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的点滴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三日】我是农村人,年已古稀,是退休职工。一九九六年有缘喜得千载难逢的高德大法“法轮功”走向了人生转折,走上修炼道路。

法轮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我过去体弱多病:患有眼病、肝病、新心脏病、肾炎、胃溃疡、肠炎、灼热、苦不堪言。四处投医:首都、市、区县多次请名医诊断治疗,当地医院经常光顾,均无明显疗效,久治不愈。只好常备“床头药柜”“保健箱”维持治疗。病痛不能根除,面黄体虚,骨瘦如柴,性情急躁的整天与病魔抗争,真是生不如死。

正在这紧急关头,在我的亲友引导下,我和老伴有缘得法,幸运的同时走上“真、善、忍”的修炼道路。得法后,通过学法炼功,看师父讲法录像、听师父讲法录音,静心学法修心,近半年左右的时间,精神与身体发生了明显变化,首先遇到的是净化身体,跑厕所,便脓便血;我没有当成病,也没有害怕。相继各种病状不翼而飞,神奇般的消失了。

我不戴镜子看大法的书,《转法轮》字大了,真切了。浑身有劲了,气色红润,皮肤细嫩了,没有了精神压力,思想升华了,心胸开阔舒畅了,一年以后体重增加十公斤。我摆脱了医院、诊所的束缚,已经十年了,我一粒药没吃,病痛啥滋味都忘了,为子女免去了药费负担,父子间的琐事矛盾消失了,家庭和睦了。不仅本人摆脱了病痛折磨,因为净化了身体没有病了,对于社会保险部门规定:退休人是每年凭药费单据一次限额报销二百元药费,几年中,我一直放弃支取,为社会节省了资金。亲属、邻居、单位同事都熟知我的变化,得法前后判若两人。

之所以我能够精力充沛,结结实实的走到今天,是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三次遇难 有惊无险

九八年三、四月间,一次骑自行车去给农村同修送大法书;乡间公路两侧是一米多深的壕沟,里面有不少树根的须根。当返回时沿着路边往前骑,偶尔望见路边的深沟心中闪出一念:这可别掉下去,随着念头的出现,瞬间连车带人掉到沟里。

当时我也不知道害怕了,定神一看,奇迹出现了,我两只手牢牢抓住车把,一只脚踏在车蹬上,一只脚踩在地上,人和车直立在树墩旁的空地上,身上无丁点的损伤。我悟到是师父在保护我呢。

同一年的六月,有一天在土房侧面与配房后檐之间有将近一米宽的胡同。有时往下掉泥巴,需要维修加固,再抹一遍泥。在胡同里我脚踩一个折叠式的四腿圆木凳,当手持泥抹子托泥,奋力跷脚高举头顶上方操作,一不留神失去平衡,身子倾斜将凳子踩翻,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从凳子上掉下来。

我六十多公斤的体重,胡同又窄,如果掉下来会导致受伤的,甚至是生命危险。可是神迹出现了,臀部着重摔在一把铁锹上,在铁锹把与铁锹头安装处砸断,头顺着胡同的方向肩膀着地,头没觉的痛,背心上沾了点泥土,浑身上下连块皮都没破。当时也没有害怕。我悟到,是师父保护了我。

这一年的十月,有一天因为炼功用的录音机绞带,骑自行车到一个单位找熟人修理。在人行道马路牙子一侧往前骑,我的前方距离十多米远有两个人推人力车朝同一方向行走,车厢盖上横放着一个铁皮钢筋焊接带立柱的生意招牌,这个牌子的立柱两米多高的长度,超过车身,横伸在车外,正好把推车子侧面与马路牙子距离空间封住挡严(从后面不注意看不清)。

我骑车子身体的高度恰与恒芳招牌立柱离地面高度持平,由于匆忙没有注意招牌的钢筋立柱延伸在车子外,见前面闪出通道骑车能过去,就用力猛蹬想超过去。当车速上来横向与推车持平时,猛然感到头前两只眼睛被撞倒横拦着一根晾衣服绳子的东西,有点发蒙,心想:这是到什么地方了呢?路上怎么会挂绳子呢?想它是根绳子,就感觉有弹性,不软不硬的东西,抽扫了一下,我的车子也停住了,也不知是怎么超过的这个障碍物,也不觉的痛,就听那两个推车人急切惊慌用探询的口吻说:“没有事吧?”我借他们这句话顺便回答说:“没有事。”

这时我定神一看,发现那个障碍物并不是绳子,而是推车上生意招牌的钢筋立柱,两米多长横伸在车外。连推车人什么样我都没看一眼,就说:你们走吧。当时就感觉两眼皮发木发胀。推车子离开现场,回家一看,两只眼皮各有一道横向手指粗细的青紫痕迹,没有出血,这又是一大关。师父又一次保护了我。

信师信法 坚定正念 七天闯出“铁门”

有一天我骑自行车去一个村庄给同修送大法资料,被当地派出所恶警跟踪在途中被绑架,当地派出所纠集县国安大队邪恶人员在当地政府不法官员协同下,围攻式审讯我。搜了我的家,抢走大法资料光盘。我老伴到派出所要人也被他们扣下,他们逼我口供,追查资料的来源,妄图扩大线索为邪恶迫害制造“理由”。

面对邪恶心中想到师父和大法,只要坚持正念没有过不了的关。问什么我都不回答,一直背法,他们手拿纸笔也形不成材料,没有“口供”急的他们直瞪眼睛,满地团团转。接着是拳打脚踢,揪头发,这都无济于事,我照样背法,他们无机可乘。他们用电话向上级请示对策,将他们通话的手机放在我的头前说:“你快听听吧,没办法。”一个警察叫着我的名字问:“你多大岁数了?这回你该到好的地方去了。”他们互相对视,他哼了声流露出得意的奸笑。这句话的意思是:他认为我肯定被送進劳教所,还得蹲上几年,这大岁数你还能出来,得死里头。

我和老伴被推上警车。到拘留所也没问出“口供”,记不上笔录两手空空。

在这里的犯人,我对他们洪法讲真相。我绝食抗议迫害,看管人员慌了手脚,他们说这么大岁数不吃东西怕出人命,又没有办法“转化”,便赶紧向上级反映情况。第七天早晨就把我放了,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闯出了“铁门”。

让我们牢记师父的教诲,不懈怠,不放松,珍惜这瞬间即逝千载难逢的机缘,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