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资下给中共就是自毁前途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六日】在历史上,导致一个国家的衰落可能有多种因素,既可能是来自外因,也可能是来自内因。就一个现代化国家而言,人为摧毁其社会道德基础、摧毁其法制基础可以说是致命的内因。今天的新加坡当局,正逐步促使这些致命的内因形成。这不是危言耸听。

今年七月二十日,三名新加坡法轮功学员因在中使馆前展示内容为“七·二零绝食抗议中共灭绝人性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横幅,被警方以所谓“展示侮辱性文字进行骚扰”的罪名控上法庭。控方证人认为横幅上的文字是“侮辱性”的,是因为他不认为中共迫害法轮功是事实。

法轮功在中国到底有没有受到迫害?这对于任何一个身处中国大陆以外的人来讲,并不难回答。这里随手从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报告《“非法致死”监察专员年度报告二零零一年》(人权监察专员阿诗玛·嘉翰戈尔女士提交)摘抄两例案件: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七日,赵金华在地里干活时被镇派出所抓走。在镇派出所,赵金华被毒打和电棍电。十月七日,赵金华被折磨致死。验尸报告指出,赵金华头部及身上多处创伤,估计被钝物击打致死。”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日,陈子秀在关押时致死。据报道,陈子秀是被当地专管法轮功的负责人抓走,并带至北关派出所。次日,陈子秀被带至‘法轮功转化看管中心’城关街道办事处,政府官员毒打了她几天。就这样,陈子秀被毒打致死。”

可惜,新加坡法官闭着眼睛拒绝接受这些证据呈堂。

如今在世界各地正义力量的帮助下,受到迫害但后来从中国大陆逃出来的法轮功学员为数不少,他们本身都是人证。比如目前在加拿大的林慎立,二零零零年曾在未经审判的情况下,被判处两年劳教,期间不断遭到体罚,每天被强迫奴役劳动十二小时以上,导致胸腹、臀部皮肤溃烂,还遭受强迫洗脑;澳大利亚的戴志珍女士的丈夫陈承勇因为上访被抓,二零零一年七月遭中共当局杀害。此外还有第三方独立的律师调查报告,如加拿大前资深国会议员大卫•乔高和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曾发表“中国法轮功学员被活体摘取器官调查报告”,两位调查员通过十八种不同的方式进行举证和反证,并得出结论──关于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是真实的。还有中国大陆律师高智晟曾经调查并公布了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因此而被秘密抓捕。

新加坡当局并非不知道法轮功在中国遭到迫害的事实。李光耀一个月前在美国德州达拉斯演讲中大谈人权永远至上,现场有听众问及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大陆遭到人权迫害,并被活体摘除器官,如何促进中共改善人权?李光耀说,“新加坡是个小国,在亚洲有很多大国……”他随即表示,他不清楚法轮功为何在中国遭到迫害,并信誓旦旦的称法轮功在新加坡享有完全自由。可见新加坡当局这位幕后要人对法轮功遭到迫害的情形完全知晓。

换句话说新加坡起诉法轮功学员,背后还另有目的。新加坡法轮佛学会发言人王宇一博士谈到,“新加坡政府在针对法轮功时,最常引用的法律条款是‘无准证集会’,至今已连续引用三次。二零零一年的案子是因为烛光守夜,二零零四年在旅游景点的炼功发资料,二零零五年是在闹市区分发资料。他们引用这条法律的原因是参加人数超过五人。但是超过五人的社会活动,如郊游、餐饮、购物、聚会、分发各种商业资料等都没有人会向警署申请准证。”“新加坡政府起诉学员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学员行为触犯法律。其背后的原因是为了讨好中共,获得经济利益而阻止法轮功学员的讲真相活动。”

在法庭上主控官曾提出这样一项要求:“我向法官提出要求,要求将所有这一类的证词从法庭记录中抹掉。这些包括他们一直宣称的中国对法轮功的所谓迫害,李资政所说的话、联合国报告、美国国会决议案等。有关的证据都已被法庭拒绝,如果证词仍然保留在法庭记录中,就等于是从后门插入的。”这位主控官大概也昏了头,庭审记录是以文字形式对法庭审理全过程所做的记录和再现,是重要的诉讼档案之一,岂能随便删改。庭审记录是否全面、准确,直接关系到审判是否公正。法官可以拒绝“这一类的证词”呈堂,但是法官的决定是否公正,可以从庭审记录中反映出来,将来案件上诉时,这些记录都可以重新审核的。如果法官的拒绝呈堂有理,你主控官怕个什么?!

主控官还有一些问题也很可笑,比如他问黄才华女士,展示横幅让人知道真相后,“他们知道了能做什么?能帮你制止所谓的迫害吗?横幅与拯救中国的生命有何关系?”黄女士答:“最起码能消除他们的误解,他们还可以写信或告诉朋友他了解到的,至少如去中国移植器官要三思。”

看来这位主控官已经被迷了心窍,缺乏起码的道德判断。另一位被诉法轮功学员余文忠质询警方证人时说:“你知道迫害法轮功的严重事件正在中国发生,他们甚至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法官竟打断说,“这些与本案无关。”这句话吐露了实情,新加坡当局认定了横幅上揭露迫害的文字是“侮辱性”的,与中共是否迫害法轮功的事实无关,总而言之就是要把法轮功学员关入监狱。

据说新加坡的发展是建立在儒家文化的基础上的,当局的幕后要人李光耀对儒家文化颇有研究。儒家尚“仁义”。孔子讲“见义不为,无勇也”。新加坡法轮功学员揭露中共迫害,正是见义勇为的义举,明知当局欲加罪于己,仍然以揭露罪恶、唤醒民众良知为己任,是仁者胸怀。新加坡当局为讨好中共,一意孤行将法轮功学员送入监狱,实乃不仁、不义、自毁根基的短视行为。新加坡当局配合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虽然能得到眼前的一点小利,但是损失的是法制的根本——公正,并且当局以权力向大众示范“见利忘义”,无异于直接打击社会道德基础,此为衰落之先兆,岂可不慎欤?

自从《九评共产党》发表,退党(团、队)大潮冲击中国大陆,中共自身已经察觉到大限将临。中共大量贪官外逃、高官在南美大笔置买矿产,最近更在党内推出“苏共亡党警示片”,可见连中共高官自己都觉的中共靠不住了。新加坡作为小国,经济上和中国(并非中共)的合作固然重要,但是中国的经济潜力来自广大中国民众,对国内民众犯下滔天罪行的中共随时将被清算,新加坡继续把赌资下在中共上,就是自毁新加坡的前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