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父的呵护下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我是重庆市大法弟子。我想谈一下我是怎样在师父的呵护下救度众生、证实大法的。

2005年4月,门卫向我要了一张护身符,被单位保卫处处长举报到派出所。6月,派出所通知我因此事被判劳教两年,所外执行。从此以后只要过年、过节、或他们认为有什么重大或敏感事情时,就派人跟踪、监视我。甚至单位组织退休人员聚餐都布置保卫处人员跟随在我的左右。

师父说:“哪里有了问题,哪里就去讲真相。”(《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你要正念去对待它:通过这个麻烦,我怎么样能够把与这件干扰有关的一切正确对待,本着救度众生的目地平衡好,我怎么样能够对众生负责,把这些事情的出现视为正好是讲真相的契机,正是讲真相的好机会。你平时去找人家讲真相没有理由,平白无故的去找谁还不愿意见你,干扰不正好使你有了接触的机会了吗?你不正好去讲真相吗?”(《2006年加拿大讲法》)

我就给跟踪监视我的保卫人员讲法轮大法和“三退”的真相,大法的威力,大法救了我的命,师父的慈悲,我找到了回家的路。明白了真相的人们纷纷“三退”,用真名退的都不乏其人。我给了他们护身符、大法真相资料、《九评》,还有人看了《转法轮》。一个受蒙蔽而对大法误解很深的跟踪者,在明白真相后逢人便说:“×××是个好人”。我放下了要面子之心,听师父的话,在麻烦来了的时候,首先是不承认它、否定它,抓住这个机会讲真相救度众生。

今年四月,我又因给单位负责人送《九评》光盘而被绑架到派出所。保卫处、派出所来了二十多人在我家翻来覆去翻了几遍。邪恶气急败坏的说:“你胆子太大了,全市都没有人敢做这种事,一定要把你送到劳教所去。”我一点都没有害怕,记着师父讲的: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大法弟子就是要救度众生。我不断的发正念、背法、讲真相。我的双手被手铐铐了二天二夜肿了也不感到痛。这都是师父为我承受了啊!两天过后,我便堂堂正正回家了。

到六月份,派出所打电话让我去,并到我家说要進来看看。我告诉他:既然我在家修炼,家里就有修炼所需要的一切。他说只是“看看”,没有什么。当时我头脑中党文化教育的余毒未肃清,又担心病中的儿子受到惊吓,开门让他们進来了。他们一進来就象土匪一样,到处乱翻,什么都拿,然后又把我铐上手铐抓到派出所。

在被推上警车时,我大声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派出所教导员上来打了我一耳光。我正视他,他就转向一边了。后来我对单位保卫处长说:“你去问问那个教导员,手痛不痛?法轮功他都敢打!那个看守所的管教打法轮功,手臂痛了二个多月。”

在派出所,他们还商量想去我大儿子家抄家。我质问他们:“你们还要搞株连?”那个教导员说:“是,是要搞株连,你不晓得呀!”我义正辞严的告诫他:“你还敢搞株连,文革搞株连害死了多少无辜的生命?世界各国都在指责中国大陆的株连政策。中共自己都不敢公开说搞株连,你还敢说,怪不得《九评》上说中共邪恶至极,天要灭中共。”邪恶把我关進了派出所的囚笼里。我一点也不害怕,我们大法弟子在九九年七•二○就被师父推到位了,我们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谁也动不了我们。怕啥?

当地610头目见我在牢笼里大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朝我吼:“你要干啥?”“我要回家!”他阴险的说:“马上你就要回家了,你等着吧!”我不理睬他,继续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再也没有人来说什么。几个小时后,他们只好放了我。真的是只有师父说了才算。

邪恶势力贼心不死。八月份,单位以给我儿子治病为借口骗我开门,保卫处恶人和派出所恶警又闯進来,和以往几次一样,又是没有搜查证非法抄家。这一次邪恶企图把我送進茅家山女子劳教所,把我患病的儿子送到什么地方去,由于我儿子所在单位不同意,不签字。我的单位就决定出钱送他去,把我关到茅家山。当我被骗到单位大楼时,派出所又要把我带到派出所。我见周围很多人,我就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天灭中共!”此时没有一个警察来拉我,就让我喊,真是“天清体透乾坤正”。到派出所一下车,我就又高呼“法轮大法好”,并且说:“我是修大法的,家里有修炼的东西很正常。你们的强盗行为才不正常。”这次他们没有铐我,也没有关我。晚上6点左右我就回家了,从此再没有类似情况发生过。

最近,我因故去了一趟北京。在北京期间,我带了一大包资料,有《九评》、真相光盘和传单在公交车上、车站、路上堂堂正正发放,无论是警察、军人、市民、打工者或是旅游者,所有的人都接受,有的人收到后还提醒我“注意安全”,真的是人们越来越清醒了。

我要听师父讲的:“学法,学法,学好法”来指导我行進,不断去掉执著心,走好每一步,直至圆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