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是我唯一的选择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我是河北省人,自幼体弱多病,十八岁时做过一次甲状腺瘤切除手术,四十岁时得了胆囊炎,四十二岁时又做了子宫摘除手术,九六年时又得了乳腺癌,切除了右侧乳房。当时我弟媳,劝我修炼法轮功,我不接受,也不相信。没想到九八年癌细胞扩散,又做了左侧乳房切除。而且在做手术检查时,又查出了糖尿病,每天要打三支胰岛素。对我来说真是雪上加霜。手术后频繁的化疗,使我的身体虚弱到了极点。每天只能躺在床上,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化疗后的不良反应更是使我苦不堪言。几年来的高额手术费、医疗费把家中的一点积蓄用尽。每次的化疗费三千七百元,家庭收入不够支出。真是到了无路可走的地步。由于家庭现状,大儿子到了成家的年龄,却连女朋友都找不上。在这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我甚至想到了死。只有自己的死,才能使家庭摆脱困境。有了死的想法,我就停止了一切治疗,只等家人不注意时触电而死。

细心的婆婆看出了我的心思,她找到我的弟媳说“你说法轮功那么好,劝你嫂子炼法轮功吧”。弟媳也不说让我炼,每天就是坐在我身边给我念《转法轮》。刚开始时我根本不听,她念她的,我睡我的,有时睡不着时也就听進去了。

弟媳给我念到第七天时,我似睡非睡时作了一个梦:梦中看到一尊金光闪闪的大佛。我立即就醒了。醒来后我马上对弟媳说:可能你师父来救我了,你教我炼功吧。

弟媳首先教我炼静功,第一次我打坐十五分钟,享受到了有病以来从未有过的舒服感觉,心里高兴极了。我感觉自己有救了,我打消了自杀的念头,从此走上一条修炼大法的路。

正象师尊在《转法轮》中所说的那样:“他要有修炼的心,就是佛性出来了,把这颗心看的最珍贵,人们就会帮他,人在这么苦的环境下还没有迷失,还要往回返,所以人就会帮他,无条件的帮她,什么都可以帮他。”

出院第二天,我就到炼功点炼功。当时十几个年岁比较大的在一个老年同修家里一起炼。还有一个炼功点是在户外,离家较远。三月的天气,外面还是比较冷。一天,我刚走出门,就碰上了弟媳。我问她到哪炼功,她说到户外炼功点。我脱口而出说:“我也去。”她说:“你身体这么弱能行吗?”我说:“行。”说完就一起到了炼功点。

以前我只能在家躺着,浑身一点劲也没有。可今天我炼了一个小时,浑身只感觉很舒服,一点也不觉得累。真是奇迹!从此我的身体一天一个样,很快就无病一身轻了 。

就在我得法一个月左右,我爱人不放心,就又化了三千七百元买了一个疗程的化疗药,让我去化疗。我对他说:我在医院花了几万元,也没治好我的病,反而差点要了我的命!我修炼法轮功才一个月,我过去所有不舒服的、痛苦感觉全都没有了 ,能吃能喝,我为什么还去化疗自找罪受呢?是法轮大法救了我,救了我们全家。

通过学法我明白了,我之所以遭罪是自己以前做了不好的事,是报应。我相信只有大法能给我幸福。

我刚得法三个月的时候,共产恶党就在九九年“七二零”这一天发动了对大法的邪恶的迫害。一时间天昏地暗,我坐在大门外放声大哭,有人问我哭什么?我说:“法轮功救了我的命,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

紧接着片警和区政府派人到我家,来人问:“王某某在家吗?”我说:“不在!”他们又问:“你是谁?”我说:“我是王‘还阳!’”接着我就把我的情况对他们说了一遍。他们听后说:“我们也知道法轮功好,可我们也没办法。”临走他们说:“大娘,你就在家好好炼吧。”

过了两天又来一帮人,让我写保证不炼法轮功。我正视着他们的眼睛大声说:“炼!炼!炼!我就要炼!这个法轮功我是炼到底了!”在我强大的正念下,他们灰溜溜的走了。过了几天,他们又来了,让我去看诬蔑大法的录像。我不去,他们不干,非让我去。我突然撩起上衣,露出两次大手术留下的伤疤大声说:“我这样去了,出了问题,你能负责吗?”

打这以后,他们再也没来骚扰我。因为我认定了只有走修炼大法这条路,才是唯一的返本归真的大道!

我能走在大法中,师父也就一直呵护着我。有一天我的左胳膊在上午十点左右的时候,突然间变得又粗又黑,还特别烫,连支持我的弟媳也不知所措。家里的其他人催我赶紧上医院。但我坚信师父,不受任何干扰,一直听师父讲法。无论家人怎么劝说,我就是不动心,根本就没有动上医院的念头。就这样到下午四点钟的时候,症状一下全消失了。我和家人又一次感受到了大法的威德与神奇。从此我的家人又有俩人走入大法。

有一天,我骑车去买菜,在路上被一辆轿车撞出去几米远,自行车撞坏了,而我却没有伤着。我知道是师父再一次救了我的命!

几年来我凭着对师父的坚信,对大法的正念,走到了今天。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人们真相,有力的证实着大法!告诉着人们修炼大法的美好,揭露着共产恶党迫害大法的极度邪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