院看好的,我就直截了当地说我是炼法轮功炼好的,这是一个无法辩驳的事实。我给他们讲真相发资料,劝“三退”,他们也很容易接受。也有人举报我,可村干部没有向上报告,反而说:人家学法轮功身体好了,干吗干涉别人。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特别是有些人还有良知,是好干部。到现在我们村一直有一个学法小组,共有九位同修,其中有三位同修能通读《转法轮》,两位同修是外乡的,四位同修不认识字。不识字的同修总是指着一行一行的字学读。

这些同修中有几位是因为有很重的病才走進大法的。例如甲同修,是我们这里有名的药罐子,一年四季不能用冷水洗衣服,也不能干活,平时总是有气无力的。我就叫她真诚的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管什么时候都可以念,她抱着试一试看的想法念了。过了三天我问感觉怎样?她很高兴的说:“真神哪,我好多了。”我又给她二张生命护身符,她问要多少钱,我说:师父叫我分文不取。她说我原来学××功,花了四千多元都没有好病,我这一世真遇到神仙了,喊两句话病就好了,我下决心跟你们学。现在她什么活都能干了,无病一身轻。

乙同修的丈夫脾气暴躁,经常骂乙同修;丙同修又经常骂丈夫,两位同修通过学法炼功,她们都能正确对待自己的丈夫,再也不欺负别人,遇事找自己。九位同修的家庭都变了,和睦相处,生活过得愉快。大家给自己的亲朋好友讲真相,也分别去发资料,劝“三退”,我看到同修的变化,真高兴。我们都深知这都是伟大慈悲的师父和大法的威力,无所不能。

在发资料的时候一定要正念强。一般来说,我把《九评》、真相资料与“生命护身符”,分开发。“生命护身符”无论给谁都能接受,什么时间发都可以;真相资料和《九评》最好晚上去发,第二天早上去查看一下,有不愿看的拾起来包好,换个地方再发。发资料时就回来不要再走原路。因为师尊教导我们不要掉以轻心,注意安全。

我的文化浅,层次有限,不当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