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讲真相心得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七日】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我是宜兰苏澳学员游本育,今年四十二岁,得法至今已七年多,在此和大家交流一下两年多来十八次前往香港讲真相的心得体会,借此鼓励更多同修一起走出来。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得法与炼功

我是在一九九九年看了电视上报导「四.二五事件」,法轮功学员将垃圾捡起来,地上没有留下一片纸屑等内容时感到惊奇,对这样的团体产生好奇,到书店买讲法教功带看。看完《转法轮》第一讲后,在梦中我看到肚子里有个法轮,想睁大眼看清就不见了,以为眼花没在意;几天后,上班午休时,我又看到法轮,连卍字符都看的很清楚,感觉很神奇,再过几天就将九讲看完一遍。

以前我妈妈求佛拜神,拿香灰或符水给我们吃,但家运还是不好,使我对信仰很反感,就想将来若我有信仰,我一定要搞清法理,绝不做迷信的人。所以得法之初,我很少炼功,只想知道这个法正不正,每天都看一讲或一本国外讲法,把当时十七本书读了一遍发现没有相互冲突的地方,如果是假的绝不会这样。

有一天读到精進要旨《环境》这篇经文时,很受感动。隔天我就去找炼功点,第一次没有找到,等再次读到这篇经文时,我再去找一次,终于找到了,并答应辅导员隔天再来。第二天下雨没去,这一耽搁又过了好几个月才开始到炼功点炼功。

修炼前,我对自己的命运感到悲观,对于算命、趋吉避凶很感兴趣,认为人的命运早就定好,人为的想去改变它是不可能的。看到《转法轮》第三讲师父说:「作为一个修炼人,今后的人生道路会改变的,我的法身要从新给你安排的。」当时,我心里仍有怀疑,直到有一天一位好久不见的朋友说我面相变的很好,我才确信修炼可改变命运,有脱离命运牢笼束缚的轻快感。

二、香港讲真相的机缘

以前我都做邮寄、发简讯等项目,从前年三月起开始去香港讲真相。我曾在学法组上听同修讲去香港半山讲真相的情况,当时就兴起要去的念头,碍于没有同伴,迟迟未付诸行动。二零零四年二月农历新年期间,宜兰县一位女同修利用休假单独去香港讲真相,这件事给我很大的触动,我心想,女孩子都能自己去,我还在犹豫什么呢?不久后就成行了,师父还巧妙安排了另一位学员同行,我体悟到,当怕心去除后,一切就水到渠成。

去香港讲真相的过程中,我感觉师父经常给我信心,几乎每次去都有特殊的感受,有时帮你灌顶、有时让你看到副通道上小眼睛、有时法身或法轮调整身体,有时在梦中考验等,我深刻感受到师父的洪大慈悲,不断给我加持与鼓励。第一次去香港红勘车站时,因为没有经验,看到香港老年弟子每天推着装满展板、横幅的推车,我心里想,我不会讲真相,至少可以推车,我为找到了能胜任的工作感到高兴。

前年我去香港三十天,去年去了六十天,今年已经去十趟总共一百五十天了,每次我都停留二个星期左右。刚去时,我只举展板而不敢开口,几天后,当会讲真相的同修要回台湾时,我开始担心明天换谁讲?心想自己也应该开口讲了,于是先看以前发简讯的资料,几句几句慢慢的讲,虽然讲的不是很流利,但总算迈开了一大步。

我发现很多大陆游客人在车外一个样,上了车就象撕下假面具,对法轮功真相好奇而感兴趣。有的人很爱看、聚精会神的看完一面展板还要你翻面;有人感动流泪;有人对我行九十度鞠躬礼;有人竖起大拇指;有些拉开游览车上窗帘的一角偷偷看;有次一位游客下车说要和我们照相,并将其它展板拍照下来,说要带回大陆给还坚持修炼的妈妈看,我觉的自己做的事情很有意义。

现在,一有休假我就去香港讲真相。我曾经想,为什么我这么常来香港呢?可能是我的使命就在那里,每次去香港,我都感觉特别精神,状态特别好,神的一面醒了,或许在那里我可以起到很重大的作用。曾有同修问我,你有长休假难道不想去北美参加法会吗?我认为去香港没有语言障碍,每个人都是讲真相的对像。

三、讲真相与心性考验

在香港,心性磨擦多来自同修之间,比如很多人不想在大陆游客少的地方讲真相,或要在凉快的地方摆展板,下雨天要不要出去讲真相?绑好的横幅、摆好的展板被拆下来,要求按照当地同修说的方式去做等等。

刚开始举展板时,我都爱拿法轮大法洪传的展板,不想拿学员被迫害的展板,怕太过于血腥,大陆民众无法接受;后来看到《在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师父说:「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那血淋淋的样子,手脚被钉着钉子,淌着血,不是挂的到处都是吗?几百年来、上千年来不都是人在看吗?并不是画面本身的问题。」知道是自己的观念障碍着自己,突破这层障碍后,什么内容的展板对我来说,都一样是讲真相的利器。举展板的时间正好用来发正念,我要把整车的邪灵及邪恶因素都消灭掉。

我讲真相的突破点是在《九评共产党》出来以后,每次去香港就看一遍《九评》。看了《九评》后,更了解中共的历史与邪恶本质,以及种种宣传手法,知道如何有针对性的去回答中国游客一些似是而非的说法。我是这样讲真相的,因为我的声音很洪亮,我许一个愿,要让来黄埔的中国人都听到我讲真相,譬如有一段时间我是这样喊的:「共产党从一九四九年到现在已经造成八千万人非自然死亡,现在又迫害法轮功,已经被神判死罪了,如果你是党、团员、少先队你就是它的一份子,是神消灭的目标,善良的中国人要赶快退党,退党保平安。」

这样说呢,经历过各次运动的人是可以接受的,有些年轻人无法理解的还发出冷笑来。我告诉他们罗马帝国很强大,横跨欧、亚、非三大洲,它把基督教定为邪教,天降四次瘟疫,百分之九十的罗马人都死掉了。现在中共栽赃陷害法轮功,神已经把它判死罪了,我们要跟它划清界限,就是要退党,否则瘟疫一来原子弹都打不到它,就象萨斯一样搞的很惨。

有个中国人说你讲真相就是在反共产党,你不在那个环境下生活过,你不了解我们,甚至有个女生说她就是共产党员,还露出很骄傲的表情。我就跟她说共产党的杀人历史(九评之七)讲到她无地自容,这时我发现我的争斗心很强。晚上回宿舍就一直在想,我是在讲真相,怎么让人感到是在骂人呢?现在我这样说:「你们来到香港,才知道有退党大潮、才知道天灭中共、退党保平安,现在已经有一千五百万人退出来,这些人在天灭中共那一天能得救。你可以用化名在网站退党声明,这样神就看到你要跟共产党划清界限的心。回去还要告诉亲朋好友,他退出来,你等于救了他,救人一命功德无量。」

状态好的时候,你会觉的自己讲的每句话就象一把利剑,穿透大陆游客「迷」的部份,让有缘人都听到真相。我也体会到,迅速切入主题很重要,因为有时候,交谈的时间很短,如何让可贵的中国人听到真相就很关键,我发觉用「大纪元郑重声明」来讲真相效果很好。

还有大陆游客说,你是哪里来的,我说台湾来的,他们就提台湾的政治问题,批评政府当局,我回答说,在台湾,人民可以向政府表达不同的意见,但江泽民迫害法轮功,镇压最善良的人,你们敢讲真话吗?当时大陆旅客都不吭气。后来当他们问我哪里来的,我说我是哪里来的不重要,但我讲的真相才重要。

讲真相的过程中也会出现争斗心,有时觉的讲的好时,还会沾沾自喜。有时我对自己的不善感到惭愧,为什么自己讲的话不能让对方感动?是善心不够?还是讲的是他不关心的问题?我体悟到,讲真相的过程就是修炼和向内找的过程,应该站在对方的角度去讲才能让他动心,让他觉的和他有关,这样他才愿意听。

从去年开始我感觉讲真相自然多了,每次要回台湾时就想我如果能常常来不知道有多好。在师父安排下,我换了一个工作,薪水少了一万多,请假却很方便,现在我可以半个月在台湾,半个月去香港讲真相。有一次,主管不能理解的问我说,你需要每个月都去香港吗?我向主管讲真相,讲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残暴,主管明白后欣然同意。我体悟到,只要你有愿望,师父就会帮你,一切自有安排。

另外,讲真相不是对着大陆游客讲才是讲真相,其实一出门就是在讲真相,一言一行,一思一念,都是修炼。而且去香港讲真相,不是去帮当地学员讲真相,讲真相谁修谁得,都是在为自己做。

四、讲真相中常见的对答

我感觉每次去香港都累积一些经验,以下举出一些我讲真相的具体说法供同修参考。很多大陆游客会问:你一天领多少钱?起初我说,我用休假来讲真相,拿工作证给他看,但游客们不太相信。现在我反问他,请问给你多少钱,你会愿意在这里站一天?给你多少钱,你敢在这里揭露共产党的邪恶?游客说,那你们道德很高,我回答说,当然,因为我是大法弟子!

有游客说,你们这些(揭露迫害的)展板都是电脑合成的。我说,这里是香港,是中国领土,你想,有谁会在共产党统治的地方造这样的假?希望你能将这些真实的讯息带回中国大陆。还有人说,炼法轮功的都不爱国,我说法轮功从中国传出,教人以「真、善、忍」做好人,而共产党提倡的是「假、恶、斗」,你比较一下,就知道谁好谁坏,再说中国人是炎黄子孙可不是马列子孙,信奉马克思、列宁这些外国人的共产思想,这叫爱国吗?

曾经有位屏东的女同修,拿着苏家屯集中营及希特勒集中营的展板向大陆游客讲真相,大陆游客指着展板说,这些迫害,你有亲眼看到吗?同修义正词严的说,希特勒的集中营你也没有看到,你怎么相信?加拿大独立调查团的报告让全世界都知道有活摘器官的事,你怎么不相信?不知道或没看到就可以说没这回事吗?大陆游客哑口无言,这番话象阵阵警钟,敲進了大陆游客的心灵深处。

有个中国人说我在北京都不知道,你在香港怎么知道。我说:打人的知道、被打的知道,如果被打的人把事情公布在互联网上,第二天全世界都知道。有时他们问说你看到了吗?我会说你看到电吗?你看到氧气吗?一个你摸到会死,一个你没有它还不能活。比如「自焚事件」,天安门那么大,警察没有背着灭火器巡逻,有人自焚,等找到灭火器时,人都烧死了,不可能有摄像机照到,外国人一看就知道是造假的,只有不明真相的中国人相信。

有个老太太说每个团体都有好人与坏人,共产党也有好人。我说没错,中国人大部份很善良,但是你们入党时都在红旗下宣誓,要为共产党奋斗一生,随时准备为其牺牲一切,这可是毒誓会应验的,赶快退党。有人说共产党这么不好,美国怎么到中国投资。我告诉他:二十多年经济成长,很大程度是靠压榨资源与牺牲环境为代价(九评之九)。

有人说哪个国家不杀人。我说所有政党夺取政权后,一般都实施特赦,只有共产党夺取政权后造成八千万人死亡,比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加起来还要多。有人说共产党现在变好了。我说「文化大革命」后,你以为它变好了,它镇压六四学生。改革开放你以为它变好了,它镇压法轮功、维权人士。共产党的邪恶本质根本没变。

我建议:到香港时间短的同修,最好先待在同一个景点讲真相,可以累积经验将那个地方讲真相的工作做的更细致、更完善。同时,也要鼓励台湾同修到香港参加游行,我发现,办过游行等活动后的第二天,另外空间的邪恶烂鬼被清理掉了,所以派发真相资料的效果特别好。

另外,导游是整个旅游团的灵魂人物,起着极关键的作用,许多游客被不明真相的导游所误导,不敢接受真相材料,所以向导游讲真相非常重要,除了可以影响大陆游客拿真相资料的态度外,或许他们还是有缘得法的众生。记的有一次,我遇到一位四十多岁的导游,当同修向团员讲真相时,她出面阻止;第二次遇到她时,她开口问我,你们到底为什么这样?我趁机向她讲真相;第三次遇到她时,她跟我说,可不可以借给我一本《转法轮》?后来再遇到她时,我想向她要回《转法轮》,发现她变年轻了,就跟她说,你好象变年轻了,她笑着说,炼了法轮大法都变年轻了。

最后以师父的经文《快讲》和同修共勉:「大法徒讲真相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二零零六年台湾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