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法轮功把心房的间隔补起来了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二零零四年七、八月份,我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强迫我体检时,当时的主任大夫发现我先天性心房的间隔缺损“真的炼法轮功给补上了。”

我是中学教师,62岁。修炼大法之前满身是病,熬了二十五、六年:先天性心脏病(房间隔缺损。七十年代经太原、北京、西安专家确诊为此病,医生建议应去上海动手术补上)、肺结核、颈椎骨质增生(拍片看出)、美尼尔综合症、夜里睡觉害怕、贪睡症(早上叠着被子能又睡着;吃饭睡着,把碗掉在地上;上课有时瞌睡,不能讲课),四十多岁就戴过了三副老花镜,最后看书是不分行,迷糊一片,还有类风湿关节炎、半边身是凉的(月子病)、全身浮肿(中医说是“脾不运化,痰所制”)、小便频(五岁时尿床产生的后遗症,一直持续到23岁,在西安大医院确诊为膀胱小)等十余种顽症。

一九九六年元月得大法,我看了三遍《转法轮》后,花镜不用了,再小的字都能看清楚,修炼法轮大法后,满身的顽症不翼而飞,一身轻。过去从小时候到得大法之前,由于心脏病造成供血不足,嘴唇从来是白的,七零年后,身上离不开救心丸;修炼大法后,嘴唇红的象抹上了口红。

在二零零一年三月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时,被非法关押在北京东城区看守所,九天绝食期间,被戴上手铐、脚镣去医院检查,在彩色B超下,当时医生看了很长时间(并把上班的大夫都叫来看),最后主治大夫说了声:“炼法轮功把房间隔补起来了。”

在两次非法劳教总计五年的期间,我又被戴上手铐脚镣去省医院检查,一次是在二零零一年八月,一次是在二零零四年七、八月份(最后这次是我自己出检查费四百多元)。当时大夫是个主任,他把其他大夫都叫到跟前,给他们讲课:“……中午,那十个房间隔缺损的病人是那样的。下午这个,看,不缺损。真的炼法轮功给补上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